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花娇

第一百四十一章 花明

花娇 | 作者:吱吱 | 更新时间:2020-06-30 04:23: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逆天神医医品狂少致命冲动绝世高手宋朝败家子诡秘之主伏天氏圣墟(圣虚)武炼巅峰
  

  

第一百四十一章

花明



  郁家的拜帖送到裴宴手里的时候,裴宴正在水榭的书房练字。

  秋风吹过,垂柳叶子纷纷坠落在湖里,几条锦鲤探出头来,追逐着飘浮的柳叶。

  他打开拜帖随意地瞥了一眼,问送拜帖的小厮:“郁家还说了什么没有?”

  小厮垂着眼睑,恭敬地道:“没说什么,只说想明天来拜访您。”

  裴宴点了点头,重新拿起湘妃竹的湖笔,淡淡地道:“去跟大总管说一声,让他安排安排。”

  小厮应声而去。

  给裴宴磨墨的阿茗犹豫了半晌,轻声道:“三老爷,您明天不去查帐了吗?要不要我去跟陈先生说一声?”

  陈先生叫陈其,是裴宴正式掌管裴府之后,从外面聘请的一位帐房先生。如今管着裴府的帐目。

  裴宴眼也没抬,道:“不用,阿满知道怎么办的。”

  阿茗“哦”了一声,又埋头磨墨。

  三老爷每天要写两千个小楷,刚开始的时候一天下来他手都抬不起来,如今慢慢习惯了,反而觉得很轻松了。

  青竹巷,郁文得了回信去请了吴老爷过来:“明天我们要不要一块儿去?“

  吴老爷心中暗暗惊讶。昨天晚上他还和城中一位姓黄的乡绅一起喝酒了,黄老爷为秋收的事想求见裴宴,裴宴却说要查帐,如果事情不急,让黄老爷去见裴大总管。

  郁文却今天刚递了拜帖,明天就能进府了。

  可见郁文和裴家走得比他想的要近多了。

  他又想起郁家铺子开业时候的情景。

  裴宴是亲自到场恭贺了的。

  吴老爷不动声色地打量郁文。

  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书生模样。

  他之前难道是小瞧了郁文?小瞧了郁家?

  吴老爷摸了摸脑袋,道:“明天我就不和你一道去了。没有旁人,你们也好说话。”

  郁文有点不好意思去见裴宴。

  裴宴帮他们家那么多,结果银子拿到手里还没有捂热就没了六千两。明天吴老爷不在场也好,免得他想给裴宴赔个不是却不好开口。

  翌日,郁文雇了顶轿子就去了裴府。

  郁棠知道后不免抱怨:“阿爹去裴府也不说一声,我们昨天做的花生酥比上次的还要好吃。”

  陈氏直笑,道:“那明天让阿苕再跑一趟裴府。”

  郁棠点头。

  裴宴以为郁文是为了那六千两银子而来,还寻思着怎么说服他别指望宁波那边能退回多少损失。谁知道郁文却说起江潮来:“人还挺不错的,有上进心,也诚信守诺。想让我帮着牵个线来拜见您。我也不好拿您的主意,这不,就来问一声。”提起那六千两银子,只说是辜负了他的一片好心,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估计没这偏财运,还道:“您看,拍卖舆图虽是意外之财,可转眼间就没了。”

  言词间颇为豁达。

  裴宴刮目相看,道:“江潮要见我做什么?”

  郁文也坦诚以告:“说是想让您给宁波知府那边打个招呼,可我觉得,他多半还是想认识认识您。还说起您家里是一门四进士。我们这些本地人都把望老爷给忘记了。”

  裴宴嘴角抽了抽。

  不是外人忘了裴望,而是裴家有意淡化他的存在。

  “我知道了。”他道,“既然求到你这里来了,乡里乡亲的,不见也不好。你就让他过个四、五天再来见我。我这几天要去杭州城查个帐。”然后说起上次见郁棠的事,“她有没有跑去李家看热闹?”

  郁文赧然。

  他和吴老爷还想背着裴家买了李家的田,没想到人家裴三老爷早就知道。

  “看热闹?”郁文心虚,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裴宴,干笑道,“怎么看热闹?他们的田是私底下找人卖的,她总不能跑到李家门前去围观吧?而且就算她去,李家大门紧闭,也没什么好看的啊!”

  裴宴奇怪地看了郁文一眼。

  李家的热闹难道就在大门口杂耍吗?

  难怪郁家的事得郁小姐出面,郁文虽然是个秀才,可看这样子,估计读书读得都有点腐儒了。

  估计和他说什么也费劲。

  裴宴懒得和郁文继续说下去,端了茶。

  郁文不好多逗留,起身告辞。

  裴宴当天下午就去了杭州城。

  江潮只好在郁家等裴宴回来。

  郁文和吴老爷做东,带着他到处游玩了一番。可惜临安城只有这么大,远一点的地方又不敢去,不过两、三天,就没什么新鲜的地方可去了。

  江潮常年在苏浙两地奔波,也算是小有见识,临安的风景虽好,却称不上独步天下。他心里又惦记着几天之后和裴宴的见面,也无意继续游玩,索性道:“连着爬了几天山,我这腿都开始打颤了,还比不上两位兄长体力好。惭愧!惭愧!”

