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长公主

来日

长公主 | 作者:墨书白 | 更新时间:2020-07-01 01:02: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医品狂少致命冲动绝世高手宋朝败家子伏天氏圣墟(圣虚)诡秘之主武炼巅峰叶辰萧初然小说
  

  李蓉是记得裴文宣的青涩的。

  虽然很多年了,

可她还是记得,他们两个人第一次接吻时,

裴文宣小心翼翼又慌张无措的模样。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唇和唇轻轻碰一下,只觉得有些软,倒也没有什么其他感觉,没有传闻中那么神秘。

  后来时候,莽撞又笨拙,多了几分欲望,

但李蓉也没有觉得有多快乐,

只是夫妻之间,刚刚成了婚,

应付着过。

  只是她的应付落在裴文宣眼里,而这个人又向来是个好学生,为她学了梳妆画眉,

这事儿也不会落下,于是每日夜里便换着换着法子,不断认真问着她:“殿下以为如何呢?”

  这事儿想来好笑,

但是他不耻下问,倒真给他试出路来。

  他会为李蓉画十几种妆容。

  他也能凭一个吻,给李蓉送上人间极致的欢愉。

  苏容卿吻过她,在漫长的偎依里,他履行着一个枕边人能给的职责。

  只是他的吻从来拘谨又克制,

就像他这个人,他这份感情。让人能够始终保持着清醒,

所有的感觉,也不过是人生而有之的感觉。

  而裴文宣给予的欢喜,

是本身欲望之外,他再另外给予,任凭是再强悍的理智,都能化作柔思缠指。

  他吻上来的片刻,李蓉起初还有几分震惊,然而只是短暂的失神,李蓉整个神智便瓦解下去,只觉几十年未有过的欢愉在脑海中炸开,让她连推开这个人都失了力气。

  直到裴文宣唇顺着脖颈而下,咬开她的衣结,抬手拉开她的腰带,李蓉才终于得了几分清醒,一把按住裴文宣的手。

  两人都喘着粗气,裴文宣缓了片刻,慢慢抬头。

  他面上带着笑容,眼里带了几分得意,压着藏在底处的一派春情。

  “你……”李蓉喑哑出声,“你在做什么?”

  李蓉不是傻子,她再唇也不相信,裴文宣是要和她“当朋友”。

  哪里有这种朋友?

  平时亲她拉她也就罢了,走到这一步当朋友,当她傻子吗?!

  更让她恼怒的是,她明知他图谋不轨,竟然还应了!

  没能第一时间推开他,应下了!

  李蓉气恼自己,也恼裴文宣,就死死盯着他。

  裴文宣看出李蓉眼里的戒备,她似乎怕极了他再亲过来,裴文宣见得这样警戒的李蓉,想着她警戒的原因,他忍不住低低笑起来。

  “你笑什么?”

  李蓉缓抬手推了裴文宣一把,裴文宣顺着她的力道倒回床上,笑个不停,李蓉抬手抓了手边的软枕砸他,裴文宣抱着自己的头,任由李蓉砸他。

  李蓉知道他是笑她方才的失态,一个吻而已,就浑然忘了自己,李蓉越想越恼,怒在自己,又愤在裴文宣,她扔了枕头,抬手去打裴文宣,裴文宣给她打了几下,终于抓了她一只打人的手,李蓉瞪着他,裴文宣半撑着身子,将她手拉到唇边,轻轻吹了一下后,抬眼瞧她,笑道:“别打疼的手。”

  “裴文宣!”

  李蓉厉喝:“你放肆!”

  “殿下不喜欢吗?”裴文宣斜卧在床上,撑着头,笑意盈盈看着李蓉,“我觉得殿下方才,应当觉得高兴才是。”

  李蓉闻言冷笑:“裴御史侍奉人的功夫好得很,本宫怎会不受用?”

  “那就好。”裴文宣笑着瞧着李蓉,“殿下若是什么时候想要微臣侍奉,微臣随时恭候。”

  李蓉没有说话,她盯着裴文宣,见对方一派悠然,许久后,她终于咬牙出声:“你发什么疯?”

  “微臣听闻,苏大人之前向殿下求亲。”

  裴文宣握着李蓉的手,漫不经心摩挲,目光落在他触碰之处,缓声道:“微臣怕殿下受苏侍郎美色所惑,给殿下提个醒而已。”

  “提醒?”李蓉冷笑,“你这算什么提醒?”

  “殿下,如果您只是身边缺个人,文宣在您身边呢。”裴文宣抬眼,目光落在李蓉身上,柔声道,“微臣说过,殿下想要什么,微臣都能给。”

  说着,裴文宣忍不住笑着重复了李蓉之前的话:“包括亲您。”

  李蓉没有说话,她看着裴文宣的眼睛。

  裴文宣挪过目光,缓声道:“微臣知道,苏大人对于殿下特别,他愿求娶,对于殿下来说怕是不小的冲击,毕竟两辈子了,”裴文宣声音有些低,“没有名正言顺嫁给他一次,怕是殿下心里的遗憾。”

  “殿下少时就仰慕他,容卿穿白衣,世上无仙人。后来相伴一生,也碍于微臣没个名分,能够和苏容卿拜天地君亲,于殿下而言,也是了却夙愿。只是殿下,如今已经不是合适的时候了。”

  裴文宣拨开压在身下的袖子,似乎是漫不经心:“若是早前,你与苏家没什么利益纠葛,你们走在一起,倒也是一桩好姻缘。可如今你要建督查司,要从世家中抢夺权力到自己手中,那么他若愿意站在殿下这边,你们感情里就夹了权势,这不是殿下要的苏容卿。若他不愿意站在殿下这边,殿下与她的姻缘也就断了。更可怕的是,若他想利用殿下这份情谊为他谋求利益,就像上一世一样,”裴文宣语调有些冷,他抬眼看着李蓉,“殿下怎么办呢?”

