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我的推测是,凶手把罪名转嫁给我,之后停止罪行,因为最后一起案子,在现场的铁钉是预示着保安室的位置,保安室本能会联想到警察局,如果我顶替了罪名替凶手入狱,其实跟凶手杀了我也没什么区别,这样也完成了凶手的五行杀人法,乍一看逻辑很通顺,没有任何矛盾点。”

“可有一处细节,一直让我感觉很不对,凶手那么严谨的一个人,为什么在第四起案发现场,连钉一枚铁钉的时间都没有,偏偏要将铁钉缠在桌角?这二者耗费的时间,应该相差无几吧,一般来讲,这种连环杀人案的杀人预告手法,每一个细节都有着很深的含义,所以我着重开始研究起了这个疑点。”

“经过昨晚一宿的研究,我终于解开了这个谜题。”洛川脸上挂着一抹自信的笑容,之后看了看台下众人,全都聚精会神的听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凶手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诬陷我,让你们警方将我抓起来,在我被抓进去后,凶手又立刻作案,目的就是告诉你们警方,我并不是真凶,好让你们放我走。”

“什么???这不可能”

“都已经把你抓起来,为什么还要为你洗清嫌疑呢??”

“对啊,难不成我们警方也一直在被利用吗”

台下瞬间议论了起来,就连刘振辉和王悦这两名局长也都皱起了眉头,显然有些不认同洛川的话。

“凶手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我合理的从这个地方走出去。”

“因为!!!那枚铁钉之所以没有钉在明珠大学的土地上!就是因为最后一起命案现场,并不在明珠大学!而对应在明珠大学地图上的保安室,保安室如果换成校外,你们会想到什么?”

“警察局?!!!”王悦失声喊道。

“对,就是这样,最后一起案发现场,就是在这里,在这所警局门前,只要我踏出这间屋子,凶手就会立刻对我下手,我估计,会采用同归于尽的打法,这就是铁钉之谜。”洛川严肃的说道。

全场轰的一下炸开了锅,有的人觉得洛川的推理很荒谬,根本不可能发生,也有人觉得洛川说的有道理,但是绝大多数人都不太相信,始终坚信的人,只有一个王悦,因为她太了解洛川的头脑了,他竟然敢在大家面前说出这番推理,就一定是十拿九稳。

王悦侧过身来,发现刘振辉正在看着她,眼神里透露着一丝疑惑的态度,王悦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刘振辉这才下定了决心。

“我相信他的推理。”刘振辉缓缓的开口说道。

“我也相信。”王悦也应声附和道。

众人见这一大一小两名局长都相信这个孩子的推理,本来还很嘈杂的议论声,瞬间就静了下来。

“可是刘局、王局,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啊,哪有人敢在警察局门口行凶的?”一名警员仍不服气的说道。

“那我问你,这孩子的推理,哪里有逻辑错误吗?犯罪分子都是一些极端的人,说不好听的,就是心理变态,你如果用正常人的逻辑去推理,一辈子也抓不到凶手!!!”刘振辉怒吼着说道。

“推翻了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那个答案,哪怕在不可思议,也一定是最后的答案。”王悦摇了摇头说道。

那名警员顿时不敢说话了,要让他挑洛川的逻辑漏洞,他还真的挑不出来,甚至内心里还有些认可和佩服洛川的推理,他只是觉得这个推理结果太过于不可思议,所以才本能的说了那么一嘴。

“洛川,你最近先待在这里,哪也不要去,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好。”刘振辉大手一挥,开始准备分派任务。

“刘局,能否在听我说几句?”洛川开口说道。

“你讲。”刘振辉点了点头说道。

“其实,我是有自己的计划的,我希望能得到警方的配合。”洛川想了想说道。

“说来听听。”

“首先,凶手在暗,我们在明,一直这么拖着也不是那么回事,而且我对我自己的身手也有信息,除了偷袭以外,没有人可以伤的到我,所以,我的意思是,你们在周围布下天罗地网,之后我去引他出来,将他一举抓获!”洛川攥紧了拳头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这个绝对不可以。”王悦瞬间喊了出来,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

“你听我说”

