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第一卷 652真相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作者:天泠 | 更新时间:2020-08-01 22:46:3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九十九度甜婚垂钓之神盖世战神萧破天楚雨馨龙婿大丈夫我的1990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大佬甜妻宠上天顾九辞霍明澈腹黑将军要休妻沐云我被男友宠上天腹黑将军俏公主沐云初
  

  接下来,这出戏应该很快就会有下回分解了!

  端木绯的眸子熠熠生辉,手上投桃报李地给端木纭剥起香榧来。

  端木宪看着这一双娇花似的孙女,心里暗暗欣慰,还是自家人省事,都知道不乱折腾给家里添麻烦。

  这些人真真没事找事!

  端木宪唏嘘地摇了摇头,又想起承恩公今天给皇帝请来了江南神医的事,眸色渐深。

  也不知道皇帝能不能醒……

  这所谓的神医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徒有虚名呢?!

  端木宪眯了眯眼,神态惬意地喝起茶来。

  既然自家孙女没事,端木宪也就不担心了,此刻他心里多少存着看承恩公府热闹的心思,耳边又响起了养心殿中岑隐那句意味深长的话——

  “这‘神医’既然是皇后娘娘请来的,那一切后果,自有皇后娘娘担着。”

  端木宪总觉得岑隐并非是那么好说话的人,恐怕这件事岑隐心中也有“计较”。

  先观望着吧,不着急,这局棋才刚刚开盘而已。

  端木宪不再多想承恩公府的事,笑吟吟地话锋一转:“四丫头,你今天和你姐姐还有涵星他们玩得怎么样?”

  一说到玩,端木绯一下子就把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抛诸脑后,神采飞扬。

  “祖父,今天我们玩蹴鞠了。”端木绯从赛前她们下注说起,绘声绘色地把端木纭在蹴鞠场上的种种英姿讲述了一遍,一直说到端木纭不慎拐了脚,由自己接替她上场。

  “纭姐儿,你的脚……可有让太医看过?”端木宪担心地看向了端木纭的脚踝。

  “祖父,不妨事。”端木纭微微一笑,又给端木宪添了茶,“我只是稍稍拐了一下,女医已经看过了。”

  “纭姐儿,这几天你就好好呆在湛清院里养养,别出门了。”端木宪神色稍缓,关切地叮咛道。

  “嗯,祖父。”端木纭乖顺地应了,心里想着:反正她这两天要给岑公子扎纸鸢架子,不出门也好。

  端木宪还有些不放心,心里暗自琢磨着等回府后,他还是要给大孙女找个擅跌打的大夫看看,嘴里随口问道:“四丫头,比赛后来怎么样?”

  “比赛最后输了。”端木绯懊恼地噘了噘小嘴,小脸皱在一起,“要是阿炎在,我们玩什么都不会输的。”

  想到远在南境的阿炎,端木绯不由闪了神,眼神恍惚了一下。

  听端木绯提起慕炎那个臭小子,端木宪心里就有些不痛快,安慰道:“输了就输了,比赛总是有输有赢的。也就是输掉几个金锞子罢了,都算在祖父账上。”端木宪大方地允诺,哄着小丫头。

  “谢谢祖父。”端木绯从善如流地接受了端木宪的好意,眉开眼笑。

  这下好了,下次下注的银子也有了。

  “祖父,您放心,下次我们一定赢,赢了我就请您去云腾酒楼吃酒!”端木绯露出讨好的笑容,又给端木宪也剥了几个香榧,一副孝顺乖巧的小模样。

  “好好好。祖父知道你孝顺。”端木宪觉得十分受用,笑得好似弥勒佛般,再次感慨自家孙女真是最好的。

  等等!!下次?!

  端木宪忽然想起了方才在宫门口时端木纭和岑隐也提起了什么“下次”,便又问了一句:“你们刚才是不是和岑督主说起了什么约定?”

  端木绯有问必答:“涵星表姐和兴王世子他们约了下次一起去冬猎,岑公子也去。”

  端木宪随口“哦”了一声,动了动眉梢。

  本来,岑隐一起去冬猎也没什么,但是,为什么偏偏是大孙女在问岑隐呢?!

  端木宪朝正在剥松仁的端木纭看了一眼,总觉得有些不对啊……不行,等下次休沐时他得问问李太夫人!

  但是在下次休沐前,端木宪就变得更忙了,早出晚归,时常夜宿在宫中。

  江宁妃的丧事操办得简单而隆重,尸体在停灵七日后,就被葬到了妃园寝中。

  三皇子慕祐景悲痛欲绝,在江宁妃的灵前足足跪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直到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

  十一月二十八日,皇后念及三皇子纯孝,提出要把三皇子记在自己名下。

  这话一出,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从朝堂到京中各府,皆是一片哗然。

  有些人立刻“真相”了。

  江宁妃溺水当日,宫里有不少去蹴鞠的贵女和公子们,他们都亲眼目睹了黄仵作验尸以及许嬷嬷俯首认罪。

  皇后虽然下了封口令,让他们不许到处乱说。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自皇帝昏迷后的这三个月中,皇后干了不少蠢事,威严弱了不少,那些贵女公子根本没上心,他们不敢在大庭广众下乱说,私底下却说了不少,一传十、十传百地就传扬了出去。

  而当时不在场的人尽管听说了皇后和三皇子之间的一唱一和,在暗自猜测之余,依然多少有些怀疑会不会是想多了。

  结果,在江宁妃才死了不到十日,尸骨未寒,皇后竟然就要把三皇子记在她名下,不管对外的名头是什么,皇后此举仿佛印证了这种种猜测。

  为了皇位,三皇子还真是心狠手辣啊!

