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596章:你又是谁?

书名:高冷总裁霸道来袭  作者:言七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手机阅读

小说控 ,最快更新高冷总裁霸道来袭最新章节!

  尹家庄园别墅大厅里乱作一团,殷璃担心这么多人这么乱言溪会出意外,可还没等她叮嘱一声,身边的人就已经不见了。

  殷璃:“……”这女人跑得也太快了,她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个孕妇啊?

  “还愣着干什么?”秦晋之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快点!”

  趁着这边乱,他们分头去查。

  “可是言溪她……”

  秦晋之,“她有分寸的!”

  几人按计划行事,尹家现在因为尹家三房带着一批人来闹事,有他们各自聘请的保镖,还有律师团队,甚至里面还夹杂了不少媒体记者。

  从尹东旭一瘸一拐带着人冲进来后,整个大厅就乱作一团了,尹家保镖们再厉害,一时间也无法挡住这么多人,更何况当着尹家外戚和前来吊唁的宾客们的面,不可能下狠手把对方怎么样,因此尹东旭这伙人气焰更甚。

  加上被强行拘禁了一天一夜,这些人早就窝着一口恶气找不到地方发泄,现在总算是能跑出来了,因此顾不上尹家的什么脸面了,当着这么多人面要撕开尹夫人的伪装。

  “爸,他们……”唐栩趁乱拉住唐宇,有些紧张,“咱们还是赶紧找个地方躲一躲吧,对方人带了这么多,太乱了!”

  唐宇皱起了眉头,“你先找个地方好好待着,实在不行就回车里去等!”

  这群人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尹瑶掌控尹家已是定局,给老爷子举行葬礼也就是一个形式,唐宇看得出来,若不是因为尹老爷子的死不能草率处理掉,恐怕尹瑶用一床破烂席子都能把遗体卷起来直接找个坑埋了。

  她当年被老爷子以‘发配边疆’的形式嫁去了荆城,是尹家唯一一个远离帝都一出嫁就被踢出继承权的人,她心里怎么会没有气?

  所以,老爷子是怎么死的?不言而喻!

  只是他总觉得尹瑶这一次的行动太快了,处理事情的手段也太过极端,像是等不及了似得,否则以她这么多年的隐忍和处事手段不可能把这件事情闹得这么不好收拾。

  唐宇眉头皱得更深,他跟尹瑶私下里有协定,两人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一荣共荣。

  唐宇这人在外人看来是没什么野心的,毕竟一个时刻都要靠大哥做主的人表面上是被人敬着,背地里却不知道被多少人嘲笑过是断不了奶的废物。

  他深知别人之所以看到他还唤他一声‘唐总’那是因为看在他大哥唐京的面子上。

  多年来如一日的鄙夷早已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这一次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可不想被这群废物给搅和了。

  “那好,我先……”唐栩话还没有说完,看到一个身影从冰棺后面闪过,她眼睛一直,松开唐宇就追了过去。

  “回车里去!”唐宇现在也没工夫去管她,看唐栩就是往后门那边方向走的,便也没再说什么,招手叫来唐家的保镖去协助尹家人。

  唐栩刚才看到的人确实是顾言溪,然而在她追到冰棺后面时却没有找到顾言溪的身影,不禁纳闷起来。

  “难道我看错了?”

  大厅里人这么多,一出事闹起来人到处跑,有可能是她真的看错了。

  毕竟来尹家参加悼唁的人大多数都是黑色西装黑色裙子,从头到脚一身黑。

  然而就在此时,她无意间又看到二楼上有人,这一次她看清楚了,背影真的很像顾言溪。

  “这个女人跑楼上去干什么?”

  唐栩站在楼梯上,听着楼下和外面花园里闹成一团,心里也隐隐烦躁起来,早已把之前尹夫人特意交代过不准上楼的警告给抛诸脑后了。

  “好不容易逮住顾言溪落单的时候,不揍白不揍!”