  李蓉没有说话,她看着裴文宣云淡风轻说着这些,裴文宣见她不应,以为他把话说进了她心里,他游动着目光,转了调子:“殿下若一定要选个人,比起苏容卿,殿下还不如选我。”

  “选你?”李蓉语带嘲讽。

  “不好么?”裴文宣转头看向李蓉,淡道,“论家世,苏家虽是世家,但裴家也算望族,苏家能给殿下的,裴家给得未必少。而且如今陛下建督查司,与世家做对,裴家更是会全力依附,比苏家好控制很多。”

  “而若论及个人,”裴文宣挑眉,“微臣是哪里不如他?”

  “你无聊。”

  李蓉见裴文宣胡说八道起来,也懒得同他说下去,转过身躺下,背对着裴文宣道:“睡觉。”

  “你别睡,”裴文宣见李蓉不应这个为,有几分不满,伸手去拉李蓉,想将李蓉翻过来,追问道,“我哪里不如他,你说!”

  李蓉背对着他不说话,蒙着耳朵不想理他,裴文宣恼了,咬牙道:“君子六艺,我年年考的都是第一,不比他差。若论长相,我也不输他,要说性子,他对你比我好?他连求娶你都做不到,你惦记个什么?”

  “不听不听,”李蓉听出他是生气了,到有些高兴了,“王八念经。”

  “李蓉你说清楚,”裴文宣把她翻过来,气恼道,“我怎么就不如他了?”

  “那你倒是说说,”李蓉压着笑意,故作认真,“你样样也就和他差不多,他还是名门世家,你怎么就比他好了?”

  这话把裴文宣一时问愣了,李蓉叹了口气:“说不出来了吧?说不出来别打扰我,我睡了。”

  李蓉说完,便倒下去,裴文宣在她身后坐了一会儿,李蓉想了想,也怕自己闹太过,准备出言安慰一下他,还没开口,就听裴文宣道:“可我敢娶你。”

  “你这什么混账话?”

  李蓉不满坐起来:“娶我是什么吃亏的事儿吗?”

  “我敢豁出性命娶你,”裴文宣抬眼认真看她,“他敢吗?”

  李蓉听到这话,忽地愣了,裴文宣静静注视着她:“李蓉,你是我抢回来的。”

  是他还只有孤身一人时,豁了命扳倒杨家、搅动朝堂,才娶回来的殿下。

  “可他不敢。”

  明明他身份高贵,他手握权势,可他不敢。

  李蓉听着这些话,看着面前的青年,他像一把孤刃,从前世今生,都是自己独自前行。

  其实她知道。

  她一直知道,这个一路攀爬而上来的男人,有着世家子弟难有的胆量和野心,又唯独在她这里,带了几分少年人的小小天真。

  “所以,”李蓉也不再玩笑,她苦笑起来,“我嫁给你了。”

  “裴文宣,你知道吗,”李蓉伸出手去,将他的手拉过来,握在手里,“其实你什么都好,就唯独一点。”

  “你心里呀,总觉得自己不够好。”

  “你夸自己,一定得带点什么成就,你君子六艺第一,你什么都会,你当了多大的官,你写多好的字,你多么有才华,甚至于,”李蓉抬头,似笑非笑,“你技术多好。”

  裴文宣听李蓉的话,脸上骤热,他故作镇定:“说话总不能凭空乱说,我说我好,自然是要有些理由的。”

  “可我觉得不需要。”

  李蓉径直开口:“你是裴文宣,就很好。”

  裴文宣身体微僵,李蓉继续道:“你以前同我说过,你母亲总拿你和你父亲比,和别人比。可如今我同你说吧,你不需要和任何人比,更不用和苏容卿比。”

  “你怕苏容卿和我求亲,我动心。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你放心吧,”李蓉平静开口,“我不会为了男人误了前程。”

  裴文宣:“……”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为了男人误了前程不是不可以,只是对象只能是他。

  裴文宣脑海里闪过这个回答,但又不能只说,艰难开口,斟酌着用词,想着该怎么开口。

  李蓉抬眼看他,一双眼通透清明,她似乎什么都知道,又不提及。

  裴文宣沉默下来,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该不该捅破这层纸。

  他怕说开了,这人就把他推开,连朋友都做不成。

  但不说,又怕这人不清楚。

  他缓了片刻,目光从李蓉唇上匆匆闪过,片刻后,他笑起来道:“我知道殿下分得清楚,是我担心太多。”

  “殿下明日还有其他事,”裴文宣躺下身来,“睡吧。”

  李蓉应付他一夜,也有些累了,她躺下来,没了片刻,她就感觉有人从身后贴了过来。

  裴文宣在后面抱着她,她绷紧身子,时刻防备着裴文宣下一步行为。

  “殿下,”裴文宣察觉她紧张,他笑起来,在她耳边低喃:“我们来日方长。”

  李蓉不说话。

  她想清楚了,裴文宣这只老狐狸,怕是真的要对她下手了。

  呸。

  李蓉暗骂,禽兽。

  

  


长公主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1353/,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皇后天天想守寡你跑不过我吧隐婚,天降巨富老公!苏贝陆赫霆富豪诞生记陈平江婉师妹且慢重生后我在殿下怀里躺赢了总裁娇宠:老公慢慢爱苏阳林楚依北境战神项少龙天策战神项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