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雪山神锋传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还阳借寿

雪山神锋传 | 作者:惊寒一夏 | 更新时间:2020-08-02 05:50:4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盖世战神萧破天楚雨馨九十九度甜婚垂钓之神傅大佬追妻又翻车了大佬甜妻宠上天顾九辞霍明澈腹黑将军要休妻沐云我被男友宠上天冰冷少帅荒唐妻龙婿大丈夫腹黑将军俏公主沐云初
  

  龙雀使熬桀第二场输给公孙忆,倒不是龙雀使熬桀的定力耐力不如公孙忆,实在是不想在忘川河河底待着,只想着找人说话,于是龙雀使自己从水底钻了出来,等听到公孙忆问起,到底是如何做到摄魂夺舍,龙雀使便开口滔滔不绝起来。

  龙雀使干脆席地而坐,为了不让异兽打扰自己说话,龙雀使抬手一扇,一股劲风打着旋奔向异兽大潮,异兽纷纷绕走,跑得慢的也被这股旋风卷走。

  龙雀使笑道“好不容易找到能说话的人了,可不能让这些畜生扰了兴致,好,刚才说了,那七个狗贼中间,就数摇光和开阳两个人有点本事,尤其是劳什子开阳真人,打的我们头都抬不起来,他奶奶的,别说我师父灭轮回,已经延寿四次,算起来也有两百多年寿数,连我和百战狂苏红木,我们也都活了近百年,可偏偏就是打不过开阳,真真是岁数长到狗身上了,就开阳真人往那破军位一站,好家伙一招浩劫天地,真是给我们开了眼,四十来号人没有一个能近他的身,稀里糊涂地被七星子给封住,从那时起,六道算是彻底玩完儿了,不过饶是七星子这几个狗贼手段高上一些,但终归不知道太多我们的底细,我熬桀一身龙雀神功,脱神出窍熟的不能再熟,还真就在最后关头,留了一丝神识游荡在地宫里头,也算是六道命不该绝吧,不过也真是熬人,好家伙那七个老贼把我们封印之后,也就跟手呜呼哀哉了,偌大一个地宫,就剩我一丝神识在里头,按说我神识只要能出去,随便找个人夺舍也就罢了,最不济找个阿猫阿狗也算是逃出去了,可万万没想到七星子临了临了设了个封印大阵,活脱脱把我的神识封在里头,出也出不去,根本就没人搭理,好不容易等来了两个愣头青,人家倒好,把百战狂那个傻缺给放出去了,若是放的是我或者是苏红木,哪还有咱们在这见面,六道早就东山再起了。”

  公孙忆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些,虽然这等龙雀使武功深不可测,仅仅是夺了裴书白的舍,就如此厉害,但这龙雀使好像和当年的百战狂有所不同,那龙源使百战狂所到之处,血流成河,可这龙雀使更像是一个喋喋不休的聒噪野汉,而且对自己毫无防备之心,也可能是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认为说这些也无关紧要,公孙忆认准了这一点,干脆当个听客,任由龙雀使东拉西扯,也不开口。

  龙雀使说一句就要看一眼公孙忆,看看他有没有在认真听,见公孙忆一脸认真,龙雀使说的更是起劲“那愣头青放走百战狂之后,我那叫一个气,在里头大吼大叫,你猜怎么着?丝毫没有作用,后来又过了好多年,那哥俩出去了一个,留下一个人在这守着,一年又一年,慢慢的我发现这愣头青就是一个闷葫芦,头脑也不灵光,成天就练摇光留下的功夫,后来这里头人越来越多,我就在这地宫里光明正大的瞧着他们,反正谁也看不见我,本想着若是有人耐不住好奇,过来开我的封印,那我便算是成了,可那愣头青好像还是个头头,下了死命令,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六道的棺木,这样一来就没人开馆,所以我就在那里干着急,一点办法也没有,直到那一天你过来了。”

  说到这龙雀使对着自己一指“带着这娃娃一道,我在地宫里瞧着来了生人,心里也觉得稀奇,一年一年看那些人早就他娘的看腻歪了,而且你们过来直奔七星子的骸骨,一通跪啊拜啊的,看得我直乐,连你俩给这娃娃导气,我也悉数看在眼里,你们那法子太笨了,这么充沛的真气,竟然被你们没头没脑的散掉了,真是浪费至极,不过后来我发现了一个蹊跷之处,往常地宫中来人,我也尝试过去夺舍摄魂,可那北斗封印阵实在犀利,龙雀神功根本没法施展,不瞒你讲,从一开始那哥俩进来,我就想着夺舍了,没有用!你可能要问了,为啥一直以来都没能成功,这娃娃一来我就成了呢?”