“不行,没个商量,你要是这样,我马上就把你打昏关起来。”

“你打得过我吗?”洛川一挑眉毛说道。

“你!!!”王悦气的脸都红了起来,要是讲道理的话,她还真讲不过洛川,好像动手也不太能打得过的样子。

“洛川,王局也是一片好心,你就别冒险了,你已经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了,甚至自己还被冤枉成了杀人凶手,我们都很感谢你,但是,这一次王局说得对,你不能在犯险了。”刘振辉也开口说道。

“是啊,小兄弟,这一次交给我们吧,如果明知道下一个目标是你,我们还保护不周全的话,那还当什么警察,早点脱衣服回家种田好了。”

“对,这一次你不能冒险了,让我们这把老骨头也活动活动,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个本事光天化日下在警局门口敢行凶!!!”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可这次,我必须要亲手抓到他。”洛川攥紧了拳头,眼中红芒一闪而过。

王悦见洛川这副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刘振辉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王悦给拦住了。

“他决定好的事情,改变不了的。”王悦无奈的说道。

“那也不能让一个孩子犯险啊,无论是从什么角度说都不行的啊。”刘振辉急忙说道。

“他是凌鹰成员,有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的权利了。”王悦神色一凛说道。

“这不妥吧。”刘振辉还是有些顾虑。

“相信他吧。”王悦说完这句话,摇了摇头没在说什么。

“那好吧,你有什么计划,现在讲讲吧,我们会尽全力的配合你,但是洛川,一定要以自己的安全为主,不可贸然行事,明白吗?”刘振辉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明白。”洛川重重的点了点头,想来他也知道这不是玩笑,而是人命关天的事。

“我是这么想的,首先应该”

与此同时市中心医院这边,丁航开车把这三口人接上了车,来到了一家很有名的小菜馆,点了一桌招牌菜,一家四口开开心心的在餐桌上聊了起来。

“小川没接电话吗?”韩云霞看向丁雨眠问道。

“没接。”丁雨眠摇了摇头。

“可能是在忙着破案吧,这次就不叫他了,等事情告一段落,妈在单独把小川喊过来请他好好吃一顿。”韩云霞笑着说道。

“对,下次再喊小川,这次主要是庆祝我女儿死里逃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哈哈。”丁航猛的将面前的一杯白酒灌入喉中,之后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老头子,你少喝点。”韩云霞不满的说道。

“我女儿明天出院,我心情好,喝点酒怎么了?真是的。”丁航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说道。

“你爸啊,就是个活脱脱的酒鬼,平常没事的时候还得找点理由喝酒,这下好了,给了他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还喝个没完了。”韩云霞笑着说道。

“爸,你是得少喝点了。”丁雨眠也开口说道。

“哎呀,爸没事,才喝多少呀。”丁航对丁雨眠语气就不敢那么凶了,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爸,别喝了,放下!”丁云彤直接走到丁航身旁,直接将他的酒瓶给拿了过来。

“这再给爸倒一杯。”

“不行,一杯都不行。”丁云彤说完,得意的一仰头就回到了座位上。

“早就和你说过,爸吃硬不吃软的。”丁云彤看向丁雨眠说道。

“能耐呢?现在怎么不找理由了?”韩云霞取笑着丁航说道。

“那我肯定听我闺女话啊。”丁航笑着说道。

“看你那点出息。”韩云霞白了丁航一眼,没在说什么。

“妈,明天我想去看看洛川。”丁雨眠突然开口说道。

“他现在没准在忙着破案,现在去不太合适吧?”韩云霞想了想说道。

“我不去打扰他,我只是想当面和他道个谢。”丁雨眠说道。

“好,那等明天你出院再去吧,妈支持你。”

“没事,雨眠性子一向稳重,你又不是不知道,又不是云彤这疯疯癫癫的性格,肯定出不了事的。”丁航一摆手说道。

“老爸!!!”丁云彤不满的闹起了小情绪说道。

“哎呀,爸错了爸错了,大宝贝不生气啊。”丁航急忙开口说道。

“不管,生气了,已经生气了,哄得好的那种。”

丁航误听成了哄不好的那种,急忙站起身来,满脸笑意的走向了丁云彤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