  唐栩暗道,顾言溪不知死活地跑到楼上来正中她下怀,她今天是跟着殷璃那一伙人过来的,她正愁找不到机会,现在正好。

  唐栩提着裙子趁乱上楼,在二楼上绕了一圈没有看到顾言溪,也没看到有佣人上来,想必是尹夫人严令之下没人敢跑上来。

  “哒哒哒……”脚步声响起时吓了唐栩一跳,是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间有脚步声传来。

  紧接着声音远去,唐栩,“好啊,居然跑到三楼上去了!”

  太好了,二楼都没人,三楼更是没人,她要逮住顾言溪把她摁在地上狠狠摩擦,以解她在医院被掌掴之恨。

  而此时的三楼上,顾言溪已经成功地找到了原本属于慕时域的房间,从衣袖里取出一张此卡划开了那扇门。

  陆肖给的东西果然管用,言溪一路上来怕被人发现心里一直提心吊胆,到了门口还想着若是开不了门怎么办?

  慕时域这个房间外面的窗户是被封死的,当初他有‘越狱’的前科,被尹夫人直接拿砖头封死了窗户,把偌大的落地窗直接砌成了一堵实心墙,所以除了从正门进来之外,别无它法。

  门一开,她松了一口气,朝过道周边看了一眼,陆云深在尹家放置的干扰器应该有用的吧?这些藏在暗处的监控摄像头不要把她拍下来才好。

  听到楼梯间那边传来的急促脚步声时,顾言溪勾唇一笑。

  唐栩跟来了!

  她闪身进屋,将门轻轻关上。

  顾言溪今天来这里不仅要找慕时域,还要查找他的电脑,看看能不能找到陆肖所说的一些视频资料。

  就之前慕时域发给他的那视频来看,类似于这样的视频一定还有。

  或许,尹夫人还有不少视频也在其中。

  可是一进这个房间,言溪才直觉不妙。

  没有窗户,不透光,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她背靠着门背,在这般黑暗的空间里,身后的门就成了她唯一能倚靠的东西。

  不会吧?

  她的第一反应是伸手到门口的墙边摸索开灯按钮,结果接连‘啪啪’几声,没有一盏灯有反应。

  这房子里太诡异了。

  言溪心里打起鼓来,说不害怕是假的,她也只是从陆云深找来的别墅构件图纸上看到过这个房间的设计,加上陆肖来过这里,口头描述了一下房间里的装饰情况。

  所以,在这伸手一抹黑的地方,冷静下来的她闭着眼努力地将陆肖灌输给她的家具摆放方位在脑子里迅速重建。

  就在她伸手试探着摸着向前走了两步,头顶的灯突然亮了起来,霎时间整个房间都被照亮。

  言溪一口气倒抽,差点没被吓得叫出声,强行捂住自己的嘴巴才只是发出一声轻轻的“啊”,之后便僵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静谧!

  房间里没人,顾言溪虽然害怕,但还是尽可能地让自己冷静,趁着能看见迅速地环顾四周,找到了慕时年的那台电脑。

  在那里!

  言溪的气息有些喘,心脏才经历了刚才的一惊一乍在胸腔里撞个不停,她迈着僵硬的步伐小心翼翼地走到那台电脑前,手才刚要落在开机按键上,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

  言溪:“……”

  唐栩来了!

  顾言溪本意是把唐栩引过来是为了给她当挡箭牌的,结果唐栩来得太快,早知道她就不该把唐栩给引过来。

  现在想走来不及了,就这么走了言溪也不甘心,情急之下她把目标投向了那一排大衣柜上,快步过去拉开一扇门便藏了进去。

  顾言溪躲衣柜已经有了经验,曾经为了躲避R,她慌慌张地藏在衣柜里,然而那一场躲避也成了她这辈子永远都释怀不了的噩梦。

  因为豆子妹就是这样死在她眼前的。

  言溪才刚闪身进了衣柜,关上门,房间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顾言溪……”

  唐栩推开门时力气很大,开口说话也是气急败坏,一进来发现房间里亮着灯,愣了一下,似乎也没料到这个房间怎么一进来就感觉到一种压迫和紧仄来。

  再仔细一看她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慕时域被关的那个房间吗?

