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金屋藏娇:顾先生别玩了!

第98章 好鼻子

金屋藏娇:顾先生别玩了! | 作者:麦小冬 | 更新时间:2020-07-01 02:21:2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医品狂少致命冲动绝世高手宋朝败家子诡秘之主圣墟(圣虚)武炼巅峰伏天氏元尊
OK

第98章 好鼻子

  阿京依旧眨巴着眼睛,脸上的笑容却是甜甜的。

  她似乎跟着余还的描述,看到了那样一个极美的城市,那是他的故乡。

  都说落叶归根,好多人都这么说啊。

  阿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有人对她解释过,这叫做乡愁。

  或许……余还也有乡愁,他也想回家了?

  她搞不明白,也总是猜不透他的意思,她能做的,只有给他按摩。

  “再过一个月,也或许时间还要更久些,等到那里天气变暖,我要去一趟C市。”

  阿京重重的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

  “你要和我一起去?”

  阿京依旧点着头。

  那男人却轻声笑了笑,“阿京,若是你和我到了那里,再不想回棉兰,那么就留在那儿吧。”

  阿京一愣,却来不及用小手机打字了。

  只是慌张的比划着手语。

  为了方便,余还陪着阿京一起学了点儿手语,虽然不精通,可大概意思还是能懂一些的。

  阿京这是在问他,“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那可怜巴巴的小模样,似乎要掉下眼泪来。

  余还不禁失笑,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连忙摇头。

  “棉兰的天空虽蓝,可这里也很小,没有那么辽阔的一切,也没有什么未来。可你年纪还轻,未来可期,我不想用这宅子,这香坊,还有这码头束缚了你。到时候你只需要跟随你自己的心意,如果那里很好,你也喜欢,就留下……若是不喜欢,还跟我回来,如何?”

  阿京点了点头,笑容是从未有过的灿烂,马尾辫子跟着她按摩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很是可爱。

  此时的阿京,或许很期待吧。

  很期待C市广阔的天空,还有那四季分明的天气。

  还有余还口中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

  她想去看看。不仅因为他口中的那些美好,更是因为,那是他曾经的家。

  有阿京在,余还的事情总是妥帖顺遂的。

  她帮他找了衣服,小领的中式白衬衣和墨色长裤,甚至连鞋袜都搭配得极其细致。

  帮他换衣服的工作,这丫头也是驾轻就熟。

  不过三分钟的功夫眼儿,便将他从里到外打点一新了。

  她撑着他坐到轮椅上,便帮他拧了热毛巾过来。

  余还用那温热的毛巾擦了脸,暖暖和和的触感似乎让他冰冷的血液渐渐回温,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他的头发有些乱,现在这个时间来不及帮他洗头,阿京便用那双巧手抓了点儿发胶,三下两下替他抓了抓。

  她推着他的轮椅到了镜子前,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余还本就是个英俊的男人,气度不凡,温润如玉,只要稍加打扮便英俊得很。

  阿京蹲在余还的身边替他穿好皮鞋,又拿了鞋油将那鞋子打理得锃亮。

  每当出席这人多的场合,余还总会拿着一个手钏。

  那手钏上的每一颗珠子都雕了骷髅头,每一颗骷髅头的眼窝里都有些黑漆漆的东西,阿京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可余还习惯了拿着,她便会替他安排妥帖。

  将余还的事情打理好,阿京便格外机灵的跑回厨房去了。

  她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余还对她的警告,可有一件事她是心知肚明的。

  姜年不是个好惹的主儿,就连鬼爷都要敬她三分,更何况是小小的她呢?

  忤逆那个女人总不会有好下场,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今日的余还不似以往那般,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她受罚。

  或许是那个男人良心发现了吧,他救了她两次,也替她说了话。

  可她不敢保证今天过后就没有下一次了。

  如果有了下一次又该怎么办,若是余还不护着她了又该怎么办?

  那鞭子抽打在身上的痛感是火辣辣又真实的,阿京记得,更加不敢逾越,只好谨言慎行。

  她再回到厨房的时候,大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周遭正是最为忙碌的时候。

  为首的管事妈妈一把揪住了阿京,将她推到了灶台旁

  “小哑巴,你就待在这里,好好看着先生和夫人的汤羹。”

  这儿的人总会叫她小哑巴,阿京虽然不喜欢这个名字,却也不敢忤逆他们。

  在这宅子里的佣人堆中,余还是天高皇帝远的人物,这些老妈妈们要是看她不顺眼,是不会在那个男人面前发作的,她们甚至比姜年还要阴狠,只会把她拉到见不得人的角落,教训她。

  那管事妈妈将一把扇子塞进了阿京的手里,让她蹲下煽火,又小心翼翼的嘱咐了又嘱咐。

  “先生和夫人用的汤羹,是要用柴火炖的,那玩意儿金贵得很不能用燃气灶烧,所以,小哑巴,你就蹲在这里煽火,一定把火烧得旺旺的,要是宴会前赶不上出锅,可有你好瞧的!”

