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最新更新

第四十六章 投石以问路(三)

最新更新 | 作者:十七殿 | 更新时间:2020-10-18 03:03: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剑临诸天叶玄全本小说叶玄叶灵和大佬隐婚后我爆红娱乐圈最强上门狂婿霍三爷,宠妻请克制都市潜龙赵东苏菲大佬甜妻宠上天顾九辞霍明澈天医仙尊在都市腹黑将军俏公主沐云初王胥叶凡唐若雪
  

  以往,裴瑶卮每每装着婉顺温柔样子,与萧逐虚与委蛇之后,不过是觉得胃里不舒服罢了。可这回走出凌云殿时,她却是浑身发冷。

  一个名字,一个承诺,如此含糊不全的话,却已足够她从萧逐那里试探出真相来了。

  “娘娘没事吧?”轻尘急急迎上来扶住她,回头往殿中看了一眼,悄声问:“皇上可为难您了?”

  裴瑶卮摇摇头,无意多说,只吩咐去和寿宫。

  然而,轻尘闻言,却面露难色,吞吞吐吐地告诉她,楚王殿下回京,已去和寿宫看望过母后皇太后了。

  “适才殿下已派人过来传过话了,说是让您直接回府就是,且先不必往和寿宫去。”说着,轻尘想起尉朝阳过来传话时的语气模样,不由惴惴地提醒道:“娘娘,殿下好像是生气了呢。”

  萧邃当然是有理由生气的。

  若不是自己执意顺了梁太后之意,随之前往承阳宫,那宋姑姑,便也不会横空遭此一难,母后皇太后那里,也就不会失了多年的心腹膀臂,只剩一人孤零零的在这帝宫……

  可若是,自己当真没去承阳宫,没机会见梁烟雨这最后一面呢?

  那是不是,前世今生,自己都要做一个被萧逐蒙骗算计的傻子?

  萧逐,萧逐……

  她念着这个名字,一时竟有些哭笑不得。

  无论是心机还是头脑,她从不觉得自己逊于萧逐。她总是自诩能够轻易看穿萧逐的心思,甚至许多他可望而不可即之事,还需要她去为他谋划周全。可是……

  最开始,她以为萧逐对自己用情至深,甚至于为着这份情,障了心智,不惜让那些嫔妃胎死腹中。

  后来她知道,自己错了。

  萧逐,他不过是占了所有的好处,还不愿担一个恶名,所以这黑锅,就被他打着深情的幌子,扣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曾经以为,这就是萧逐最坏的模样了。

  她以为,自己早已经将他的真面目完完整整地看在眼里了。

  但,每当她这般想时,老天爷就会跟开玩笑似的,总会在不期之间,同她说一句:你错了。

  总有更坏的。

  坐在马车里,她疲惫地长长呼出一口气,仰头捂住了脸。

  一路上,轻尘看着她的神情,一直没敢说话。她总觉得,从凌云殿出来后,娘娘似乎愈发难过了。

  回到楚王府,裴瑶卮本想直接去浴光殿见萧邃,但脚步尚未迈出去,即被瞬雨告知,楚王殿下在合璧殿。

  她在殿外站了许久,一直琢磨着该说些什么,直到殿门被人从里头打开,才叫她猛然回过了神来。

  萧邃的脸色不大好——并非神态,而是精神。

  两个人一里一外地对视了片刻,他问:“还想站多久?要做门神么?”说完,不等她答话,他已转身进去了。

  裴瑶卮低着头,跟在他身后走进内室中,第一句话便问:“母后她……还好么?”

  问完之后,她自己又觉得这问题问得实在没意思。

  怎么会好呢。

  “我能……能做些什么么?”她站在萧邃面前,诚恳发问:“——任何能让母后好受一些的事。”

  萧邃看了她一会儿,平静地问:“你能回到过去,然后在梁太后让你同赴承阳宫时,直接拒绝吗?”

  裴瑶卮噎住了。

  他又说:“相蘅,你有的是理由可以拒绝。你明明可以不去。”

  你明知道承阳宫一行等着你的是什么,可你偏要以身犯险。

  “我知道我可以不去……”

  但是……

  她与萧邃对视片刻,目光极尽挣扎。去承阳宫的目的,她不能说的,这也就代表了此刻站在他面前,她所能说的话就只剩了一句:“对不起,我错了。”

  “‘对不起’,没办法让逝去之人死而复生,后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表面的平静一点点被撕开,他的语速快了起来,说话间,蓦地起身重新来到她面前。

  他抓着她一只胳膊,狠声问:“如果宋姑姑未曾与你同去呢?那今天……本王要办的是谁的丧仪?”

  裴瑶卮愣愣地看着他,目光相触之间,忽然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了些其他意思……

  激怒他的,不仅仅是宋姑姑的死,还有……对她此行安危的后怕。

  一旦想通这一点,她就没办法与他扭着性子来了。

  “萧……”她不自觉地去握他抓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耐着性子、软着语气,轻声道:“殿下,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怎么罚我都行,我……”

  “我错了,你别生气……”

  翻来覆去,只有这一句话。

  萧邃有些闹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

  明明他素来厌恨这种既成事实之后的愧悔与道歉,可眼下看着她这样小心缓和,这样难过哀伤的样子,他就半点都没了与她‘算账’的心思。

  当晚,裴瑶卮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哄不好他的准备,可不曾想,最后,他竟未曾拂袖而去,反而就宿在了合璧殿。

  寝殿中,灯烛俱灭,她躺在床上,睁眼睁到后半夜,半点睡意也没有。

  不知第几次翻身之后,她听到耳边传来一把清明的声音,问她:“为何事烦忧?”