  尹夫人为了把儿子关起来不让他跑,把落地窗户都给封死了,难怪房间里大白天的只能开着灯了,关了灯谁还看得见?

  “给我滚出来,我刚才看到你进来了,鬼鬼祟祟,你想干什么?”

  唐栩说着一脚揣再了什么东西上,发出声响来。

  环顾四周,没看到人,唐栩磨了磨牙,继续道,“顾言溪你现在给我滚出来跪在我面前道个歉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否则,等我找到你,我一定要打断你的腿!”

  她说完这些话也依然没人回应,感觉像是对着空气说的一样。

  唐栩环顾四周,正准备去挨着翻挨着找,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这不是慕时域的房间吗?慕时域人呢?

  不在房间里?

  唐栩后知后觉,她今天来尹家也没看到慕时域,就算在刚才大厅里答谢来宾的时候也没有慕时域的影子。

  难怪她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慕时域人都不见了,尹夫人怎么没反应呢?

  “又跑了吗?”唐栩小声嘀咕。

  切,尹瑶那个女人自诩自己无所不能,结果连个儿子都看不住,还不是跟楼下那群废物一样,半斤八两。

  “顾言溪我跟你说,你再不滚出来我可是要下楼去告诉尹夫人了,到时候……”

  藏在柜子里的言溪无声地扯了扯唇角,有种你现在就去!

  不过,唐栩在这里磨蹭的时间越久她的时间也就浪费掉了,怎样将她无声无息地放倒做她的替罪羔羊呢?

  言溪陷入了一阵沉思,透过衣柜门缝看着唐栩在房间里打转,到处翻。

  再这样继续下去,唐栩迟早会翻到衣柜这里来。

  她本能地往衣柜后面退,衣柜里架子上挂着不少衣服,她刚才情急之下也没时间去挑一个比较空旷的,拉开门也顾不上多想就藏了进去,此时往后一靠才发现,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挡着?

  衣服吗?

  言溪总觉得如果是衣服的话,为什么会这么多?而且,不像是衣服堆积起来的,倒像是一堵墙?她不禁伸出手试探着摸了过去,摸到了一些衬衣布料,再试探着摸下去突然触碰到的东西让她差点叫出声来。

  “唔……”

  一只手突然探过来捂住了她的口鼻,身后那被她以为是一堵墙的物体动了,一手捂住她嘴巴的同时另外一只手还搂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整个人拖到了胸前。

  言溪于黑暗中撑大了双眸,被捂住口鼻的她想要尖叫,谁会想到这个衣柜里有人,难道是慕时域吗?

  还是,别的什么人?

  顾言溪知道尹家秘密的事情多,她进了这个门无疑就是被卷了进来,她如今就算是被人捂死在这里恐怕也没人知道了。

  越想越是害怕,肩膀上却突然一沉,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轻轻撩起。

  “嘘!你胆子不是很大的吗?”

  言溪:“……”

  止不住颤抖的身体就这样僵住了。

  慕时年?

  慕时年!

  他怎么会在这里?

  言溪混乱的脑子里在此刻一下子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得,反手就要不管不顾地抱住身后的人,然而现实的画面却像一道惊雷将她猛得劈了一下。

  她忘记了,这个人……

  言溪僵住的双臂没有抱下去,黑暗中她也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恐惧之后紧绷的身体还没有得到放松,依然是僵硬着一动不动。

  她满脑子思绪偏飞,却没注意到捂住她口鼻的那只手隙开了一些缝隙让她能顺畅呼吸。

  此时此刻,衣柜外面的唐栩还在骂骂咧咧的,她是打算以激将法把顾言溪自己给激出去,结果顾言溪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更何况刚才她骂的那些话,顾言溪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光顾着害怕去了。

  言溪说服自己要冷静,听到外面的骂声就当唐栩在放P,倒是身后的人低声,“她这么骂你没感觉?”

