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啊!”

“以洛丹伦联盟之名!”

“杀光那些该死的绿皮!”

从达拉然城的城门,一片火红色蔓延开来。

兽人上演过绿潮,现在是赤潮的高光时刻了!

趁着空军超水平发挥,一举以大炸逼开路,打爆了达拉然城南几个兽人营地的营墙,让大批兽人陷入混乱,老早调集到达拉然城的血色十字军团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莫格莱尼、阿比迪斯和白银四圣组成最强劲的冲锋箭头,这六个金光闪闪的人形高达,本来就不虚任何兽人强者,何况是兽人大面积混乱的情况下?

三万身穿红白相间盔甲的士兵,带着五万达拉然步兵团和一个三千人的法师团,直接a了上去。

坦白说,这不是麦当肯的计划,纯属洛萨的临时加戏。

大军老早就驻扎在城里,只不过洛萨打了招呼,若是空军成功,就顺势a上去罢了。

这场出乎奥格瑞姆意料的冬日攻势,真的打了兽人一个措手不及。

兽人最近停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就是因为后勤跟不上,需要从南大陆运来大量肉食,偏偏海路不通,萨多尔大桥又成了瓶颈。

缺乏运输调度常识的兽人,经常在桥上塞车塞人。

机缘巧合下,洛萨组织的反攻……成功了。

仅仅三个小时,他们就打掉了达拉然城外超过20个氏族的营地,粗略估计杀敌十万以上。

若不是祖鲁希德的龙喉兽人骑着更多的飞龙过来,场面上一度压制了联盟空军。莫格莱尼还不想撤呢。

中午时分,对兽人营地放了一把火,将营寨烧掉,连兽人囤的冻肉都用马车拉走之后。这里彻底成了空军的舞台。

另一边,鹰巢山。

温蕾莎和瓦莉拉精致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惊,就算麦当肯跟她们说过,主战场会弄出大动静来吸引兽人空军的注意力,可这个‘大动静’法,连四十公里开外的鹰巢山都能听到南方传来的炸响,这就太夸张了。

对此,麦某人淡淡一笑废话!三万金币一发的大烟花,好像奥特兰克那种穷逼,武装两个万人军团都足够有多了。

要不是碍于材料限制,沙雕玩家无限丢炸弹都能把兽人百万大军炸没了。

大规模轰炸这种事,最吃军工水平了。

估计兽人不会猜到,麦当肯就是一波流,好长时间都憋不出更多炸弹来。

这就足够了。

五人带上所有装备,骑上狮鹫起飞。

为了避免兽人察觉,他们会绕一个大圈,首先自西往东穿过整个辛特兰地区,然后转道往南,在已经沦陷的阿拉希高地的东侧外海上绕过,在分隔南北两块大陆的海峡口东面通过,最后在夜幕降临前找到格瑞姆巴托要塞,悄然在东侧潜入。

这时间必须计算准确。

这可是相当原始的时代,若是晚上没有月色,高空看下去就是一片模糊的山脉。坠机什么的倒不至于,狮鹫自己有判断力,就是找不到目标,这特么就尴尬了。

坦白说,骑马和骑狮鹫,统统是看着帅气,坐着受罪的典范。

就算老早给自己的狮鹫鞍加装了弹簧和棉花,狮鹫高速振翅时的上下颠簸,很容易让人把早饭都吐出来。

滑翔时刮过的狂风,足以让人一开口就脸皮像个包一样鼓胀起来,变成相当可笑的样子。

有风行者在,不必担心找不到风潮。

只是为了躲过巡逻的飞龙骑士,几乎在看不到海岸线的地方飞翔,总让人有点忐忑不安。

其实,四人的担心是多余的。

没错,这个时代的地图就是最原始的平面图,什么海拔都不会标注。

没去过当地,往往去到才发现跟自己想象中差老远了。

奈何麦某人自带系统。

这个平行世界就是游戏的放大版,就算距离和尺寸不对,至少地形轮廓是接近的。

而且,只需要额外败家500金币,就能有一份系统对照他记忆打造的完美3d地图,堪称当世‘北斗导航’。

在四人担惊受怕中,到了地方的麦当肯一个招呼,全体转西。

正好是晚上六点半,天色开始昏暗时,他们无惊无险地到达了位于湿地东侧高原上的格瑞姆巴托山。

一路过来,除了温蕾莎眼尖,发现两条九公里外的红龙远远掠过,几乎贴地飞行的众人,可说是无惊无险地抵达指定地点。

众人将这些受过良好训练的狮鹫藏好。

正常来说,这些狮鹫除非是留下的干粮吃完,饿肚子了,否则它们不会乱跑。

库尔塔兹对麦当肯竖起了大拇指“斯坦索姆公爵的情报真厉害,感觉我们是绕过所有防御,穿透迷雾,直达要害关键啊!接下来就让我来带路吧。”

兄dei,感觉像不像【神枪手】?可以直接锁定敌人哦!

麦当肯“请!”

众人最佩服麦当肯的,还有各种细节,比如分发给他们的斗篷。

这件宽大的斗篷没有任何附加属性,它唯一的优点就是迷彩的。斗篷的颜色跟格瑞姆巴托要塞的山石完全吻合,别说在高空看下来,就算来到三、五十米的距离,只要人蹲下不动,看上去就跟一块大石头没啥区别。

四人都用了,唯独盗贼不需要,阴影力量发动的【潜行】可是更高级的光学迷彩,正常人不走到两米范围内,连那迷离的光线折射都无法察觉。

“如果那些绿脑袋没改动要塞结构的话,就在那里有要塞的一条暗道。”库尔塔兹用粗短的食指,指着5百米开外的山腰的一块看上去不起眼的大石头。

“我先探路。”瓦莉拉话音落下,窈窕的身体仿佛融化在空气中,整个消失了。

罗宁扬了扬手中一个坠饰一样的魔法物品“这是我老师给我的。它能隔绝兽人术士邪恶魔法的探测。当然,同时也隔绝了肯瑞托议会跟我们的联系,接下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库尔塔兹扛着盾牌和短柄战锤打头阵,罗宁第二,手持火枪和长剑的麦某人第三,取下战弓,把箭轻轻搭在弦上的温蕾莎殿后。

-----------------

ps:11月1日凌晨,大概0点10分左右本书上架,首日更新大概是10更两万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