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上出现认亲事件。别说现场的宾客,当事人也觉得很突然。兴隆珠宝的招牌也是这个城市的一张名片,安以心本来就够传奇的了,现在居然成了潘家的孙女。

安以心一时无法接受。双眼茫然的看着俸三,现在全世界在她眼中都不及俸三的一个眼神。

“以心,没事,我们先办正事。”

俸三说完后看向白芝兰又看了看梅雪,“诸位,今天,无论什么事,我想都应该以遵循死者为大吧,先让以心把葬礼办了,今天这里是安家说了算。”

潘老太太点了点头“今天这场合本也不是认亲的场合,我之所以公布这件事,是不想白家咄咄逼人,也给其也人一穿上警告,别欺负以心。今天当然是死者为大,我来这,也只是给这孩子撑腰。”

白芝兰本来也就是打算来恶心安以心一下,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只能退一步。“当然,谁也不敢欺负潘家的人”。

“以心,今天我来就是来送伯父一程,没其他意思。”韩三平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安家的事,不需要谁来撑腰,也不允许谁来乱。”安建华声音响起,安以心看向他,他对安以心说:“以心,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小叔在呢,我看谁敢乱。这里还是安家说了算。”

韩三平上了香,便离开,他知道,他留下对安以心来说是一种煎熬,白芝兰和冯司康也是上了香便离开,潘家在场,他们是不敢闹事的。梅雪始终坐在一边,不说话。

安以心身心俱累。俸三在她身边一直陪着,李沁时不时扶也一下。看着她憔悴的面容,心疼不已,加上今天出的事,真的是太突然了。

入夜了,潘小宇把潘老太太送回了家,柳青扬也在安建华一再劝说下,带着安安跟着大东回幸福里了。

人散了不少,安以心坐在灵前和俸三要了一支烟。“爸,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抽烟,可我心里太难受了,先是我妈,然后奶奶,现在你又离开我了,是我是我的命太硬了?和你们相克啊?爸,我太想你了,都没好好陪过你,我一直想成为你的骄傲,最后却成为了你的负担,现在还害你丢了命——”说着,说着,泪水又流了下来,俸三什么也不说,只是递过纸巾。

安小宇想说点什么,安建华拉住了他,“让你姐想说什么就说吧,她得发泄一下,不然会出问题的。”

“对,让她好好发泄下。”俸三也说道。

安以心抽了一口烟,吐了一口烟,接着说:“我倒底是谁家的孩子啊,爸?潘家说我是潘家的孩子,你们说我是姑姑的孩子。我是不是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啊?”说着,安以心微微仰着,一脸负气的样子,“爸,你都不给我一个解释吗?你不是最疼我吗?你就这样躺着,像话吗?你再不起来,潘家要来抢我了——”说完,安以心双手环抱着肩膀,泣不成声。安小宇走到旁边一把搂过安以心。

“姐,我在,我在呢,我一直在,我会照顾好你和安安的,你永远是我姐姐,是安家的女儿,别怕,我在。”安小宇眼圈也红了。

安建华等安以心哭得差不多了,走到安以心身边。“以心,甭管今天发生什么,你是我安家的孩子,叔会给你做主的。平静一下,我们来说一直明天的流程。”

安以心抹了一把脸。“二叔,放心,我不会倒下的。我会好好的,我还有妈妈要照顾,还有安安,我不怕,我有你们。我听你的。”

俸三没有说话,一直在旁边听着。李沁回家看了下孩子,现在又过来了,手里端着粥。

“以心,喝点粥吧。”

“我不想吃。”

“姐,你必须说点明天还有很多事。”安以心没有再固执,抬过粥,喝了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