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92章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一曲终,路漫抬头冲他得意地挑眉,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宁渊被她的情绪带动忍不住露出真心的笑意。

  路漫看他这样开心,忍不住说:“我再给你弹一首!保准你听了心情好。

  我是少年阿凡提

  我骑着心爱的小毛驴,

  心中多欢喜,

  太阳对我咪咪笑,

  鸟儿为我啼,

  谁要打鸟儿,

  谁要捉青蛙,

  谁要折断花和树,

  我可对他(她)不客气,

  哎,

  我是少年的阿凡提,

  哎,

  我是少年的阿凡提”

  宁渊没想到路漫摆谱出来弹得是这个,彻底失控地笑出来。

  路漫看他笑的这么开心,来了劲,愣是来了好几遍,笑的彻底拿不住吉他才罢休。

  收了吉他,宁渊忽然想起在他的资料里,路漫根本不会舞蹈和吉他的,她一直都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孩。

  自卑得让人心疼。

  怎么他才回国路漫就变了呢?

  “你什么时候学的吉他?”

  “以前没什么朋友,房间也不会出门,就自己跟着网上学的。舞蹈也是。”

  路漫不以为意地说。

  宁渊眼底里闪过一抹暗芒,他说:“过去过得十分辛苦吧?”

  “倒不是辛苦,只是孤独罢了。但是还好,现在其实还好了,有很多朋友,还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老板,我相信只要努力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以被治愈的。”

  她意有所指地一笑,“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她像是灵巧的小猫一跳,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跑回房间去了。

  宁渊还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可以治愈吗?不会的,不会被治愈的。

  夜似乎还很漫长,失眠多久了呢?不记得了,只记得每一个夜晚都是一种折磨,明明那么累,第二天却还是要装作无事发生站在所有人面前,所以才会越来越严重啊。

  第二天一早,路漫因为要去学校,所以早饭都没吃,就和宁渊坐车走了。

  到市里的时候,车停下,苏深坐了上来,一边汇报工作一边开车送路漫去学校。

  学校很快就到了,路漫挥挥手往教室赶。

  一直到路漫消失在学校,宁渊都没有让车开走。

  坐在驾驶座的苏深忍不住说:“宁董您这次突然回来,计划乱了。”

  宁渊点头,不说话。

  苏深叹口气,有时候有些话其实不该他来说的,就比如这次突然回来也是,宁渊就是害怕路家的欺负路漫,所以很早就在路漫家附近安排人住着,随时关注路漫的情况,得知路漫晕倒的消息,当时就买票回来了,可这一切路漫永远不会知道。

  “您为什么不说呢?很多时候你不说就没人会知道的。”

  会哭的孩子才会有糖吃。

  “我做一切不是让她感动的。”

  “她不知道的话,那你这一切……”

  “苏深你没有喜欢一个人吧?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的喜怒哀乐由她的喜怒哀乐决定,不管我做的一切她知不知道,可她确实高兴了,她高兴了我就开心,这样便好。”

  苏深若有所思地点头,“可宁董喜欢一个人,除了感动自己,还有就是要大声说出来,不然她永远不知道你喜欢她,即便您做得再明显,她都害怕是自作多情。”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夜间
重生小妻:宁太太,上房揭瓦啦!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夏南酒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如无意中侵犯到您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回应并处理!谢谢!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