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顾雷独自一人走在校园内,浑身寒气森森。旁人避之如蛇蝎,无人敢来挑衅。

尽管他隐藏了部分实力,但这学校里的猿人学子中,达到强骨境六阶的也就仅仅狗牙一人,连五阶的都屈指可数,又怎有普通学员敢随便出手。

至于贵族学子们,则自然不会屈尊降贵,不然到时万一冲突起来,赢了不光彩,大意输掉更是丢脸。

然而,骑士团的其他团员就没那么幸运了。

顾雷一边用精神力扫描路况,一边在大脑里观看从冲突地点传回的影像,心里的邪火越烧越旺。

原来,骑士团的团员大杯在骑单轮摩托去吃饭时被人故意撞倒,可对方却反污蔑是大杯故意撞他。那人不仅装作一瘸一拐地推搡大杯,还出言侮辱,甚至厚颜无耻地索要高达1万贾比的赔偿,可恶至极。

顾雷连忙让在附近的小石头带人前去支援,而对方也找来学生会的风纪管理部,并伙同周围同学一起污蔑骑士团的团员。

令顾雷感到异常火大的是,围观者竟众口一词地颠倒黑白,叫其他团员也恨得牙痒痒。

小石头赶忙提出要查监控,没想到,附近所有摄像头居然都无巧不巧地被什么人或物挡住,一个都没遗漏。

显而易见,这是一场精心预谋的陷害!

顾雷无奈,只得命令大杯道歉,认罚赔钱,赔偿金由大家来凑。

万万想不到,对方竟仍不依不饶。

学生会居然以骑士团团员持续狡辩、不思悔改为由,把罚款金额一口提高到整整2万贾比,毫无商量余地。

顾雷闻之大怒,立马转向赶往现场。而其他团员亦皆感义愤填膺。

被污蔑的大杯更是无法接受,一个大男生差点就委屈得要掉眼泪。

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知道,他不过一个有妈生没爹管的平民孩子,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

顾雷怒上加急,忍不住通过心界大骂道

“哭什么哭,你还是不是男人?这钱又不用你出,你哭什么哭!”

他觉得大部分罚款主要由有家臣津贴的自己出,自己才该是最痛苦的那个。而他自己都没哭,手下的弟兄哭什么哭?这不是给他丢人现眼吗!

大杯则在心里回道

“可是,大哥,我觉得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大家!”

顾雷一听,不禁鼻子又有点发酸。

“这关你什么事?明明就是对方恶意构陷!至于赔偿,都是兄弟,有啥好说的!而且这点钱对你大哥我来说算什么?分分钟给大家赚回来。你赶紧给我打住,否则别说是我兄弟,我丢不起这个人!”

“是!”

大杯最终面容扭曲地强压住眼里翻滚的泪水,并低头尽力掩饰眼里密布的血丝与翻涌的杀意。其他骑士团的团员亦竭力保持克制。

最后,事情不免闹到女武神骑士团的直属长官——校长日耳曼侯爵那里,2万贾比实在不是开玩笑。

但因为监控被对方操纵,日耳曼侯爵也只能采纳了现场绝大多数学生的证言,也就是对方的说法,判定大杯负主要责任,连罚金都没降。

对方此次不仅处心积虑,更是来势汹汹,是真把自己人的腿打折了才来“碰瓷”的。

他们程序严密、手段狠辣,誓要给骑士团一个刻骨的教训。

最后,顾雷内心又是愤怒无比、又是警惕不已地将2万贾比的罚金一分不差地缴纳给学生会的风纪管理部副部长欧文。

欧文趾高气扬地收起云付款码,而顾雷内心其实痛到滴血。

2万贾比里有1万多的从他口袋里掏出来的!

且这10000贾比他原另有重要用途,自己都舍不得花。

再之后,欧文还故意背着顾雷大声说道

“走,兄弟们,今天我女朋友生日,我请大家吃吨好的!”

“好,谢谢欧文大哥!”

“谢谢学长!”

“学长好有男友力啊!”

