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穿成豪门假千金[民国]

正文 20200511

穿成豪门假千金[民国] | 作者:一碗叉烧 | 更新时间:2020-05-18 11:16: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李天命沐晴晴医品狂少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都市透视医仙至尊归元桃运透视神医大魔王娇养指南朝为田舍郎
  

  “……我呸!谁稀罕你这几个臭钱!”

  原本就气得不行的蔡卿文,听了这话终于从沙发上又蹦了起来。大步朝管事走去,一把抢过他手上的钱包,举起来就要朝宋行舟的方向狠狠扔过去。

  不过还没来得及动手,便被管家呵斥住,“少爷!”

  蔡卿文听了微缩了下脖子,朝他叔的方向看了一眼后又重新扭头看向宋顾两人。

  此时宋行舟和顾勋已经拉开车门,坐上敞篷小车准备离开了。就算他再想将钱包丢到宋行舟头上,也已经来不及了。

  蔡卿文气得不行。转身就把宋行舟的钱包砸向小圆桌,直接将茶杯砸到地上,顿时摔了个粉碎。

  等稍微出了口气后,蔡卿文才扭头看向管家,很是不满,“叔,你干嘛对他们那么客气。”

  气死人了。

  管家看着宋行舟和顾勋坐在车上说了几句话才开车离开后,这才扭头看向蔡卿文,微微摇头后说,“少爷,您忘记顾少爷的舅舅是谁了吗?”

  蔡卿文听了没好气的回答,“当然没忘。但那又怎么样?”

  顾勋的舅舅是市长秘书,职权范围刚好和蔡家对口。只要人愿意,说句话便能让蔡家难受一阵子。

  偏偏顾家又和宋家交好。

  所以前段时间蔡卿文和宋行舟打架,不小心伤了宋圆,蔡老爷子这才会火急火燎的亲自登门道歉。

  哪怕明明伤得最厉害的,其实是蔡卿文。

  管家看着蔡卿文这副直着脖子硬刚,半点不服气的模样。一面叹气一面摇头,也不好再说什么。

  少年脾气就是麻烦,做事意气又不管后果。

  正当管家心里犯愁时,蔡卿文也趁机偷偷看了他好几眼。大概是心里知道自己错了,但抹不下脸来说软话,便找了另外一个话题开口,“叔,姓方的一家躲出去了。要不我把这个风声给放出去?”

  你宋行舟不是喜欢方幽嘛?伤不了你本人,但如果能拐着弯儿的给他添点堵,蔡卿文也高兴!

  但他这话一出口立刻让管家感到头疼,赶紧出声阻止,“我的少爷,你可消停点吧。昨晚老爷可是已经答应方老爷了,你别弄些事出来让老爷难做啊。“

  方家的货之前在海上出了事,供货链一断,资金链也就跟着断了。

  方老爷虽然以最快的速度卖掉了自己名下的产业,但依旧拖欠了不少小富商的钱。

  所以他只能选择还了大头的,至于那些零散的……也没办法了。

  这个时代实在是个遍地都充满了机遇的年代,尤其是上海、天津、北平三地,更是如此。

  也许今天你还名不见经传,但第二天你便会名震上海滩。

  “新晋大亨”、“一夜暴富”这些词甚至每个月都能在报纸上,或者谁的嘴上看见、听见。

  同样的,“破产”也是时常出现的一个词。

  毕竟那些突然暴富的普通人,在拿到一大笔钱后根本不会想到规划未来四字。

  只会想着从今往后,他要吃最好的,住最好的。就连老婆也要换成年轻漂亮的。

  无节制的挥霍,这才是这类人的常态。

  这种时刻,自然也少不了“听闻喜讯,前来借钱”的亲朋好友了。

  但比起只想分一杯羹的他们来说,突然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要将暴富者最后一点骨髓都吸干的骗子,更显得可恶很多。

  当然也有谨慎,给子女留下丰厚家产的人。但比起突然暴富,又迅速破产的人来说,前者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一样的存在。

  所以比起能“振奋人心”的突然暴富来说,“破产”就才没意思了。

  就连报纸都已经不屑再登这些“陈年烂芝麻”。

  报道这些,还不如报道昨天晚上百乐门又多了几位白俄美人来得有噱头。

  要是再加上两张照片,保管当天的报纸迅速卖完!

  这年头,“真相”、“正直”、“诚信”等等词语,反而像个贬义词。

  这就是方老爷还了大头,却不管其他人的原因。

  他先将蔡家等大头的钱给还了,那么即便他们知道自己要携妻女逃走,那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

  不然,就凭现在已经破产的方老爷,怎么可能在谁也不知道的前提下,连夜逃跑,消失得这么顺利呢?