  公孙忆闻言忙道“我没问啊,这是你自己发问的,我只负责听,你好好答便是。”

  龙雀使还想着设问一下,一问做两答,可没想到公孙忆一点没上当,不过龙雀使也无所谓,继续开口道“算你聪明,不过你肯定想不到你徒弟身上有什么?我也正是靠这样东西,才能冲破封印,附身你徒弟的。”

  公孙忆心道“这么说,是书白身上的一样东西,助你脱困,让你能破了七星子的封印阵,从而夺舍成功,不过书白自打昏迷以来,一路风餐露宿,身上衣衫破了缝,缝了又破,早就没什么东西在身上了,到如今一直带着的,也只有手里的蟒牙和体内的惊蝉珠了,蟒牙的来历很清楚,是斑斓谷中的巨蟒,受药尊长老大徒弟蒙自多操控暴起发难,所以即便这巨蟒之牙也算是稀罕物,但对于龙雀使来说,用处不大,如今算起来,也只有惊蝉珠,恐怕和龙雀使冲破封印有关联,毕竟惊蝉珠的秘密,到现在为止也没能破解全部。”公孙忆一念至此,便有了说辞“龙雀使,照你这么说,是我徒儿身体里的惊蝉珠,助你脱的困,那你可知道这惊蝉珠的来历?”

  龙雀使又对着兽潮挥了一道旋风,表情却有些兴奋“这算是第二个问题吗?”

  公孙忆笑道“算,当然算。”

  龙雀使点点头“那就好,你管这个叫惊蝉珠吗?果然过了一百年,连名字都他娘的变了,我不管你们叫它啥,在我看来,就是我们六道头领灭轮回的混沌舍利,那是灭轮回在第三次施展还阳借寿上,焚尽时结下的一枚舍利子,蕴含了他两世功力,不过还没等到灭轮回将这混沌舍利和本尊炼化一体,就被七星子追杀,说来也不巧,七星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六道最薄弱的时候,就是还阳借寿之后,那时候大家伙都是刚刚延了寿数,武功还没恢复完全,就着了七星子的道,万般无奈之下,来的路上路过一处雪山,灭轮回将这舍利子藏在一处蝉穴,想着等躲过这一劫,再回来取,哪想到七星子竟然赶尽杀绝,知道我们有奇功,杀不死,干脆封印了事,也叫老天有眼,风水轮流转,千算万算不如老天一算,他娘的,谁能料到一个平凡的小娃娃,身体里竟然有这混沌舍利,方才我也讲了,这舍利蕴含灭轮回两世功力,老天爷把这混沌舍利送到这里,我要是不好好把握这个机会,老天也不依。”

  龙雀使说完哈哈大笑,丝毫不掩饰心里的兴奋。公孙忆听完不动神色,心里已然波澜壮阔,原来当年陆凌雪在雪山上除掉寒蝉王取下的惊蝉珠,竟然是六道之物,若真的是灭轮回的舍利子,还真是不祥之物,不过,龙雀使说了这么多,自己也总算是有了个轮廓,裴书白体内的惊蝉珠,和龙雀使龙雀神功留下的一缕神识起了共鸣,继而将龙雀使的神识带出地宫,之后摄魂夺舍附着在徒弟身上,虽然不可思议,但真相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眼下弄清楚怎么来的,就要弄清楚怎么去的,如今只剩下一个问题,可得好好想想如何发问。

  龙雀使仍是兴奋不已,毕竟困了百年,以这等方式重见天日,说不兴奋是不可能的“快说,你就剩下第三个问题了。”

  公孙忆脑中飞转,沉吟片刻后问道“龙雀使,你龙雀神功可将神识出窍,那被夺舍的人就甘心情愿被你控制,就没法子抗衡一下吗?”