  还有皇后也是,本来古往今来,从大盛到前朝,没诞下皇子的皇后也不再少数,自然不乏有人把丧母的皇子记在自己名下,比如自小养在皇后膝下的四皇子慕祐易,但是四皇子一出生就丧母,被抱养到皇后膝下时也才几个月大,三皇子却不同,这可是一个成年的皇子,皇后和三皇子的意图昭然若揭。

  各种议论从京中各府扩散到街头巷尾,传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江宁妃被杀案必有隐情,必须重查。

  有人说,三皇子为了皇位不惜弑母,阴险恶毒,冷血无情,人品着实卑劣。

  有人说,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能让弑母之人逍遥法外。

  有人说,最毒妇人心,皇帝忽然病重,说不定也和皇后有关。

  ……

  连着几天,各种议论声非但没有消停,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其中一些议论也难免传到了三皇子慕祐景耳中,让他寝食难安,让他恼羞成怒。

  云腾酒楼二楼的一间雅座里,慕祐易一进门,就忍不住向着江德深大发雷霆,沉声斥道:“外祖父,这事办得实在太不漂亮了!”

  雅座里只有江德深一人,他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但还是恭敬地给慕祐景行了礼,“殿下,坐下说话吧。”他起身请慕祐景坐下。

  慕祐景一撩衣袍,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江德深亲自给慕祐景斟了酒。

  “哎!这次的事,效果和预想的差太远了。”江德深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烦躁地捋了捋下巴的山羊胡,“谁又能知道那天岑隐竟然正和端木绯在一起呢!”当天承恩公府带了王神医进宫去养心殿,以岑隐争权夺利的性子,照理说,他应该会留在养心殿才是啊!

  按他们原来的计划,湖边四下都没有外人,端木绯百口莫辩,会成为谋害江宁妃的凶嫌。

  三皇子作为江宁妃之子,那就是受害者。

  端木绯有岑隐为靠山,多半会被岑隐强行保下,定不了她死罪,但是岑隐保得下端木绯,却堵不住悠悠众口,外人都会认定江宁妃之死乃端木绯所为,是岑隐非要袒护端木绯,自然也不会再有人怀疑江宁妃的死因“别有隐情”。

  而且,还能借着这件事给端木家和大皇子抹黑,让他们吃上一个暗亏,甚至,要是运气好,三皇子还能在岑隐保下端木绯的时候交换到一些好处。

  然而,千算万算,不如天算啊。

  岑隐来得那么快!而端木绯更是奸诈的没有靠近湖边!

  一切都乱了套了!

  慕祐景有些烦躁地拿起酒杯,仰首把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眸子里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含糊地喃喃道:“不对了,全都不对了……”

  本来,他可以借着这件事认在皇后膝下,皇后可以得她想要的贤名,而他也能得到外界的同情,一石二鸟。

  尤其他因为之前北境的事名声有瑕,后来又被父皇罚了禁足,他需要利用这件事来表现他的纯孝,然后顺理成章地从禁足中出来。

  可是现在呢?!

  他的名声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是雪上加霜。

  想着外头那些闲言碎语,慕祐景脸色铁青,重重地把手里的酒杯放在桌面上。

  “殿下,成大事者不拘不节。”江德深又给慕祐景添了酒,好声好气地宽慰道,“即便现在被人在背后谈论几声又怎么样?!”

  事已至此,江德深也只能往好的方面安慰慕祐景。

  “殿下,您仔细想想,皇上他还不是背着逼宫篡位的恶名,但是皇上就是皇上,怎么也不会因此让他退位的!只要来日殿下登上皇位,无论现在有什么闲言碎语,也都也不是什么事了。”

  “自古以来,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而且,现在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至少殿下不用被关在宫里了,我们日后行事也能更加便利。”

  听着江德深的宽慰之语,慕祐景渐渐冷静了不少。

  是啊,他被禁闭在宫中已经四个多月了,直到遇上这一次的契机,他守完灵就装傻没再继续禁足。

  哎,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往这个方向去想。

  慕祐景又仰首把杯中之物一饮而尽,眉心的沉郁盘旋不去,短短几日,他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憔悴了很多,这些江德深都是看在眼里的。

  江德深在心里暗暗叹气,心道:三皇子毕竟是年纪还轻,沉不住气。

  “殿下,人死不能复生,宁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799/,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领主巫师我的英雄熟练度无上限报告将军,夫人又在作死了踏破太古笛歌残魔尊归都苏尘陈芷雪无限先知九星炼体诀花痴医妃权倾天下婚路匆匆:傅先生,你非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