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七百五十五章被封杀的范琳

  秦羿没有说话,背着手走到电脑旁,看着屏幕上那些触目惊心的照片,脸色阴沉无比。

  范琳心下一沉,她不明白秦羿为何会突然出现在云州。

  但他可是秦帮的一号人物,也是自己炮轰的罪魁祸首,陈松可是他的兄弟,今晚只怕还是难逃一死啊。

  “范小姐,还没吃饭吧?”

  秦羿转过身来,微笑道。

  “吃饭?”

  范琳愣了愣,她并没有从这位王者身上感受到杀气,遂淡然笑道:“是的,这不忙着整理你们的黑材料吗,还没来得及呢。”

  “不如秦某请你如何?”

  秦羿笑道。

  “好啊,现在我可是云州的瘟神,谁沾我谁倒霉,你要不怕,这顿饭我蹭了。”

  范琳打趣道。

  她的话里,饱含辛酸讽刺,秦羿并不在意,他知道不管陈松那些事,是否属实,秦帮确实不该对这个女人实施最严厉的惩罚。

  范琳简单的打扮了一下,与秦羿下了楼。

  “去哪吃,范小姐随便选。”秦羿道。

  “难得宰一顿,当然要去最好的妙味居啊。”范琳就像是重回大海的鱼儿,享受着久违的自由空气。

  秦羿叫了一辆出租车。

  还没坐上车,司机一看站在他身后的范琳,吓的面无人色,加油就跑。

  连叫了几辆,都是这种情况。

  “秦侯大人,看到了吧,我在云州比A级通缉犯享受的待遇还高,要不化妆、蒙面,连盒方便面都买不着。”范琳耸了耸肩,同时用眼神示意不远处,两个盯梢的秦帮弟子。

  “他们为什么不对你采取强硬态度?”

  秦羿蹙眉问道。

  “他们不敢,另外人家心气高,放下话,要困死我,让我主动求饶。”

  “他们就是要让我生不如死啊。”

  范琳无畏笑道。

  “嗯,真没想到胖子还有这手段,倒是我小看他了。”

  “既然打不到车,咱们就走着去吧。”

  秦羿摸了摸鼻梁,轻叹道。

  两人到了妙味居,秦羿还没迈进门槛,店里的保镖杀气腾腾的拦了过来:“范小姐,很抱歉,你上了本店的黑名单,任何与你有关的人,不得入内。”

  门口还有其他来用餐的人,一听是范琳,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生怕沾了麻烦。

  “如果我一定要进呢?”秦羿冷然笑道。

  “先生,我们有我们的难处,我就这么说吧,你就是京城来的人物,也不好使。”

  “我们宁可让你砸了这买卖,也绝不可能,放任何一个跟范小姐有关的人进去。”

  大堂经理走了过来,一脸无奈的陪笑解释。

  “又是陈松定的规矩吗?”

  “还无法无天了!”

  秦羿大喝道。

  这一嗓子吼的众人六神升天,惶恐不已。

  就连里面的食客,也全都放下了筷子,齐刷刷的往秦羿看了过来。

  陈松那是谁?

  云州的土皇帝啊,谁敢这么公然辱骂他啊,这不是找死吗?

  “哎哟,我的爷,当我求你了,你还是走吧。”

  “真,真招不起啊。”

  “我给你跪下了行吗?”

  大堂经理满脸冷汗,急的直是求爷爷告奶奶。

  “算了!”

  “在云州,你的名头就未必比他好使。”

  “他们也不容易,别为难了。”

  范琳拉着秦羿,哀然长叹。

  “了不得,了不得啊!”

  秦羿冷笑了一声,转身快步而去。

  此刻,他心头已经凉如寒冰!

  “吃饭是小事!”

  “你既然来了,不如在这好好看看。”

  范琳专门选一些“问题”区走,一边走一边详细介绍。

  “看到了吗?那就是云州度假山庄,金碧辉煌的五星级酒店,陈松的皇帝窝,在云州要想升官、发财,都得往削尖了脑袋往那挤!”

  “陈松点头,比上级领导批准还算话。”

  “做生意的,尤其是外来想沾染玉石、地产行业的,度假山庄不开口,在云州那就是寸步难行。”

  范琳指向远处半山腰,一簇灯火连绵的庄园,忿然道。

  “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也是陈帮主的‘功劳’?”

