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中,牛老根问了月娥昨晚两人是否圆房了,月娥羞地两腮红透,越加地美艳动人,牛老根便知晓了些事情,高兴地哼着小曲,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摊子稻米酒。

皇龙已替两人守夜为由,要了一间小屋。

半夜,皇龙生疑,跑到蚩尤屋外,只听得鼾声震耳,并未见得有何动响。

回到屋里,皇龙便把蚩尤抛给自己的那个柿子从怀中掏出来,在蚩尤啃咬的另一侧咬了一口。

纯香无比,酸甜可口,真是水果中的佳品。

皇龙心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那个山洞去摘,便舍不得再咬一口,重新揣回怀中,等到明日再慢慢小咬一口。

一夜无事。

兴许是蚩尤在,上次折损了不少人,之后九蛇族人不敢造次。

皇龙有些倦意,便昏昏睡去。

睡梦中,昨夜的情形再次出现。

水火属性再次自动启发,皇龙的内劲之气游刃有余地变幻着。

猛然间,皇龙觉得浑身发烫,突睁双眼,见是后半夜。

口渴难耐,心浮气躁,皇龙早已在梦中扒光了衣服,一个人赤条条躺在床上打滚。

心血快要爆炸开来,皇龙只得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企图给自己的燥热降温。

憋了不到一刻钟的功夫,皇龙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被撑爆了,几次想打开门冲到月娥屋里,疼她一回。

却又担心牛老根在,两人的声音太大,吵得老人睡眠。

皇龙便盘腿而坐,启动内劲之气令自己降温降燥。

刚开始还可以,撑不了太久便又被搅动得心里痒痒。

皇龙既不想打搅月娥,又不想乱醒牛老根,一气之下,皇龙便推开房门,一个纵身,越过高墙,跳到院外,双脚一落地便朝山岭下方的小河流里飞奔而去。

“烧死了!烧死了!水!水!”

皇龙见到地面上有繁星的倒影,又听见了水流声音,便远远跳起身来,朝水面纵身一跃。

原本以为水深不过腰部,就算趴着落水,也会慢慢漂浮着,双脚落地,站起身来,没成想,身子落水后便一个劲儿地往下沉。

皇龙跳进了一个极深极深的水潭!

热燥烧乱的头脑一个激灵便清醒了。

死亡的威胁袭上心头。

皇龙蹬着双腿,挣扎着往水面上方游去。

“只要拼命往上再往上,一定能出去的。”

视力混沌中,皇龙甩开膀子,继续猛蹬双腿,挣扎着往上方游。

在山林里,皇龙如猴子一样灵活,如豹一样敏捷,可在这水里面,皇龙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不听使唤,又如陷入泥潭里的猫,再敏捷也逃不开不断下陷的魔爪。

可恶的是水底下似乎有一双力量巨大无穷的手抓住了皇龙的脚踝,死死扯着一个劲儿地往下扥。

折腾了半天,皇龙憋不住气,肺几乎要炸了,一张嘴,河水一口口猛灌皇龙,不一会儿的功夫,皇龙眼看着河面隐隐亮着的光消失无踪影,身子不听使唤地朝河床底部沉去。

万万没想到,一个胸怀大志的人竟然如此轻声死去。

皇龙慨叹一声,忽然觉得自己并未失去意识。

整个人像无意识的树叶,仍旧漂浮在水里,随着水底部暗流的涌动四处游荡。

“哦,亮光!”

穿透深深的河水,一个碗口般大小的亮光在水面顶部闪现。

皇龙控制意念,排除杂念,运转内劲,使得四肢充满了洪荒之力,稍微一个纵身起跳,然后松力,借助水的浮力,身子自然地慢慢下沉,等到双脚踩着淤泥,内劲突然迸发,身子变成了一支箭,一只鱼儿,快速地朝光亮处弹射而去。

光亮范围越来越大,由之前的碗大小变为锅,最后变为一口巨大的圆形井口。

“哗啦”一声响,冲出水面的那一刻,皇龙的肺部像是被内劲轰了一下,痛地他猛烈咳嗽起来。

就算这样,他也借助裸露的岩石,从水里面爬了出去。

猛喘粗气,眼神由迷离缓缓地转为清晰。

等到事物清晰再现,皇龙才发现,自己身在异处。

皇龙站起身,听到一只猴子吱吱的叫声,抬头,看到这里的崖壁半腰也有一棵横着的七彩柿子树,上面也有一只活蹦乱跳的猴子。

“真是奇怪,我从家门口的河里掉下来,怎么就到了这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呢。”

皇龙爬上石堆,咳嗽半天,吐出不少脏水来,肚子里才算舒服了一些。

皇龙踉踉跄跄地走下石碓,转身穿过一个甬道,眼看着面前的景象发呆。

“这不是昨晚我和月娥待的山洞吗?这个,我不是在做梦吧,抑或死了魂魄飘到了这里了?”皇龙扭了把腮帮子,疼得脸蛋火辣辣的。

皇龙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脊背上立马起了鸡皮疙瘩。

他猛一回头,看到那只猴子倒挂在洞顶的藤蔓上,朝他吱吱呀呀地乱叫。

皇龙问道:“猴大侠有何指教?”

猴子还是对着皇龙的怀中大叫。

皇龙低头,看到胸部位置**的衣服下,被啃了几口的柿子鼓囊囊地呈现出来。

皇龙从衣服内掏出来,高高地举起,猴子一个闪身,也就眨眼的功夫,柿子便到了猴子手上。

猴子两手捧着柿子,嗅了嗅,之后吱吱呀呀地乱叫一通,两手捧着柿子,双腿跪地,朝着皇龙膜拜起来。

“猴大侠,您这是作何呢?”

猴子的举动让皇龙一愣一愣地,但看到猴子双手高举着啃了几口的柿子,皇龙恍然大悟。

“这个柿子是蚩尤咬了一口丢给我的,难道是猴子嗅出了蚩尤的味道?应该差不多,凭借猴子的嗅觉,就算被水泡过了,它的味道仍能被嗅到。”

想到这里,皇龙思前想后,觉得蚩尤在帮他,要不然怎么突然就抛过来一个啃过的柿子,而不是完整的柿子呢?蚩尤一定知道自己还会来到这里,它故意让它的好伙伴猴子来帮他做点什么。

皇龙上前几步,拖住猴子的手道:“猴大侠快起来,快起来。晚辈收受不起啊。”

猴子闻言,起身,把啃过的半个柿子塞给皇龙,自己却几蹦几跳,跑到了树上。

皇龙随之眼神不离地跟去,发现昨天被摘掉的柿子今天竟然都长出来了,个头虽然小巧,但过不了几天会跟之前一样的大。

“好神奇的树,怪不得蚩尤会活了数千年,看来这彩色柿子真是长寿果啊。”

皇龙走到井口般大小的水潭边,望着幽幽蓝的水,想到今番遭遇,又想到月娥与蚩尤的经历,觉得蚩尤之所以能去牛家,定是有原因的。

“蚩尤会不会经常从家园门口的河里游到这里呢?”

皇龙正思考间,猴子在树上面吱吱叫着,皇龙抬头,见猴子指着墙壁上的一个半人高的洞穴,蹦蹦跳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