  裴瑶卮被吓了一跳。

  她抚着心口,缓和着呼吸,萧邃见她许久未言,又说道:“你心里装着事——不是宋姑姑的事,我想知道是什么。”

  是什么?裴瑶卮在暗夜中苦笑,让我怎么告诉你是什么?

  她正合计着说辞时,忽觉锦被被人掀开了一条缝,随即,一只温热的手掌摸索过了边界,轻轻地握上了她的手。

  一时之间,她愈发精神了。

  萧邃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大抵,是她的疲惫传染了过来,也让他跟着不安。于是,他便想让她知道,在自己身边,她是安全的。

  他的声音,又放轻了一些:“承阳宫里,你见过梁氏,是她同你说过什么,还是……”

  她截断了他的话,忽然问:“每个男人,都一定会见异思迁、都一定要三妻四妾吗?”

  急促的声音响在寂夜,很是突兀。

  萧邃有片刻的怔愣,随即却是一笑,“当然不是。”他道:“贫贱夫妻百事哀,哪还有闲钱纳妾收小。”

  裴瑶卮听得出来,他有意想活络气氛,可她却无意如他所愿。

  “那就是说,王孙公子、世家显宦——举凡有这个闲钱的,就一定不能免俗咯?”

  “不是。”他的语气正经了一些,顿了顿,愈发坚定地说:“不是的。”

  “怎么不是?”她反问,跟着就笑了,“你就是啊。”

  随着话音落地,她也从他的手掌中抽出了自己的手。

  萧邃很久都没说话。

  “萧邃,”她忽然‘胆大包天’的唤了他的名讳,而后,以无比平静的语气问道:“你喜欢一个人,会喜欢多久?”

  一天?一月?一季?还是一年?

  还是,一生?

  你喜欢过裴瑶卮吗?

  这句话,她只敢在心中隐秘地问,却不敢宣之于口。

  半晌,他道:“我不知道。”

  他告诉她:“我喜欢的那个人,我一直喜欢她,此时此刻亦未止歇。是以,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她狠狠地喘了一口气。

  你就那么喜欢潘恬么?她问:“你喜欢她什么?容貌?才学?还是其他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轻轻笑了一声,说:“我还是不知道。”

  “最开始,她让我上心之处,应该是她的与众不同。”

  似乎是她的这个问题,正好撞上了他心底那一片纯粹的愉悦,萧邃的话,忽然多了起来,“她会弹很好听的箜篌曲,她会说这世上女子都不会说的话、做她们都不会做的事。”

  “她那样胆大妄为,我……”黑暗中,他无力地闭了闭眼,道:“我只想留住她的,护着她一辈子,特立独行。”

  “可我还是把她弄丢了……”

  他自顾自地说完,良久,都不见身边有回声。

  他便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说话?说什么?

  裴瑶卮觉得自己心里正在酝酿一团从未有过的恶毒。她想问他,若是你知道,潘恬的箜篌是我教的,你还会那样喜欢她的曲子么?

  至于特立独行——嗯,名门闺秀,背着夫婿与他人勾搭成奸,倒是真挺与众不同的。

  萧邃见她睁着眼睛,却迟迟不欲,又隔着被子推了推她。

  “不乐意搭理你。”裴瑶卮一甩水,侧过身去背对着他,气哼哼地道:“或许,殿下也能觉出我的与众不同来,倾心相待了?”

  “那就算了。”他倒是接得极快,虽说含了点笑意,却还是郑重其事地告诉她:“不可能。”

  裴瑶卮越想越气,随口问了句:“她是谁啊?”

  半天,没得来回答。

  她想了想,仍是不甘心,忽然又转回身,拄着头,半抬着身子看着他问:“你这般喜欢她,那她喜欢你么?”

  “她当然喜欢我。”他不假思索,异常坚定地说:“她最喜欢我了。”

  啊呸!你最不要脸了才是!

  “你这么笃定她喜欢你啊?”裴瑶卮哼笑着,撩起了一绺头发把玩在手,任由报复心蔓延滋长:“那你又知不知道,最开始,人家接近你,所为的也不过就是个太子妃的位置?”

  室中倏然间冷了下来。

  他动也没动,只在黑暗中,去寻她的眸子,“你说什么?”

  声色阴沉,山雨欲来。

  裴瑶卮毫无畏惧,甚至还有些得意地问:“楚王殿下适才不是问我,那位玉华真人死前,都跟我说过些什么吗?”

  


最新更新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4884/,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霸天武魂凌霄凌冲电影世界体验卡重生法国当画家我真的两千岁人间大杂烩做梦就能成为大佬山海诡葬不要逼我用大号重生三国当皇帝曹昂从绝世唐门开始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