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的残忍,将书鸢磨炼成了无坚不摧的人,云陌的无尽宠溺,又将书鸢宠成了小女人。

但现实却告诉他们,他们不合适。

云陌勾了勾嘴角,把额头贴在她脸上蹭了蹭“肚子难受还是头难受。”

她说只喝了一点点,但是她身上的酒味还余留徘徊。

“都难受。”

昨天中午她没吃饭,是空腹喝的酒,选的酒也是最烈的,因为她想醉,醉倒大脑想不了其它。

云陌担心会伤到胃,循序渐诱“那就先不起来了,我端进来喂你。”

书鸢把被子往下拉拉,小脸红扑扑的,难得有了血色,声音哑哑的,鼻音很重“我起来。”

她不想太依赖他,总要适应没有他的生活,她说完,从被子里坐起来,凉意侵了进来,有点冷。

他眼尖,瞧见她抖了一下。

书鸢掀被子,云陌按住她掀被子的手,另一只手捏了捏她脸颊,很宠溺“听话,我去端。”

他眼角眉梢都挂着笑,比三月的桃花还好看,在她的眼底添了一抹花色。

她心慌了,意也乱了。

云陌做的早饭比较清淡,适合养胃,他先一勺一勺喂她醒酒汤“不要嫌麻烦,男朋友就是用来麻烦的。”

他当然能猜中一些她的心思。

书鸢抿了抿唇,面上有被窥到心思的一抹羞涩,没有尴尬,凭空许了她一抹淡媚“没有,我自己可以来的。”

她嘴角沾了汤渍,云陌伸手,自然地用拇指“你什么事不会?”

书鸢没多想,摇了摇头。从小到大,她好像不会被什么事难住。

“你是很厉害,但是阮阮。”他放下碗,坐在床边,把她的手抓在手心里“你在我眼里就只是是一个需要保护,需要宠的女孩子。”

她不反驳,低着头听他说。

他把她的脸捧起来,看到了她眼里的自己“你更不能剥夺了我的福利。”

对他来说,照顾她,宠她,爱她,就是他的福利。

书鸢抬眸,眼里露了疑惑。

云陌把语速放缓,往她面前凑了凑,声音有意压低了“关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福利。”

一月底,冬风骤起,外面的光挤了一点进来。

她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云陌呢?现在好像有了答案,因为他总是站在她面前,把扑过来的恶意挡在身后,然后带着所有的善意来到她面前,笑着双手奉给她。

这样的人,让她怎么不爱。

云陌在倾尽所有拼他们的一个未来,赌局开了,她让他输得一塌糊涂。

书鸢眼睛有点红“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她随便编扯了一个理由“偷偷去喝了酒,还喝醉了,而且……”她嘴鼓着,像受气的小媳妇“我昨天抽烟了。”

只抽了半根,怕他不喜欢,她就掐了。

“没关系,你做任何事都不需要跟我道歉,只要你还爱我,所有的事情就都是对的。”

他声音很重很沉,似在诉说,也似在要她承诺。

他的手还在她脸上摸着,她侧头亲了亲,如了他的愿“云陌,不管发生什么,我会一直爱你。”

书鸢眼尾红了,她用盈盈笑意藏了起来。

云陌眼底潋滟,比过高楼外璀璨的夜,他嘴角上扬“我想接吻。”

她脸一直红着,这下耳根直接也烫了,但她也想,所以抛掉了矜持“会有酒味。”

“我尝尝看。”

她脸上像凝了一层上好胭脂红。

他吻的不温柔,会故意撩拨她,还会故意咬她,她神没了,魂也丢了,软软地窝在她怀里。

书鸢得了一丝空“有……酒……味吗?”

云陌拉开一点距离,喘着气“一点点,但是我喜欢。”

他又抱着她吻。

他眼睛闭着,黑幕里,细碎的光里勾勒出许许多多他的影子,每一个都是她爱的样子。

书鸢小声地嗯了一声。

云陌忍着满身的欲,压了眼底的潮色“咬疼你了?”

“嗯。”

他在她唇上啄了一口,松开她“对不起,我有点急了。”

情动了,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在她面前,他的自制力为零,随随便便一声都能把他听爆炸。

她伸手拽在他胳膊上“一会儿……你轻点就好。”

因为爱他,所以她什么都愿意将就,因为爱他,所以她想一切都顺着他,宠着他。

归根究底,都是因为她爱他。

云陌半伏在她肩上,呼吸打在她红透的耳朵上,他满含情动地用牙齿撕摩着她的耳廓“阮阮,别这么惯着我。”

他不是君子,不会见好就收,只会得寸进尺。

书鸢被他弄得浑身都软了,像一摊水“可是我想。”

“我怕你后悔。”

她眼睛睁着,直白又大胆,坚定又不决“我不会后悔。”永远不会,于他,毕生所做,只觉不足。

“那就好好惯着我吧。”

书鸢应“嗯。”

他没有顾虑了,抱着她,来回缠绵,也不怜香惜玉了,在她的世界里来回折腾她。

墙上的秒针转了十几圈,他松开她,把脸埋在她脖子里,喘的很厉害,灼热的呼吸全数烫在她皮肤上。

“阮阮。”

云陌喘着气唤她。

“嗯?”

他唇触在她脖子上,说话的时候有意擦过,像琴弦拨在心尖上,全身过了一遍电。

“好听吗?”

“什么。”

“我喘的。”

书鸢愣住,三秒过去,她反应过来了“……”

外面的雪花又飘了起来,风也刮了起来,这一天距离过年还有十天,这一年,城市烟火管控的很严。

云陌买了对联回来,屋内围了一大群人,柯蓝简肖也在,两人之间的氛围奇奇怪怪的,像隔了一层弹簧,一碰,就弹开。

韩旭举着门帘贴着。

云陌挎着腰站立“歪了,往左边一点。”

“哦。”

书鸢坐在旁边椅子上黏灯笼,云陌回头看了又看,还是没忍住,他走过去把她的手握在手里“这些事让他们来。”

许是今天心情好,她笑的时候眼里有星星在闪“没关系,我不冷。”

“但是我看着冷。”

云陌坐在旁边椅子上,既心疼也不忍心打搅她的兴致。

她笑着,三月的桃花雪蕴在眼底“你陪着我,我就不冷了。”

“嗯。”他不会这些细活,只能帮她打打下手,递递东西“灯笼你想挂在哪里?”他指着每一个地方“这里还是那里?”

书鸢抬眸看他“你觉得挂哪里好?”

“你觉得哪里好就哪里好。”

打游戏的柯蓝“……”

偷偷看柯蓝打游戏的简肖“……”

贴门帘的韩旭“……”

指挥方向的小六“……”

趴在书鸢脚边的肉骨“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