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原来还可以这样操作?小城儿你好厉害呀。”

“嗯,以后有用着不方便的东西,尽管让我来。”

薄孤城手把手地教席祖儿玩电话手表。

这蓝血表皇是他亲自参与专门设计的,全世界没人比他更精通。

不远处刚走到楼梯口的施工总监,冷不防看到了这一幕,吓得一哆嗦:妈呀,薄爷还真真真有女朋友?不是江湖传言说薄爷行动中那个那个受伤了,不能近女色吗?!

他见鬼似的跑出去给南宫墨打电话汇报。

电话那头,南宫墨语气冷漠:“封三天,呵呵,薄孤城你好大的胆子,在我头上动土。”

“四爷,不止如此,他还带女朋友来看我们的宫殿了!”

“女朋友?”

“对对,就是一个穿着白长裙的女孩子,仙女一样怪好看的……”

电话那头南宫墨语气骤然一紧:“白裙子?拍照片来看看!”

“四爷,您等等,我试着偷拍一下,不然当着面拍照,薄爷肯定把我和我手机一起打残……”

南宫墨霍然起身:“不必拍了,我亲自走一趟。”

他要找的白衣少女,居然在薄孤城手里,呵呵了。

==

席祖儿用了薄孤城教的方法,三下五除二,就把长长一段信息敲完,发给了席如宝。

“小城儿,那我们继续往下看吧。”

“好。下面,据说有个房间很有趣。”

沿着白玉台阶走到下一层,视野变得非常开阔,尽头是一间超大的卧室。

她的龙宫可没有这一层摆设,这是设计图上后加的一层吧?

席祖儿好奇地拨开珠帘,走进去,眸光转了转,回头问薄孤城:

“小城儿,这就是你说的……很有趣么?这吊床上的锁链是什么呀?还有这个大木马为什么摆在卧室里?唔……这边怎么还有个双人秋千,还是相对而设,这两个人面对面荡秋千不会撞在一起么?”

面对席祖儿一连串的问题,薄孤城此刻脸颊发烫,目光根本不能直视那些奇形怪状的“摆设”。

该死的,南宫墨那老不正经的东西,在地宫里摆放这些男、女、合、欢之物做什么!

没得把他家小女人教坏了!

他别开眼神,拉着席祖儿往外走:“这设计师脑残,不用理睬他。你先看下一层,我接个电话。”

顾景焱跟在后面,看了一眼薄孤城古怪的脸色,又看了一眼卧室内,脸也跟着更红了。

姓薄的,是你主动提议来这里的,要不正经,也是你不正经吧!

那些椅子啊锁链啊床啊木马啊,只要是稍微看过一点小片片的男人都懂的,你装什么装。

偏偏席祖儿还眨了眨眼,一脸纯真地拍了拍他肩膀:“小焱,你不是最喜欢研究奇葩的文物了么,你怎么不进去研究?”

顾景焱喉结滚了滚,闷声闷气地道:“都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是薄孤城少见多怪罢了。”

为了证明他见过这等世面,顾景焱硬着头皮提步进去转悠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