  秦羿看着天桥下蓬头垢面,穿着破旧棉袄的流浪者,皱眉问道。

  这些人中间,有老有少,蹲在桥下啃着冷馒头,人人皆是一脸的凄苦之色。

  “你还真说对了,陈松是云州改革的先锋嘛,老城区一半的地被他拿走了,这些都是被拆迁后,没有拿到拆迁款,无家可归的人。”

  “稍微有点钱,子女有出息的,吃了亏,奈何不了他,也只能忍了。”

  “这些都是老弱病残,拖家带口的,走又走不了,家也没了,就只能这么耗着了。”

  “白天这些人就被赶到郊区去干苦活,美其名给他们安排再就业,实际上是怕造成影响。到了晚上就赶到了天桥底下,一瓶矿泉水,一桶泡面也就打发了。”

  范琳道。

  “范小姐,你来啦。”

  “范小姐!”

  那些人一见范琳,全都迎了过来,满眼期待的看着他们最后的救星。

  事实上,范琳已经有半个月没来这了,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每一次看到那一双双眼睛,她的心就会疼上一整晚,彻夜难眠。

  不过今日,范小姐终于有了底气。

  “姐姐,他们什么时候把房子还给我,妞妞好冷啊。”

  一个小丫头扑在范琳怀里,眼泪汪汪道。

  众人默然无声。

  范琳为了他们替丢掉了饭碗,如今还被全城封杀,比他们还要惨上百倍。

  “妞妞,乡亲们,我可以告诉大家,陈松的末日就要到了。”

  “今天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位真正的救星,他就是秦帮的侯爷,只有他才能制裁万恶的陈松。”

  范琳擦干妞妞的泪水,许久以来的压抑,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大伙看着这位清秀的少年,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能相信,这世上还有人能治陈松的人。

  “范小姐,侯爷比陈松还大吗?陈松可是秦帮的帮主啊。”

  “我看这位……”

  显然云州百姓并不知道秦侯的大名,纷纷表示怀疑。

  “各位,你们受苦了。”

  “陈松的事,相信我,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圆满的答复。”

  秦羿望着这群可怜的人,心如刀绞,这就是自己所谓的公义吗?

  陈松之罪,何尝不是他的罪呢?

  不过,他本不喜多言,嘴上的解释,永远比不上实际行动。

铅笔小说(www.x23qb.cc)

  【百度12看书网加收藏】

  秦羿没有说话,背着手走到电脑旁,看着屏幕上那些触目惊心的照片,脸色阴沉无比。

  范琳心下一沉,她不明白秦羿为何会突然出现在云州。

  但他可是秦帮的一号人物,也是自己炮轰的罪魁祸首,陈松可是他的兄弟,今晚只怕还是难逃一死啊。

  “范小姐,还没吃饭吧?”

  秦羿转过身来,微笑道。

  “吃饭?”

  范琳愣了愣,她并没有从这位王者身上感受到杀气,遂淡然笑道:“是的,这不忙着整理你们的黑材料吗,还没来得及呢。”

  “不如秦某请你如何?”

  秦羿笑道。

  “好啊,现在我可是云州的瘟神,谁沾我谁倒霉,你要不怕,这顿饭我蹭了。”

  范琳打趣道。

  她的话里,饱含辛酸讽刺,秦羿并不在意,他知道不管陈松那些事,是否属实,秦帮确实不该对这个女人实施最严厉的惩罚。

  范琳简单的打扮了一下,与秦羿下了楼。

  “去哪吃,范小姐随便选。”秦羿道。

  “难得宰一顿,当然要去最好的妙味居啊。”范琳就像是重回大海的鱼儿,享受着久违的自由空气。

  秦羿叫了一辆出租车。

  还没坐上车,司机一看站在他身后的范琳,吓的面无人色,加油就跑。

  连叫了几辆,都是这种情况。

  “秦侯大人,看到了吧,我在云州比A级通缉犯享受的待遇还高,要不化妆、蒙面,连盒方便面都买不着。”范琳耸了耸肩,同时用眼神示意不远处,两个盯梢的秦帮弟子。

  “他们为什么不对你采取强硬态度?”