  龙雀使一愣,万没想到公孙忆不问六道的事,反而问起了龙雀神功,继而狂笑道“你这小子也挺逗,不招人讨厌,罢了罢了,我今天重见天日,心里头高兴,一百年过去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也算是生辰了,既然是我的生辰,我今天也就发发慈悲,跟你说也无妨,我这龙雀神功是我们六道里头,一种极为难练的武功,但又不可或缺,还阳借寿之时,那些作为活祭的人,若是心生恐怖便难以成功,这时候就需要龙雀神功中的元神出窍,控了他们的心神,让他们放空心智,以保还阳借寿成功,而且,将龙雀神功练成的,也就我独一份,正是因为这样,咱也混了个龙雀使,而且在灭轮回眼里,我可比百战狂和苏红木吃香的多,不过要说弱点嘛,也不是没有,只要受控之人意志十分坚定,心中有执念,我这元神出窍,也就不能长时间施展。说给你听,也不怕你动歪心思,你这徒弟年纪轻轻,又有什么执念?当年我控了无数人,入体时还都有点抵抗,你徒弟倒好,我感觉不到一点点的不情愿,顺理成章的控了他的心神,关于这一点,你就别想破解之法了。”

  公孙忆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将龙雀使这段话听进耳中,记在心里,如果执念是破解之法,那裴书白还真就不缺,如此一来也就有法子可以尝试,不过眼下还是要将龙雀使拖住,若是让他走脱,或者让龙雀使入了地宫破了七星子设下的封印阵,掀了剩下的棺材,那局面才真的叫棘手,眼下从第二轮比试开始,到现在二人谈话,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不知道钟不怨前辈恢复的如何?

  龙雀使见公孙忆低头沉思,有些不耐烦“我跟你比试,不是让你在这思考的,快说第三轮是什么?我还有问题要问你呢。”龙雀使一脸急切,又补充道“对了,你耍小聪明一次两次就够了,知道我性子急,还和我比耐力定力,这第三场可不能比这个了,不然我立马将你杀了了事。”

  公孙忆回过神来“这是自然,第一场第二场咱们算是平手,这第三场可得好好想个法子?不知道龙雀使百年之前,你们喜欢做什么?说出来也让我这后生开开眼。”

  龙雀使挠了挠头“我们喜欢干什么?我们就喜欢逮人做祭品,若说比试嘛,倒是和苏红木比过,那娘们真气平平但一手暗器百步穿杨,我和她比过投壶,不过咱输赢也是一半对一半!”

  公孙忆计上心头“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比投壶,不过龙雀使您武功盖世,我们这边换人和你比试行不行?”

  龙雀使不想和公孙忆费唇舌,自恃武功过人,丝毫不把公孙忆这些人放在眼里“随便!要比什么赶紧走,这河水臭烘烘的,能赶紧走吗?”

  公孙忆点点头,不再多言,带着龙雀使回到墓道口,钟不怨正坐在墓道口盘膝静坐,钟天惊一干弟子在一旁守护,将那些误撞而来的异兽撵走。

  见公孙忆和裴书白一前一后往这边走来,钟天惊心中一凛,钟不怨已将方才发生的事告诉了钟天惊,短短时间里,钟天惊便交代好墓道里的弟子做好准备,又用奈落石将洞口死死封住,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只消做好万全准备便可。

  钟天惊立刻下令,众弟子弯弓搭箭直指公孙忆和裴书白,钟天惊道“站住!公孙忆,你徒弟还是你徒弟吗?”。

  这句话也就公孙忆听得明白,见钟天惊一脸紧张神色,公孙忆便道“天惊兄弟莫慌,请听我一言,龙雀使要和咱们比试准头,在下实在不精,特来请天惊兄助拳,和龙雀使比上一比。”

  钟天惊听完那是莫名其妙,身后一直闭目养神的钟不怨却睁开了眼睛,轻声对钟天惊道“惊儿,看样子公孙忆已经有了法子,你且配合他便可,莫要自乱阵脚。”

  。

  


雪山神锋传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2981/,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至尊保安陈扬苏晴火爆战兵杨辰宁蓉蓉开局就能无限释放大招绝地求生之禁服王者我的极品娇妻都市奇谈推理集重生之我是吕布艾朗貂蝉萧凉儿玄君临天才嫡女,废材四小姐剑叩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