  言溪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的肩膀好像有些沉,都怪她刚才脖子僵硬,此时动了一下,一动,刚好下巴碰到了对方靠在她肩膀上的额头,她的脖子再次一僵。

  “她骂你骂得那么难听你没感觉,我说一句话你倒是挺有感觉的!”

  顾言溪:“……”这人话是不是有点多?

  而且,手!

  言溪伸手在腰间用了一些力道,示意他松手。

  结果对方不仅没松手还把她往后带了带,“别动!”

  顾言溪:“……”

  混蛋,到底是谁在动?

  原本就空气紧仄的房间,又在一个空间狭小的衣柜里,空气稀薄让人压抑,还藏了两个人。

  “松手!”

  顾言溪咬牙切齿。

  他身上还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道。

  应该是今天跟着他来的女人。

  言溪咬牙,心里已经做好了要跟他对着干的准备,却不料腰间的手一松,“好吧,你让我松就松啰!”

  言溪:“……”

  松手就松手,他为什么还要咬着她耳朵说话?

  那热气直喷她的脸,在脖子周边萦绕不散。

  “你……”

  顾言溪气急,伸手就要推开衣柜门破门而出,身后的人却比他更快,一推开门就有什么东西飞了出去,泛着寒光一闪而过。

  “噗通”一声,在顾言溪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背对着他们就要转身的唐栩直接趴倒在了地上!

  顾言溪惊住,“你……”

  “有人来了!”他说着将顾言溪又往衣柜里一藏,关门时眉头一紧。

  顾言溪也屏住了呼吸,刚才是她一气之下大意了,推开门的那一刻她才后悔,若是被唐栩逮了个正着今天恐怕就要闹大了。

  幸好他出手够快,唐栩也不知道被伤到哪儿了直接晕过去。

  顾言溪确定,在唐栩晕倒之前都没看到是她。

  然而现在进来的人又是谁?

  很快顾言溪就知道进来的人是谁了。

  慕亦庭!

  透过柜门门缝,顾言溪看到慕亦庭进来后蹲在唐栩身边检查了一下,她侧脸看了看身边的人。

  他刚才用的是什么伤的唐栩,慕亦庭会看出来吗?

  然而回应她的是那只罪恶的手在她唇边摸了一下,像是在提醒顾言溪,两人在荆城医院里唇瓣紧贴的情景。

  顾言溪:“……”

  混蛋!

  慕亦庭检查完唐栩后面无表情地起身,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言溪神经紧绷,心道若是被他发现该如何处理,不过,相对于尹瑶,慕亦庭倒是要好对付一些。

  顾言溪心里七拐八弯,而房间里的慕亦庭却已经走到了那台电脑前,然后在顾言溪的亲眼目睹下从电脑键盘的背面取了什么东西塞进了衣兜里,又将东西还原,做完这些之后才施施然地离开。

  完全是将唐栩丢在这里不闻不问了。

  待门一关,言溪脱口而出,“他拿走了什……?”

  大手飞快地捂住了她的嘴巴,刚才那关掉的门再次被人推开,慕亦庭站在门外静静地站了有半分钟。

  他去而复返就是在怀疑这房间里还有其他人,但毕竟他来也是为了取东西,正好房间里有了个可以背锅的唐栩。

  没有预想中的察觉到异常后,慕亦庭这才放了心,将门关上。

  言溪一口气没上得来,这一次一直等到外面的脚步声远去后又等了一分钟才长长舒出一口气来。

  “他,他拿走了什么?”

  “你想要来拿什么他就拿什么啰!”

  听着身后人玩笑般的语气,言溪伸手狠狠擦了一下嘴巴和脸颊,刚才他捂她脸的时候脸还贴在她脸上了。

  然而顾言溪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已经顾不上被占便宜了。

  慕亦庭拿走了?

  她转身,一把拎住对方的领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又来这里干什么?还有,你跟尹夫人说你是他的胞弟,那你叫什么?你又是谁?”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高冷总裁霸道来袭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言七月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无意中侵犯到您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并处理!谢谢!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