  所谓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是对小富商们来说是这样,但对于蔡家这样的来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比如昨天连夜和方老爷谈好条件,并签了合同的蔡老爷,便肯定知道。

  但如果现在蔡卿文把“方老爷在哪儿”这件事捅出去,让他被其他讨债的人找到了。那蔡老爷便在同行眼中落下了“不仁义”的名称。

  除非蔡老爷以后不想在商圈混了。

  所以“诚信”这个词,是在实力相当的前提下才能互相具备的美德。

  当平衡消失时,诚信也就跟着消失了。

  同样的,如果现在坑了不少小富商跑路的方老爷,他日有一天重新东山再次,再次以大亨的身份回到上海滩时,在蔡老爷等人的眼中,方老爷依旧是“即便破产也要还清所有债务”的绅士。

  是大大的“诚信商人”。

  至于那些被坑的小商人们,并不会有人在意他们说了什么。

  除非这其中有谁,站在了和蔡老板等人同样的位置上。

  到那时,才是另一种光景。

  也许拥有另一种说辞。

  闲话按下。

  总之蔡卿文现在一听管家说自己老子的名声、诚信等,便冷冷的哼笑了一声后说,“他答应了我可没答应。”

  “少爷。”管家听蔡卿文这样回答,不由微微沉了声。

  蔡卿文最服的便是管家,甚至在他心里管家更像个父亲的形象。

  所以现在管家一沉声,蔡卿文立刻便服了软。

  “行吧行吧,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不说就不说呗,叔你别气。”蔡卿文平时虽顽劣,但面对管家是真的恭敬。

  所以见他现在这副嬉皮笑脸服软的模样,管家也只能叹气,叹完后便撵他走,“少爷你赶紧的回去上课吧,这儿交给我就好。”

  “行。”蔡卿文应得爽快。

  说白了他今天不去学校,一大早就在这儿守着。就是想看宋行舟气急败坏来找方幽,却不见人的模样。

  现在看到了,再待在这儿也没意思。所以管家这么一说,自己便也顺他的意思离开。

  自小看到大的孩子在想什么,身为长辈的自然是清楚。

  所以管家忍住不又摇头叹气,一副“少爷您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哦……”的为难模样。

  另一边。

  宋行舟看着不断向后掠去的街景,半响后才扭头看向顾勋,皱眉问,“你说方幽会去哪儿呢?”

  顾勋听了,快速的看了他一眼后又重新目视前方。想了想后回答,“这样,我回去找我舅舅问一下。到时候给你消息,至于后座的你先拿回去。”

  顾勋说的是方幽的小提琴。

  话音刚落宋行舟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说,“我拿这个回去干嘛?小桂圆儿练的是钢琴,又不是小提琴。”

  顿了顿后宋大少爷微扬了下巴,傲娇开口,“再说了,我没钱给她买新的吗?”

  要拿这把别人用过的给她?

  顾勋听了宋行舟的话,要不是现在开车一直保持翻白眼容易出事,不然他一定继续翻着白眼儿不下来。

  等宋行舟没话说了,他才又没好气的开口,“等我查到方幽的下落,叫你拿去给方幽的!”

  说完这话后又朝宋行舟看了一眼,发现是对方居然用“那又怎样?”的表情回望自己,顾勋就觉得自己刚刚的话简直是白说了,没好气的继续补充,“这把琴是方幽最喜欢的!”

  “哦~~~”宋大少爷恍然。

  明白。

  哦?哦个屁!

  顾勋无奈,一面继续开车,一面没忍住又开口,“我再次肯定你宋大少爷,根本就没喜欢过人家方幽。”

  “胡说。”宋行舟反驳。

  顾勋?

  顾勋这次都懒得回答他了。只是又翻了个白眼儿作为回应,然后猛的一踩油门,车便突然提速。和宋行舟闹了下恶作剧,同样的吓得路人慌张了一下。

  “开这么快做什么!”

  顾勋回他个假笑,“咦?刚刚宋大少爷不是叫我开快点儿吗?”

  “……?????”

  不是,这不是半小时前的事了吗?!

  你的弧度是不是太长了点?

  宋大少爷瞪着少爷脾气也不小的顾勋。

  顾勋?

  顾勋哼都懒得哼一声,更别提搭理宋少爷了。

  喜欢?

  他看啊,不就是好胜心作祟嘛!

  顾勋一面腹诽,一面默默的又翻了个白眼。

  至于宋大少爷才不知道朋友在腹诽什么,只看了看周围的街景后,很理所当然的说,“哎,你在前面路口停吧,我自己回去。”

  顾勋愣了下问,“你不回学校了?”

  宋大少爷很随意的挥挥手,一副“上学是不可能上学的”的模样。

  ……行吧。

  顾勋见他这模样便也随意的耸耸肩。

  视线回转看了下周围街景后,发现这儿接近小东门,便明白宋行舟为什么要让自己在这儿停车了。笑着说,“又给你们家宋圆买零食啊?”

  宋行舟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单手撑着额角,一面看着街景一面漫不经心的说,“她喜欢吃吴小哥家的冰糖葫芦。”

  刚好糯米糕也在附近能买到。

  顾勋听了,轻笑了一声后摇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摇摇头后,略叹气开口,“你们兄妹这关系变得还真快。”

  弄得他都快产生错觉,以为两人从小就相亲相爱了呢。

  但实际上,顾勋和宋行舟可是从小就玩儿在一块的。

  所以对于宋行舟在说起十岁前的宋圆时,那深恶痛绝的表情,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宋行舟自然知道顾勋是在吐槽什么,便扭头笑骂了一句,“开你的车吧。”

  

  


穿成豪门假千金[民国]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1286/,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免费翻墙医者子苓仙宫百兵图山河盛宴朱门嫡妻神农小医仙宋先生你又装病神君见笑了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