  管事妈妈提到了余还。

  那个人确实有很多汤羹要喝,除了吊着精神的参汤和药,还有些姜年从别的地方给他求的汤羹,方子是保密的,每次炖煮也都是管事妈妈亲自动手。

  阿京帮余还端过几次汤羹,她鼻子灵敏,闻到了这汤羹里似乎有紫河车的味道,还有人血的味道。

  她问过余还,那男人却说是她鼻子坏了,这里面没有那些吓人的东西。

  阿京并不相信他的鬼话,那男人一定是在骗她。

  要知道,她的鼻子是一等一的好用,别说是这些东西了,就算是把几百种香料掺在一起,她也能一一分辨出来。

  如今坐在这汤羹炉子前面,使劲儿嗅了嗅,阿京更觉得这汤羹里面的东西很是恐怖。

  除了那两种东西以为,还有五毒,没错……这就是五毒的味道。

  蝎子蜈蚣之类的毒虫。

  她扇着扇子的手微微一顿,只觉得这汤羹炉里的没有一个好东西,每样都是致命的。

  可为什么如此致命的东西,那个惜命的余还还愿意碰呢?

  “小哑巴!看你偷懒!”

  管事妈妈看到她对着那炉火发呆,便生了气,一巴掌打在她的脊背上。

  阿京连忙让自己的手动起来,使了全身的力气不停的扇着火,再转头看那管事妈妈,又对她露出了一抹抱歉讨好的笑意。

  没办法,这宅子的生活就是如此,她不得不学着去左右逢源。

  这些年过来,她大抵是也习惯了。

  晚宴时分。

  天色完完全全的暗了下来。

  这是在印尼的地界,筹办宴会自然也会依着印尼的习惯。

  开阔的大院子里,除了高高挂起的灯笼还有无数彩灯,而在那样明晃晃的地方,摆满了长条桌。

  鬼爷的寿辰,能拿到请柬来参加的,都是各个堂口的堂主,百十来口子人围着那长桌一个挨着一个的坐下,所有人都在等着鬼爷入席。

  姜年知道这种场合,余还一定会穿白色,所以便提前换了身白色缎面的旗袍,那旗袍上绣了凤凰的纹样,金贵优雅。

  她到房间中去找余还。

  那个男人已经准备妥当了,他喜欢穿小领的白色衬衣,这习惯和他父亲如初一辙。

  如今他便那样端坐在轮椅上,或许是碍着人多,他没有在腿上盖毯子,一双长腿支在地上,即使坐着也显得器宇轩昂。

  姜年迟迟没有跨过那门槛,只是呆愣愣的望着余还。

  他和余长远太像了,太像太像。

  像到这样看着他,便像是在看着长远,或许长远没死,他又回来找她了。

  余还一挑眉,神色大抵是冷漠的。

  他最初预见姜年,这个女人总会这样望着他,用一种看着故人的眼光,这看着看着,就失了魂魄。

  又看了会儿,便会热泪盈眶。

  余还是何等的性情,他深谙人性,更懂的便是女人的心思。

  姜年这副模样心里装的是什么,他一清二楚。

  那个时候,余还没有认出他就是海恩娜那幅画上的女人,毕竟他对艺术不感兴趣,不像余念,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他家的展览管里。

  余还出事之前,都不曾认认真真将那展览馆遛过一趟,更不会关心某幅画,某个人。

  可他还是看懂了姜年。

  这个女人极力在他的身上寻找着他父亲的影子,而这……都是他反败为胜的机会啊。

  “你瞧我,这又是怎么了!”姜年抹了把挂在眼角的泪,又使劲儿吸了吸鼻子。

  余还并不介意她如此,不过只是不动声色的坐着,安安静静的望着她。

  “你气色好了很多,很好看。”

  姜年笑眯眯的说道,伸手握了握余还冰冷的手,“一会儿到了外面要是冷,你就告诉我,毯子不盖了,我还可以让人帮你准备手炉,用缎子面包着,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余还点了点头,唇角浅笑。

  这毕竟是要和手底下人见面的日子,他总不能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姜年在他的双腿前蹲下身,柔荑抚上他的膝盖轻轻揉了揉,“我听医生说,你复健的情况很好,站起来指日可待。”

  “都是那医生诳你,他可不曾如此对我说。前几日复健,他还让我好自为之,不要去挑战自己的身体极限。”

  余还淡淡道,眸子落在姜年发顶的几根白发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金屋藏娇:顾先生别玩了!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2558/,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科技霸权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我的细胞监狱腐烂国度之活下去异次元红警世界深空球长(深空之流浪舰队)末日女神养成攻略诸天金手指诸天万界剧透群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