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要谢我?”程寰挑眉。

“谢你大爷啊!”凌霄指着魏知“你怎么不踹他!你是不是故意的!这东西根本就不用踹吧!”

“怎么不用,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程寰一本正经。

凌霄双手抱胸盯着她。

程寰却不说了。

“怎么不说了?”

“……还没编好。”

“……”

凌霄扑向程寰,半途却被魏知劫去,两人很快打在一起。

塔灵茫然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才有些颤抖着问道“为什么他们打起来了?不是你踹了凌霄吗?”

他有些跟不上事情发生的速度。

程寰叹了口气,幽幽地道“他们年轻,比较冲动,见笑了。”

塔灵“……”

他不太能笑得出来。

为什么这家伙能够解天灵阵啊!

天道能不能开开眼,劈她一下!

“对了。”程寰却还嫌不够,穿过魏知和凌霄的战场,来到塔灵面前,笑容满面。

塔灵现在一看她笑就跟见了鬼似的。

他一时间不知道捂脸好还是捂屁股好,一双手手足无措地犹豫半天,最后干脆朝着程寰伸出去,十指朝上,掌心朝前“有话你直说,别过来啊。”

程寰笑眯眯地看他。

塔灵低咳一声,底气不足地补了一句“我警告你。”

“我没有恶意。”程寰垂下眼眸,再抬起的时候,又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我是想跟你坦白一件事的。”

塔灵后退半步“倒也不必。”

“但我良心不安。”

“……没关系。”塔灵说完,就要捂起耳朵。

“我是来找昊天诀的。”程寰没有给他逃避的机会,果断开口。

方才还在撒泼打滚般的塔灵跟被人一脚踩了尾巴,他激灵一下,警惕地瞪着程寰“什么昊天诀?”

程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连昊天诀的名字都知道,你觉得我在诈你?”

塔灵双肩紧绷,垂在双侧的手悄无声息地握成了拳,随后,他用一种有些尖锐的冷笑声开口说道“不错,这黑塔中确实有昊天诀的传承,不过哪怕摆在你面前,你也学不会的。当初那些人跟着主人来到十方境,这么多弟子,没有一个真正获得主人的传承。”

程寰认真地听完塔灵的话,彬彬有礼地道“一千年前,道宗有位前辈带正道弟子至十方境中,还与万兽界的魔兽达成协定,黑塔主人离开的时候,也差不多在这个时间。我猜测……”

“你别猜!”塔灵粗暴地打断她。

“那你说?”程寰顺势说道。

塔灵“……”

“我只是猜一下。”程寰淡淡地道“黑塔主人是道宗之人,昊天诀也是他创造的。我之前和金猿聊天的时候,误以为那人是周通,现在看来,周通也是追随黑塔主人的众人之一。难怪当时被金猿看出来我其实并不知道内情。”

塔灵一会儿张嘴,一会儿合上,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打断程寰还是任由她说下去。

分明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程寰却还是猜得不离十。

许久,塔灵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昊天诀不是你能学会的。”

程寰微微一笑。

她突然一抬手,按在塔灵的肩膀上。

一股熟悉的融合之气就涌入塔灵的体内。

他仿佛被人当场掀了逆鳞,脸色苍白。

“托周通前辈的福,我正巧学了一点昊天诀的下卷,来这里也是想找上卷功法。”顿了顿,程寰又继续道“魏知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他身上的魔气和灵气一直在起冲突,我很需要另一半的功法。”

塔灵抬头看了一眼魏知“他身上何止魔气与灵气的冲突,纵然学会昊天诀,他身上这魔影也不是好打发的。”

程寰蹙眉“师兄修炼昊天诀之后,确实控制了魔影。”

“魔影的力量也有高下之分的。”塔灵说“他身上的魔影还未完全苏醒,等醒过来的时候……”

塔灵没有再说下去。

魏知似乎完全没有听出来塔灵的言外之意,他只是平静地说道“就算是一丝希望,我也会抓住。”

他没有退路。

“昊天诀在另一个小世界中。”塔灵出声道。

程寰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松口,不由有些诧异。

塔灵没好气地道“我只是说在什么地方,没说你就能学会。再说了,主人说过,昊天诀并非他私藏,但凡想学之人,都可以学。”

凌霄狐疑地道“那岂不是所有人都能学会了?”

“呵呵。”塔灵刻薄地笑了两声。

凌霄被他笑得浑身发麻“什么意思?”

塔灵回想起那人告诉自己的话,笑了笑,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哪有这么多天赋异禀之人,修真界里还不是傻子多,特别是正道中人。”

洗耳倾听的其他人纷纷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程寰倒是勾起了唇。

别的修士有什么绝世功法,都恨不得藏着掖着,生怕别人学去了。

这人倒是一副“你们都不如老子聪明”的样子。

程寰抬头朝着头顶上方看去,她倒是忽然间很想去第九层见见那个人留下的灵识了。

她知道,自己就算上了第九层怕是也见不到真人。

不然的话塔灵也不会被那些魔影挤到最下面一层。

“但这一层的小世界这么多,我们又要去哪里找?”凌霄问。

“不知道。”

“没点线索或者提示吗?”

“没有。”

“那靠什么找?”

“缘分。”

“……”

凌霄默默站回程寰身后“你自己努力吧,我对这什么昊天诀也没什么兴趣。”

“不急。”程寰想了想,她倒不觉得塔灵是在诓她,从黑塔主人的行事作风来看,他确实很有可能搞出“随缘”的东西。

她能破解天灵阵之后,这一层的小世界对她而言已经没用太大作用。

至少在第九层,程寰现在可以说是来去自由。

沉吟片刻,程寰看了看还在昏睡中的白芜,突然对塔灵露出了一个诚意满满的笑容“前辈。”

塔灵被这一声前辈叫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他结结巴巴地问道“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