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长公主

第九章 道别

长公主 | 作者:墨书白 | 更新时间:2020-06-30 10:20: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逆天神医医品狂少致命冲动绝世高手宋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圣墟(圣虚)武炼巅峰
  

  裴文宣想到发誓那一刻,心中有了些许波澜。

  其实他至死也没想过,李蓉居然会真的为了储君之位对他动手,因为没有想过,所以会在回公主府的路上没有任何防备,在死的时候,才分外不甘,无论如何也要拖这个女人陪葬。

  他们两上一世选了当盟友,可事实是,这世上没有任何盟友,能利益相同一辈子。

  他们死于对方手下,而如今他们可以再次选择,裴文宣看着面前的李蓉,许久后,他慢慢开口,平静道:“不该嫁。”

  说着,他叩首跪在李蓉身前,恭敬道:“微臣能给殿下的,只有这些,而殿下要的人生,不当只有这些。”

  李蓉听到这话,倒也没有诧异,她轻轻一笑,淡道:“我也知道我要的你给不起。只是我如今有些苦恼,若不嫁裴公子,又该嫁谁呢?”

  裴文宣睫毛微颤,他想,这当是他最后一次为她谋划了。

  他思索了片刻后,回了一个名字:“卢羽。”

  这倒是与李蓉想法相似了,李蓉不由得有了兴趣:“说说。”

  “如今公主的处境,难在圣上猜忌。其实只要太子继位,公主日后便可前程无忧,所以当下最重要的,就是保住太子。宁国侯、杨家、崔玉郎三个人里,崔玉郎出身寒门,毫无用处,嫁他最是无用。加上他性格浪荡,爱写诗词,到处都是把柄,公主嫁了他,怕给太子添麻烦。”

  李蓉转着折扇,应了一声:“嗯。”

  “而杨家权势太盛,杨泉性格过锐,陛下让公主与杨家联姻,其实本质上,是因为陛下对杨家动了心思。杨泉娶了公主,不久之后陛下怕就会动手,公主会受牵连,而太子则容易牵扯进来,杨泉此人,则是万万不能嫁的。”

  “的确,”李蓉眼神微冷,“他野心太盛。”

  “而宁世子,宁国侯府虽不算望族,但宁国侯乃陛下当年的伴读,曾为陛下挡剑,陛下是重情义之人,如今虽然不经常想起宁国侯,但兄弟情谊也还是有几分的,这对于公主来说,也算是件好事。宁国侯为人稳健,宁世子痴傻几乎不出门,于婚事来说未必是好事,但是绝不会给太子拖后腿。最重要的是,”裴文宣抬头看她,提醒道,“宁世子,身体不好。”

  上一世的卢羽,在三年后的冬天就病逝了。

  李蓉听明白裴文宣的意思,她用扇子轻敲着小桌:“你的意思是,他身体不好,又是个傻子,我嫁给他,等日后他过世,我皇弟登基,我便可以再嫁?”

  “是。”

  裴文宣平静道:“这样,如今可以放松如今圣上警惕,让殿下避其锋芒,等日后,以殿下身份,想要再嫁,不是难事。”

  李蓉点了点头,她其实也是如此作想,只是裴文宣说了出来,让她又安心几分。不过她没想到,裴文宣竟然会说这些话,她不由得笑了,抬眼看向裴文宣,有些好奇道:“那我不嫁你,我有了出路,你怎么办?”

  裴文宣端起旁边茶,轻抿了一口:“公主要是能帮个忙自然最好,不愿意帮,裴某也有自己的路走。”

  说着,他轻轻颔首:“殿下不必替微臣多想。”

  他颔首那模样,恨不得将“别多管闲事”写在脸上,李蓉被他气笑了,她觉得裴文宣这人是当真有本事,从来就是顷刻间就能让她气得血气翻涌。

  她转头看天,淡道:“天色不早了,裴公子回吧,不早点走,你借那马车还回去染了泥,怕又要给管家骂。”

  打人打脸,戳人戳心。

  裴文宣得了这话,觉得自己刚才给她一番打算都是喂了狗。

  面对这种把自己一刀给戳死的女人还能这么鞠躬尽瘁,他觉得自个儿简直是活菩萨转世。

  于是他讥讽一笑,恭敬行礼道,“是,裴某这就告退,微臣想走很久了,谢谢殿下恩赦。”

  “快滚不送。”

  “这就滚。”

  裴文宣说完之后,即刻站起身来,没有半分拖泥带水,径直往外走去。

  候在外面的侍从给他撑了伞,裴文宣轻声道谢,便跟着侍从离开。

  李蓉瞧着裴文宣的背影,感觉仿佛是目送一场回忆渐行渐远,她静静瞧了一会儿,同身后静兰道:“你准备点钱和姜汤,给他送过去吧。”

  算是对他最后还算做了个人的奖励。

  静兰虽然琢磨不透李蓉在想什么,但她从不多问主子做事,恭敬行礼之后,她便按着李蓉的话去准备了钱和姜汤。

  裴文宣憋了一肚子气出了别院,这时候大多数人已经走了,裴文宣板着脸上了自家马车,刚准备走,就听见静兰远声叫道:“裴公子!”