  吴老爷闻言知雅意,哈哈笑道:“我们也是强弩末矢,舍命陪君子。既然江老弟这么说,那我们就歇两天,正好等裴三老爷回来。”

  江潮在郁文家歇下,在心里仔细地琢磨着见了裴宴要说些什么话,怎么样才能打动裴宴,让裴宴觉得他是个有用之才。

  像这样的机会,可能在他一生中只会有这么一次。

  心里七七八八地推算了一整天,到了下午不免有些头昏眼花的,想着马上要用晚膳了,他带着小厮阿舟往厅堂去。

  路过天井,他看见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穿了件银红色素面杭绸褙子,白色的挑线裙子,头发乌黑,皮肤雪白,正指使着郁家的那个婆子和丫鬟在装匣子,一面装,还一面道:“小心点!边边角角都不能折了,他那个人,最最讲究不过,要是看到边角折了,多半会以为是放了好几天的,连尝都不会尝一口。”

  江潮的目光就落在那些匣子上。

  一看就是装点心的匣子。白白净净,连个字和花纹都没有。

  送礼,应该是用红匣子装着吧?

  这种匣子,像是……祭祀的时候用的。

  他不由多看了几眼。

  那小姑娘转过身来。

  他看见了一副好面孔。

  一双眼睛剪水般,黑白分明,清澈明亮。嘴角噙着笑,欢快地像只围着花朵的蜜蜂。

  “这位是……郁小姐?”他低声问阿舟。

  阿舟踮着脚看了一眼就笑了起来,欢快地道:“嗯,是郁家的大小姐。她可会做点心了,做的花生酥特别地好吃。前两天阿苕给了我一颗。”

  郁小姐长得很漂亮。

  江潮想着,他这样站在这里毕竟不合适,正要转身离开,郁棠的目光无意间扫了过来。

  这个人就是江潮啊!

  郁棠暗暗地打量了他两眼。

  长得挺英俊的,不过和江灵不太一样。一个瘦小羸弱,一个却高大自信。

  或许这是男子和女子的不同?

  郁棠寻思着,朝江潮礼貌地点了点头。

  江潮忙朝着郁棠行了个揖礼,离开了天井,快步去了厅堂。

  郁文不在。

  江潮低声问阿舟:“知道郁小姐在做什么吗?那些点心是送到哪里的?”

  阿舟笑道:“是郁小姐做的花生酥,送去裴府的。听说裴府的三老爷很喜欢吃。上次裴家的总管来送中秋节礼的时候,还特意提了一句。郁家收了新花生,郁小姐就专程做了这花生酥送过去。”

  江潮“哦”了一声。

  郁家和裴家的关系居然这么好!

  他再见到郁文的时候,又热情了几分,并向郁文确定起裴宴的性情来:“我打听了一些,可大家也说不清楚,好像是说裴家三老爷从前不怎么在临安,是裴老太爷去了之后,这才接手了裴家,在临安长住的。听说他有点喜怒无常,是真的吗?”

  郁文闻言眉头紧锁,不悦地道:“你听谁说裴三老爷喜怒无常?这全是造谣!裴三老爷侠义热肠,和裴老太爷一样,很愿意帮人。只不过他年纪轻轻的,还有几分锐气而已……”

  江潮心不在焉地听着他赞扬裴宴,并不十分地相信。

  裴宴要真是这样的人,那郁小姐为何连个装点心的匣子都那么仔细?

  郁老爷要不就是在为裴宴脸上抹粉,要不就是根本不了解裴宴。

  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郁棠那双含笑的大眼睛。

  或许,郁小姐知道的更多?

  他心中一动,道:“郁兄,我看见郁小姐正在准备送给裴府的点心,您可知道裴三老爷喜欢吃甜的还是吃咸的?我去裴府的时候,送些什么东西既不失礼又能给裴三老爷留下深刻的印象?”

  郁文轻咳了两声,还真不好帮他出主意。

  “我去问问家里的人,”他道,“我平时都不怎么管这些事的!”

  江潮笑着道了谢,朝着阿舟使了个眼色。

  等用了晚膳回到客房,阿舟悄声地告诉江潮:“郁老爷刚才给您列的单子,是去问的郁小姐。”

  果然如他直觉的一样。

  那他要不要找机会和郁小姐说几句话呢?

  江潮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大半夜,最终还是把准备送给裴宴的礼单托郁文给郁棠看看。

  郁文没有多想,把单子给了郁棠。

  雪涛纸两刀,李家徽砚两方,吴家湖笔两匣子,胡家花香墨锭两套,柳芳斋的黄杨木镇纸一对……全是文房四宝上难得一见的珍品。

  郁棠笑道:“不是说江老爷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了吗?怎么还能这么大手笔地往裴家送东西?”

  “可见他宁愿没吃没喝地都留着余力随时准备翻身呢!”郁文感慨道:“所以阿爹才想帮帮他啊!”又道,“你每次送的东西我看裴三老爷都挺喜欢的,你就好好帮他看看礼单好了。刚刚阿苕回来说,裴家的管事接到他们送的花生酥,就直接拿去了内宅。”

  


花娇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132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拂灵凤灼仙尊奶爸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体内有个无敌恶魔系统篮坛李指导我成了天骄们的劫花垣城那个陈芊芊逆袭人生林云王雪_独爱少妻,总裁的心尖小姑娘科技霸权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