……

学生会一方的大批人马得意洋洋地哗然离去,而骑士团的十几个人则在原地咬牙切齿。

大家或看着地板的、或眯着的眼睛里皆有掩饰不住的恨意。

真是欺人太甚!

事情结束后,日耳曼侯爵特意把顾雷单独留下来,语重心长地说道

“顾雷,我知道你们心里很不服气,或许对我也有几分恨意,可民主就是这样的。民主从来不是所有人的民主,而是多数人的民主。我希望你和其他团员都要学会少数服从多数。因为在全国范围来说,你们,乃至是我,都一样属于多数,总归是要受这貌似不公平的民主庇护的。”

顾雷一脸尊敬地鞠躬行礼道

“您和您的女儿都对我等有大恩,我等报答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对您心怀怨恨!请您放心,我等一定会努力适应,好叫其他贵族学生能安心接纳我们。”

日耳曼侯爵不置可否地说道

“是嘛,那就好,你可以回去了。”

“是!”

顾雷敬了个礼后便转身离开,而日耳曼侯爵则放下笔,看着合上的门露出复杂的眼神。

他相信顾雷的前半段话应是发自真心,但对顾雷的后半段话保持怀疑。

他掌兵多年、统兵有方、官至司令,像顾雷这样年轻有为的少年兵他见得多了。这样的人哪个不是心高气傲,哪受得了这样的委屈。

不过他亦无心生芥蒂。

那样的少年兵,他见得最多的时候是在一战。

如今再见,他心绪翻涌难平。

“国难将至,这群少年郎却还在为这些细枝末节而大动干戈,诶——,总统的暴行能够得到那么多人拥护,我们自己的确难辞其咎!”

……

“这样他们觉得够了吗?”

“怎么可能?大杯只是骑士团的一个普通成员,不够有代表性。”

“还不够,可恶,他们非要见血才能满意吗!”

“不一定是要见血,但需要一些有代表性的人遭殃,这样才能起到他们想要的震慑效果。”

“什么样的人,我?”

“你应该是安全的,你是骑士团的副团长,是骑士团的脸面,他们还不敢在女武神骑士团的脸上留下显眼的伤疤。”

“哼,内脏等看不见的地方就行了?”

“是!”

“……,诶,那他们接下来的目标就只有小石头、维塔利或狗牙了。”

“估计是。”

“……,小曼还没心软?”

“应该快了。”

“你估计他们还能封锁校园多久?”

“也应该坚持不了几天。再持续下去必会招致总统派情报系统的窥视。而贵族内务委员会的特务们向来神通广大,还神出鬼没,他们现在大概也正提心吊胆呢!”

“所以你的意见是我该接着忍?”

“呵呵,我的意见,不是关键吧!”

“哈哈,如果仅仅是忍,就算忍过这次风暴,他们迟早也会再次卷土重来!他们想看的并不是我们忍受痛苦的姿态,而是要我们被痛苦击垮,然后向他们跪地求饶,对不?”

“……,对!”

“……”

“令你们痛苦不堪只是手段,要你们乖乖屈服,才是目的。换句话说……”

“什么?”

“即使是在卡缪拉,实际上,贵族也一直不是在领导国家,而是在统治国家。而他们现在这么做,其实并不是为了解气,而是为了巩固统治。”

“……,好吧,反正,我们不能光忍,我们还得适度反击,不,是必须在他们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那种短短十天半月就会屈服的人,他们才会迫于外部压力知难而退。”

“可你们行吗?不说别的地方,就你们宿舍楼外,你们知道附近有几个监控探头吗?”

“……”

“看,你们连宿舍附近有几个监控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说这些监控的详细位置。那么我保证,一旦你们反击,到时他们挑衅你们的画面没有一帧会被记录下来,但是,你们挥拳的画面,却绝对会细致到连一个眼神都不放过。”

“……”

“我说过,这是他们的校园,在这里他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别说这里的大部分学生,就是那片音乐教室外的听声喇叭花,他们想让它们朝东开,它们就不敢朝西开。”

“……”

“顾雷,三思而后行!在他们的统治下,除了屈服,你们没有任何别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