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看书 >  黄金农场 >   第95章铁门大郎

他带着那一背包的东西慢慢的在这个地方走了几百米之后,抬起头看着那些上面一堆青苔外加野草地方,按道理来讲,这种地方应该不会有这么多的野草的,也许是那种可以是因为黑暗的植物。

边走边想着那些地方到底是不是往前面去?这种下水道联通的地方一般是很多的,尤其是这种大的下水道了。接通的还有可能是好几个大的下水道。

换做是别的地方的话,比如是三四线小城市,应该还没有那么复杂,但是这里是东京,曾经或者是现在都是亚洲第一大都市的东京。

“唉,怎么这么久了,终于找到了。”楚天泽拿着手机,看着面前的那一条下水管道说道。

按照定位,这里的上面就是通往天狗家族私人赞助的一家科研所的污水排管道,按照判断来讲,这条管道足够一个成年人向上爬了。

幸好是排管道,下面也没有人来小时监督。

楚天泽在确认了一下哪一根排水管道是主要赶到之后撬开了那管道外壳。在努力了一下之后带上准备好的呼吸头盔爬进去,身上粘黏着那一堆的污水还有一大堆不可名状的臭烘烘的东西。

“搞个情报运输,现在弄得像是《肖申克的救赎》,说实话只要是在华夏国内的话,给我块钱一个小时,我都不想干了。”楚天泽在管道里面就像是一只虫子一样,两只手艰难的在前面爬着。就算是戴着头盔在这发酵的超级臭味也能够钻进来给他的鼻孔造成酷刑,说实话,这就像是逼着你纹那一种烂了几天的鱼一样,而且还不止一条,是成千上万条在你周围。

不过也幸好比较通畅的管道没有那些堆积的物品卡在那里,不然的话到时候要退回去,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楚天泽就这样子坚持了几十米,卡到一个管道出口之后,看到了一个很大的蓄水池,应该是用来暂时处理一些还不达标的废水的地方,看来下面才是考验人的时候。

“啊,我来了呀!”楚天泽在心里大吼一声,钻出去之后就翻滚的跳了下去。

在几米高的管道处翻滚了几下之后,像是一个失败的跳水动作一样,直接就摔到了水里面,然后直接就潜入了那一堆废水里面,一米多深。

在那一堆废水里面翻滚了几下之后,他成功的在那一堆废水蔓延到他嘴巴之前爬了上来,在那里,大口子呼吸着空气,虽然这一堆空气并不是很让人愉悦,而且还夹杂了一堆臭味。

楚天泽在之后发现这应该是一个圆球,空心胀的蓄水池大概有十几米的半径,只有一条用来检查的阶梯可以从这里上去。

他猎手猎脚的爬到了阶梯那里,脚部放松的非常轻松,不过还是非常小心的靠着墙壁那里慢慢的往上爬。

等到爬到上面之后,靠近了哪一个门口那一边将耳朵贴在那里轻轻地听了一会儿,在确认外面应该没有人之后楚天泽开始尝试打开门,也幸好这种一般没有什么人愿意来的地方是没有上锁的。

就像做贼一样,打开的那扇门之后,轻轻的探头,左右看了看,确认了一番之后发现应该没有人,就出来之后转身把门关好。

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普通的下水道员工准备进入工作的地方,地方不大,也就几平方米而已。

那一扇门也没有上锁,他走过去轻轻的扭了一下那一个锁确认了可以直接出去,像刚刚做贼的动作一样,确认了一下之后就跑了出去,因为在这种地方可不能被发现啊。

这个地方走出去之后发现有一堆的消防标语,看来应该是连通着应急消防通道的地方,在经过检查一番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摄像头之类的东西。

楚天泽带上个那一副墨镜,看了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像拍电影一样博物馆里面会有的红外线。事实证明他想太多了,因为消防通道里面应该不会有这种东西。

“去看看下面有什么东西。”上面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这里的保安人员,每天的工作负责检查这里。

楚天泽看了看周围,发现这个地方是最底层的楼层的,要么就倒回那个下水道的房间里面去,要么就往上面走,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那个保安也快来了。

楚天泽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的两个人。一个是正在往下面走的保安,还有一个是站在那里看着保安的一个人。看样子那一个叫保安来做事的人应该是一个管理人员。既然这样子的话,那么应该可以用那个。

“系统帮我换几件跟那个管理人员差不多的衣服,谢谢。”楚天泽想起来了,系统可以有换物品,前提是你有足够多的种植点,可以买。

“先生,请支付种植点,谢谢。”系统还有一些像奸商一样的声音响在了脑海那里。

“什么,一件衣服你要我种植点?拿来换同样多的番薯,我可以拿出去卖差不多万,现在你跟我说那套衣服值万,你把我当小孩子啦?”楚天泽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个家伙是这么的奸商,而且还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搞奸商的。

“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而且这里只有我一家店,可以说是童叟无欺的明码标价哦。”抬头看着那个保安,拿着检测仪器,对方的腰间似乎还有一把类似于手枪的东西。

“好,你个系统你给我等着,现在我先吃你一次亏。”楚天泽有些不爽的把那件衣服换过来之后又把现在自己身上这一套臭烘烘的装备给换了下去,储存在随身空间。为了以防万一,他把自己的手枪给上了膛,放在口袋!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慢慢的向上面走去。一个高管人员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下面这一个连安保人员都不太想来的地方,怎么想都很奇怪。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像做的事情不太想被人发现一样,关键是要摆出一个领导架子。

想着自己是一个有身份的领导,之后,楚天则沿着这一条看起来有一段历史的楼梯慢慢向上走。这里的扶手都已经有点脱漆的感觉了,墙壁如果不是涂了胶的话,有可能早就已经脱墙皮了。

这里的灯泡都是节能灯,可想而知这个地方到底有多么不常用,慢慢的走上去之后,保安似乎也发现了,下面有人谨慎地把手放在了腰间那里。像是猎手一样,悄悄地往下面走着,发现居然是一个穿着高管衣服的人员,就没有这么紧张了,而是保持着一股尊敬的态度,慢慢走过去,等到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突然叫了一声“您辛苦了,长官。”

这一叫直接就差点吓得楚天泽抬头了,但是他还是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点了一下头之后慢慢的往上走。

保安看了几眼这个领导之后,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没有去问对方,而是慢慢的往下面走着,自己的工作就是下去看,看房门那一边有没有什么异常,如果有什么异常的话,直接通过通讯器通报给上面负责的保安人员,让他们派人下来修理或者是处理别的异常。

楚天泽一直往上面走着,到了上面门口的时候,发现还有两个保安在那里。那两个保安在看到他这张有些陌生的脸折哦都有一点紧张,但是又看到了他身上这一身衣服之后就放下了戒心,让他慢慢的走了出来。

楚天泽说实话比他们还要紧张,这个是做贼呀,一旦被人识破,那就是一顿乱打,然后外加一脚踹出门的,而且那还是最轻的处罚,谁晓得在这样的地方会不会直接就就地处决了呢。不过这种时候慌是没有用的,他又在那里不停地催眠自己是一个领导人物,在那里对着旁边的两个人微微点头之后就往外面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