  裴文宣听了静兰的声音,皱了皱眉头,掀起帘子出去,便看见静兰由另一个侍女撑着伞,疾步赶了过来。

  李蓉的宫人教养都极好,哪怕是走在雨里,也稳稳当当,不溅半点雨泥。

  她提了一个盒子,来到裴文宣身前,朝着裴文宣行了个礼后,起身将盒子递了过去道:“公子,今日雨寒,公主让奴婢备了姜汤给您,让您路上先喝着。”

  裴文宣愣了愣,片刻后,他看向盒子,轻声道:“谢过公主赏赐。”

  静兰笑了笑,将盒子递了过去:“公子慢走。”

  裴文宣应了一声,同静兰道了声谢,接过盒子后

,便进了马车。

  盒子是两层,拉开第一层,放了一碗姜汤,姜汤还冒着热气,裴文宣便想起他们结婚第一年,他每天出门时候,静兰便会给他一碗相应天气的汤,天干是吊梨汤,天燥是绿豆汤,天寒是姜汤……

  这都是李蓉的习惯。

  他没说话,静静看着,感觉马车动了起来,他突然那清晰意识到,这马车一动,他和李蓉这一世,便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见面了。

  至此之后,桥归桥路归路,前世恩怨,都一笔勾销。

  他忍不住掀了车帘,突然唤了正在回别院的静兰:“静兰姑娘!”

  静兰回了头,看见裴文宣坐在马车里,他看着静兰,张了张口,一时有些后悔,怎么没同李蓉多说几句。

  外面车夫见他出声,便又停下来,静兰瞧着裴文宣,走了回来,有些疑惑道:“裴公子?”

  “你帮我转告公主一句,”裴文宣紧抓着车帘,盯着静兰,郑重道,“就说,裴某这次走了,让她保重,凡事谨慎行事,胆子别太大了!”

  静兰听得这话,有些茫然,她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就看裴文宣极快放下帘子,身影消失在了车帘后。

  马车再一次哒哒而行,裴文宣靠回马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了力气一般,靠在马车里,觉得有些发闷。

  他靠了一会儿,拉开了抽屉,拿出了里面那碗还冒着热气的姜汤。

  他喝了一口,温暖混合着辣一路灌入肠胃,中间夹杂了几许微微的甜。

  他笑了笑,带了几许怀念。

  这一辈子,大概是最后一次,喝平乐公主的姜汤了。

  裴文宣离开之后,静兰走了回来,李蓉看着桌面上的棋盘,转动着手里的棋子。

  不得不说,裴文宣的棋艺当真不错,这么多年,认识的人里,也就他和她下棋,能这么势均力敌,厮杀得别有趣味。

  其他人棋力不行,而苏容卿又喜欢刻意让她,就裴文宣这个狗东西,胆子又大又凶。

  她听着静兰走进来,淡道:“送走了?”

  “走了。”静兰恭敬回复,而后道,“走之前有话留给您。”

  “什么?”

  “裴公子说,他这次走了,让您保重,以后凡事谨慎行事,胆子别太大了。”

  听到这话,李蓉愣了愣,片刻后,她苦笑了一声:“这个人,操心得可真多。”

  说着,她站起身来,将棋子往棋盒里随便一扔,淡道:“本宫轮得到他操心么?”

  她说完,转过头去,看着庭院外雨打荷叶,荷叶颤颤巍巍。

  而不远处,一行人埋伏在了过道上,开始设置路障。

  “公子,”少年提了刀,颇为忐忑开口,“毕竟是公主,咱们这么下手,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他旁边的青年擦拭着手上的刀锋,抬眼看向旁边少年,讥讽一笑,“你以为不劫持公主,陛下就会放过我们?别做梦了。”

  青年扭过头去,看着远处的别院,冷声道:“只有娶了公主,和太子绑在一起,咱们才有一条活路。”

  少年听了这话,沉默片刻,最后点头道:“公子说得对。”

  天色渐暗,雷声轰隆。

  裴文宣一口一口喝完了姜汤,卷起帘子。他看着大雨下的山河,感觉这场大雨洗刷着他的新生。

  没了片刻,他听见骏马疾驰而过的声音,旋即一行人便驾马从他身边冲了过去。

  那些人衣衫朴素,到看不出是哪家出身,然而裴文宣一眼就认出,这些马并非盛京品种,而是边境专供的战马。

  这些战马看上去与普通马并无不同,普通人无法迅速察觉,但裴文宣过去曾经主管前线后勤之事,一眼就看了出来。

  如今大雨,这些人如此急急出城,而这个方向去的,都是皇家别院,如果是要往边境或者去做事,该从其他城门处才是,所以他们是想做什么?

  裴文宣转念一想,便知不好。

  这是冲着李蓉去的!

  

  


长公主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1353/,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拂灵凤灼仙尊奶爸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体内有个无敌恶魔系统篮坛李指导我成了天骄们的劫花垣城那个陈芊芊逆袭人生林云王雪_独爱少妻,总裁的心尖小姑娘科技霸权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