关闭

468.归家,趁早处理掉

12看书,最快更新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最新章节!

  姚景泽一早醒来,抱着姚大江撒娇:“爹,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我又想娘了!还有小乖弟弟和平平安安!我好想他们!”

  姚大江笑着说:“爹也想念他们,咱们今日就回家。”

  “太好了!”姚景泽很开心,转念又想起容华英来了,“不知道那个爱哭的姨姨,昨夜有没有好好休息呢!”

  吃早饭时,见到容华英来了,姚景泽打量她,见她还是瘦弱无力的样子,双眼都肿着,皱了皱小眉头:“姨姨你是不是又没睡好呀?”

  容华英面色虚弱,脸上露出一抹苍白的笑来,在姚景泽身旁坐下,拉住了他的小手说:“没有,我睡得很好。”

  “那应该是没有吃好,所以才这么瘦,要多吃一点。”姚景泽小脸认真地说。

  容华英听了只觉窝心不已,眼圈儿微红,点点头说:“嗯,好,姨姨会多吃一点的。”

  容华英昨夜没有睡好,因为她太高兴了。失去自由的一年多,她无数次地幻想过活着再见姚景泽的情形,那是支撑她熬下去的唯一动力。

  昨夜,梦想成真。她只觉过去的一切困难,曾经煎熬的日日夜夜,都值了。她感谢上天眷顾,更加感恩姚家人给她的一切帮助和恩情。她就那样,哭着笑着,想着姚景泽,一直到了天亮。

  吃过早饭,都想早日回家,就很快启程了。

  原本只有容华英坐马车,如今姚景泽在马车里陪着她。每一刻,对她而言,都是曾经梦寐以求的幸福。

  姚景泽给容华英讲姚瑶和秦玥跟他讲过的故事,给容华英背姚景泽教他的诗句,跟容华英说,他的小乖弟弟好乖好可爱,还有他们家最漂亮的宝宝,平儿和安儿,长得超级超级好看!

  容华英静静地听着,心中安宁而欢喜。她知道,她能给姚景泽的,只有母爱,给不了姚景泽一个完整的家,一个温馨热闹,幸福美满的大家庭。

  如今,姚景泽已经拥有了,她又怎么能自私地破坏,霸占姚景泽呢?听着姚景泽开心的话语,容华英更是打定主意,不与姚景泽相认。只要姚景泽过得好,她当娘的,就是最幸福的。即便姚景泽不会叫她一声娘。

  “姨姨,你们家有宝宝吗?”姚景泽突然好奇地问了一句。

  容华英眼眸微黯,摇头说:“没有。”

  “那就去我们家吧!我们家好多宝宝!娘说我也是宝宝,不过爹说我已经长大啦!”姚景泽笑嘻嘻地说。

  容华英点头:“嗯,谢谢你。”

  容城。

  容德明最近心情很糟糕。

  他一直想要得到容华英手中的那块令牌,那代表着巨大的财富,并且可以让他掌控大盛国半数的钱庄,不只是钱财这么简单!他上面的人,因为这件事,多次施压。他关了容华英那么久,什么都没有得到,最后被身边的两个蠢女人给坏了事!竟然让容华英跑了!

  碧荷那日被容德明踹了一脚,肚子里的孩子当天就没了,而她被赶出容府,回到了她的娘家。

  碧荷的大哥朱富,被打断了一条腿,扔出容府。

  碧荷曾经在容华英手下当大丫鬟的时候,挣的钱,得的赏,全都给了娘家。但凡她老娘和朱富脑子清醒一点,好好过日子,便是游手好闲,只要不赌钱,也能攒下一份家底,盖一个好房子,可惜,这么多年,她娘家还是住在那个破宅子里,除了她拿回去的几身绸缎衣服之外,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钱更是被朱富输得精光。

  而出事那日,碧荷给朱富拿回去的五百两银票,原来在朱富身上,但他被抓进容家之后,搜过身,被拿走了。

  一家三口,又回到了碧荷小时候的日子,一贫如洗,吃了上顿没下顿,甚至还不如曾经,因为她流产,身体虚弱,而朱富被打断一条腿,只能靠他们的老娘来照顾。

  没钱寻医问药,街坊邻居见碧荷被容家赶出来,也没人愿意沾惹他们,都避之不及。碧荷的老娘哭天抢地,从早骂到晚,骂的全都是碧荷,说她是个下流胚子,说她是贱人,说她是扫把星,说这个家全都是被她祸害的。

  而碧荷的老娘不骂她的时候,也不会照顾她,只照顾着朱家的唯一的男丁朱富,心疼得要死要活的。朱富说想吃肉,碧荷的老娘就出去,到亲戚家,厚脸皮弄了一碗肉回来。碧荷只能闻着肉味儿,连点肉汤都喝不着。

  碧荷心如死灰,觉得太不公平了!这些年,她为了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根本没人管她的死活!

  见碧荷哭,她老娘斜着眼,把一碗朱富吃剩的饭菜放在她床头,阴着脸说:“看看你把你哥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你也别想活!哭什么哭?你还有脸哭?不中用的狗东西!白瞎了这身好皮,连个男人都把不住,连个孩子都留不住!能指望你干什么?别哭了!赶紧起来,把饭吃了!我今儿去你舅家,你舅母说了,有门好亲,人家不介意你当过小妾掉过孩子,家里富裕,给的彩礼也多。你赶紧把身子养好,准备嫁过去!”