  秦羿蹙眉问道。

  “他们不敢,另外人家心气高,放下话,要困死我,让我主动求饶。”

  “他们就是要让我生不如死啊。”

  范琳无畏笑道。

  “嗯,真没想到胖子还有这手段,倒是我小看他了。”

  “既然打不到车,咱们就走着去吧。”

  秦羿摸了摸鼻梁,轻叹道。

  两人到了妙味居,秦羿还没迈进门槛,店里的保镖杀气腾腾的拦了过来:“范小姐,很抱歉,你上了本店的黑名单,任何与你有关的人,不得入内。”

  门口还有其他来用餐的人,一听是范琳,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生怕沾了麻烦。

  “如果我一定要进呢?”秦羿冷然笑道。

  “先生,我们有我们的难处,我就这么说吧,你就是京城来的人物,也不好使。”

  “我们宁可让你砸了这买卖,也绝不可能,放任何一个跟范小姐有关的人进去。”

  大堂经理走了过来,一脸无奈的陪笑解释。

  “又是陈松定的规矩吗?”

  “还无法无天了!”

  秦羿大喝道。

  这一嗓子吼的众人六神升天,惶恐不已。

  就连里面的食客,也全都放下了筷子,齐刷刷的往秦羿看了过来。

  陈松那是谁?

  云州的土皇帝啊,谁敢这么公然辱骂他啊,这不是找死吗?

  “哎哟,我的爷,当我求你了,你还是走吧。”

  “真,真招不起啊。”

  “我给你跪下了行吗?”

  大堂经理满脸冷汗,急的直是求爷爷告奶奶。

  “算了!”

  “在云州,你的名头就未必比他好使。”

  “他们也不容易,别为难了。”

  范琳拉着秦羿,哀然长叹。

  “了不得,了不得啊!”

  秦羿冷笑了一声,转身快步而去。

  此刻,他心头已经凉如寒冰!

  “吃饭是小事!”

  “你既然来了,不如在这好好看看。”

  范琳专门选一些“问题”区走,一边走一边详细介绍。

  “看到了吗?那就是云州度假山庄,金碧辉煌的五星级酒店,陈松的皇帝窝,在云州要想升官、发财,都得往削尖了脑袋往那挤!”

  “陈松点头,比上级领导批准还算话。”

  “做生意的,尤其是外来想沾染玉石、地产行业的,度假山庄不开口,在云州那就是寸步难行。”

  范琳指向远处半山腰,一簇灯火连绵的庄园,忿然道。

  “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也是陈帮主的‘功劳’?”

  秦羿看着天桥下蓬头垢面,穿着破旧棉袄的流浪者,皱眉问道。

  这些人中间,有老有少,蹲在桥下啃着冷馒头,人人皆是一脸的凄苦之色。

  “你还真说对了,陈松是云州改革的先锋嘛,老城区一半的地被他拿走了,这些都是被拆迁后,没有拿到拆迁款,无家可归的人。”

  “稍微有点钱,子女有出息的,吃了亏,奈何不了他,也只能忍了。”

  “这些都是老弱病残,拖家带口的,走又走不了,家也没了,就只能这么耗着了。”

  “白天这些人就被赶到郊区去干苦活,美其名给他们安排再就业,实际上是怕造成影响。到了晚上就赶到了天桥底下,一瓶矿泉水,一桶泡面也就打发了。”

  范琳道。

  “范小姐,你来啦。”

  “范小姐!”

  那些人一见范琳,全都迎了过来,满眼期待的看着他们最后的救星。

  事实上,范琳已经有半个月没来这了,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每一次看到那一双双眼睛,她的心就会疼上一整晚,彻夜难眠。

  不过今日,范小姐终于有了底气。

  “姐姐,他们什么时候把房子还给我,妞妞好冷啊。”

  一个小丫头扑在范琳怀里,眼泪汪汪道。

  众人默然无声。

  范琳为了他们替丢掉了饭碗,如今还被全城封杀,比他们还要惨上百倍。

  “妞妞,乡亲们,我可以告诉大家,陈松的末日就要到了。”

  “今天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位真正的救星,他就是秦帮的侯爷,只有他才能制裁万恶的陈松。”

  范琳擦干妞妞的泪水,许久以来的压抑,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大伙看着这位清秀的少年,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能相信,这世上还有人能治陈松的人。

  “范小姐,侯爷比陈松还大吗?陈松可是秦帮的帮主啊。”

  “我看这位……”

  显然云州百姓并不知道秦侯的大名,纷纷表示怀疑。

  “各位,你们受苦了。”

  “陈松的事,相信我,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圆满的答复。”

  秦羿望着这群可怜的人,心如刀绞,这就是自己所谓的公义吗?

  陈松之罪,何尝不是他的罪呢?

  不过,他本不喜多言,嘴上的解释,永远比不上实际行动。 >>

铅笔小说(www.x23qb.cc)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重生之鬼王归来(都市之冥王归来)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流浪的法神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无意中侵犯到您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并处理!谢谢!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