  碧荷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老娘:“我现在这样,怎么嫁人?好人家谁会要我?”

  “你也知道好人家的男人不会要你?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挑的?你舅母说的这家,虽然人家年纪是大了点儿,你嫁过去做小,但那有啥,你本来就是给人做小妾的命!”碧荷老娘阴阳怪气地说,“别跟我闹啊,不然饶不了你!你哥等着你的彩礼钱治腿娶媳妇儿呢!”

  “年纪大……多大?”碧荷喃喃地问。

  “不到五十,没多大,人家有钱!现在都娶了八房小妾了,你进门当第九房,好好伺候着,再生个一儿半女的,好日子都在后头呢!娘这也是为了你好!”

  碧荷直觉脑袋里面嗡嗡的,已经听不到她老娘在说什么了。她突然想起了容华英,想起曾经她给容华英当丫鬟的日子,那是她这辈子过得最舒心的几年。容府里别的下人都羡慕她,都对她客客气气的,说她跟容华英情同姐妹。

  容华英对碧荷很好,有什么好东西也都会赏碧荷一份儿,月钱更是跟管家一样多,还让她管着院里的小丫鬟。她那个时候,多有面子啊,便是出门在外边儿,见她的人都叫她一声碧荷姑娘。

  容华英劝她好多次,说她老娘和大哥本性难改,根本就是把她当摇钱树,不是真的在意她,让她早做打算,还说要给她相看一个外地的年轻掌柜,把她嫁过去。

  碧荷在想,她当初为何就是听不进去呢?她觉得她老娘对她很好,每回她回家,她老娘都笑脸相迎,还给她做鞋子,嘘寒问暖。她大哥只是爱赌钱,人是不错的,对她也好,每回她回家,她大哥都会给她买她最爱的桂花糕等着。

  可是如今想想,碧荷如同当头棒喝!那些虚情假意的好,都是因为她每回回家,是给他们送钱的。他们只是对着她笑笑,用她的钱买来的料子做鞋,用她的钱买来的桂花糕,假模假式的哄着她,让她心甘情愿地往家里拿更多的钱!

  其实后来,她已经看到了他们的嘴脸,但她太蠢了,总以为一家人,要互相帮衬,那是她娘,她不孝顺谁孝顺?那是她哥,她不帮谁帮?可到头来,谁又关心她一分?她孩子没了,被容家赶出来,她老娘立刻变了脸,天天骂,如今竟然还要让她给一个老头子当第九房小妾,好赚彩礼钱给朱富治病娶媳妇儿!最后,那些钱,不用想,肯定都会被朱富拿去赌,然后输光!因为他们的本性,根本改不了!

  “夫人……”碧荷趴在被子上,想起容华英当初对她的劝诫,忍不住嚎啕大哭。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她为了两个狼心狗肺的家人,害了这个世界上曾经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她万万不该鬼迷心窍,想着攀高枝儿,容德明对从小一起长大,才貌双全的容华英尚且那样无情,更何况她这个出身低贱的奴婢?不过是容德明眼里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可以随意踩死的蚂蚁!

  容府之中,梅莲的日子也不好过。仗着她爹是容德明的心腹,她并没有受到多大处罚,但容德明知道,容华英出事,她是主使者,现在根本不想看见她。她生的女儿,从来都不得容德明喜欢,她想生儿子,可容德明都不碰她,哪里生得出?

  而容德明遍寻无果,查不到线索,派去福家的人回来,给的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让他心中越发不安起来。就像他一直想象不到,容华英为何找到了儿子却不带回来,她到底把儿子藏在何处,托付何人?如今,容德明也想象不到,救容华英的人,那些江湖高手,到底哪来的?

  容华英知道容德明许多脏事,其中跟数位官员有关,并且有直接的证据。若不是为了那块令牌,容德明早把容华英灭口了。

  容德明心中不安,但在太守派人来问的时候,他搪塞过去,说容华英不知道他的那些事,就算逃走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因为若是容德明说实话,他怕他自己会先被灭口……

  京城。

  宋氏日盼夜盼,这日终于把姚大江给盼回来了。

  夫妻俩也算久别重逢,一见面,宋氏眼圈儿就红了,姚大江也不管儿女都在,上前哄着,揽着宋氏回房说话去了。

  姚景泽兴冲冲地跑去看平儿和安儿,而姚瑶时隔一年多,再次见到了容华英。

  容华英一见姚瑶,张口想说“谢谢”,眼泪却先下来了。她知道,当年是姚瑶把姚景泽捡回去,否则姚景泽早就没命了。

  “没事了。”姚瑶握住容华英冰凉的手,轻轻拍了拍。

  容华英被安排住了下来,她身体不好,李郎中看过,给她开了个方子,喝过药就睡了。

  姚瑶听秦玥说了许多秦非白转述的容城和容家的事,面色一冷:“那个容德明,趁早处理掉!我可不想他还有机会见到小弟,恶心我们!”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楚正秋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无意中侵犯到您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并处理!谢谢!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