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看书 >  火云崖 >   61.焦点

问题回到了初始点。只是这一刻,场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

虽然仳离一行人来到消云岭,直至此刻还没有明言他们此来的目的,而雪宫方面和夜罗王一样没有说明他们来消云岭做什么,但是即便不说,每个人都知道彼此来这里的初始目的目的并不是像仳离这样轻描淡写地说的“我们来这里,原本就是来看看消云岭收的这一班魔族子弟的”,而是另有图谋。

从古到今,有谁听说过仙灵派手魔族子弟为底子?

而且,打破这一规矩的,不是什么下三滥的仙灵派别,而是现在人间风头正盛的消云岭书院!

要知道,消云岭可是当今朝廷插足仙界的一枚棋子,其动向十有都能透露出来当今朝廷对于人、仙、魔三界的态度!如果允许魔族子弟进入消云岭书院学习,这是否说明了当今人间朝廷即将改善对于魔族的关系?如果人间朝廷的态度发生了变化,那么结果可能不只是目前看到的这么简单,这有可能就是一场人、仙、魔三界大战的开端!

每一个经历久世的存在,都看得到这后面的危险和机会!

所以,大家来到消云岭的最初计划,不用说都是来问问消云岭,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是,还没等他们问出口,江入云的“拜师”、“仰慕”之言,硬生生将责难变得犹如雾中景色一般让人看不透。

如果人间朝廷的确是如同江入云说的那样,是用胁迫手段将江入云等一众魔族弟子拘押在这里强制他们学习的,那么这事情就变味道了。强行教化魔族子弟,实际上等同于干扰魔族的未来,让他们在未来无法脱离朝廷的掌控,既有利于朝廷对于人间的掌控,也有利于削弱魔族的未来,这倒是有利于加强仙族和人族的存在,那么这事情就会变成一件好事,自然霹雳等人也就完全操闲心了,所以消云岭反而没做错事,反而成了仙族的帮手!

而方才徐元的那一巴掌,则让这个结论变得呼之欲出。

在这种情况下,仳离、雪宫和夜罗王一行人的担心则看起来多余了。

那么仳离此刻的态度则更为让人关注,江入云叩拜的是他,魔族平常老百姓家中供奉的既然也有他,那么他会接受江入云的拜师请求么?

从平等性上来讲,既然消云岭徐元可以接收江入云一行为学生进行约束,为将来削弱魔族来教授这些魔族子弟,那么仳离这些道行高深的成仙之人将他们收为弟子来进行约束又有什么不可以?

在这种情况下,徐元的反应就变得十分可以理解了。

作为人间朝廷倚重的书院,他怎么能将这份荣耀拱手让人?

还有一个问题,仳离是否真的看得上江入云这一行魔族子弟?

作为仙人,自然智慧都是极高的,或许大家刚才看不出对于这个问题仳离持什么态度,但是从夜罗王的话上面却可以揣测到目前他的态度。因为夜罗王的话十分耐人寻味。

夜罗王说,这些魔子不太适合练仙法,只有江入云身上没有丝毫魔力或许有些希望。

既然这些小子们在他眼里不入流,那么他来这里做什么?他刚才干嘛还要跟碧波仙子过上一两招?

对于夜罗王这样已经在这个世界处于顶峰的人物来说,难道他会看不出来这些魔族子弟的价值?所以,他方才说的话十有得倒着来理解。他这么一说,即便是仳离刚开始没有注意到,现在也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魔族子弟的资质并不是太差,收为弟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还有,仙派人物大多修炼的是仙法,但是怎么可能不懂魔法?不懂魔法和仙法的方方面面,如何能成为修炼有成的仙人?仙法虽然跟魔法的修炼目的可能不同,但是在场的人物都是修炼有成的仙人,大家却都对于仙法和魔法的修炼途径驾轻就熟,教几个魔族弟子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事,因此,抢他消云岭两个学生做弟子又有什么不可以?

看得出来,仳离对这一众魔族子弟也有些动心了。

“诸位请听我说!”徐元声如洪钟,带出一道音波,夜空中游离的灵力乱流,天空重回深黑。所有人对于夜罗王和东海诸位仙人之间的小插曲的关注重新回到了消云岭这边来。

徐元重又回到了场中,冷冷道“诸位请听我说。如果各位来这里是要互相比拼一番的,消云岭既不是海外仙山,也不蛮荒之地,这里只是俗世帝都俯瞰之下的一个人将书院而已,既无法承载各位比拼的破坏力,也无法满足各位一展身手的要求。方才大家也都看见了,各位随手的一招一式,都具有毁天灭地的能力,所以如果大家要比拼实力,尽可以选择一片大好河山去破坏,我消云岭学生众多,可承受不起众位的抬爱!”

“嘿!这是在赶人么?”安静了许久的乌眉和尚又跳了出来。“我们都是山野粗人,在这天地间野惯了,徐道长的地方……我们尚是第一次作访,我们还没四处看看呢怎么能走呢?别的不说,光看看你这里的这座城堡就很独特,不如让我们好好参观参观?”

徐元脸色变了三变,看起来硬是将一口气压了下来,看得出来,他这个应该是在官场混迹久了之人,今天是真的怒上心头了。他硬是将一口气压了下来,然后面色如常道“乌眉大师过誉了,我消云岭的长处并不在于房舍天地,而是在于教化众人,我书院从建院以来培养出里众多的朝廷名臣和仙界大师,所以大师要想参观,何不等改日我邀请众位师兄弟们齐聚书院,与大师切磋切磋?此时正值朝廷严令执行期间,又是夜晚,学生们也都在修习,如果闹出大的动静,恐怕于各方面都不好交代,所以请大师见谅,此时无法让大师尽兴了。”

仳离也不想在此话题上纠缠了,眼睛继续扫视着站在平台上望着天空的一种魔族子弟,道“大师,今日我们来不是围着这问题的。”转而又对着徐元道“徐道长,话到此处,我也不想我们今天在别的话题上纠缠了,我们今天来这里,原本就是为这些魔族子弟而来的。既然刚才这少年说了,他愿意跟着我,不知徐道长的意见如何?嗯……魔族子弟既然能够在你这里学习,那么自然在我们海外仙山上也可以学习,这个不是问题。不过……现下他们都在道长手中,八成会顾及道长的意见,所以,这件事情也需要道长有这个意思才能够拿出来讨论。”

仳离的话一听就是说给多人的。乌眉和尚张了张嘴,嘿嘿笑着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雪宫人道“正是,不知道长什么意见?”

江入云心中大奇。

点微上人不知道在哪里,徐元肯定和点微是一样的,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不会有变化。点微将江入云这一行人带到这里来,学习只是一方面,为魔族未来在朝廷这边奠定基础才是真的,江入云只是狭小撒了个谎,难道这些仙人们就看上了他们这一众魔族子弟?

即便是这些仙人们看上了江入云一伙中的某个人,但他们是肯定不会去的,跟他们去的话可能能够练就一身本事,但是定然会失去与消云岭书院的师兄弟们建立情谊的机会,这与江入云一行人来消云岭的目的有冲突。但是如果真的现在这些家伙们起了收徒的心思,那倒是成了一件麻烦事,如果真的他们跟徐道长认真起来,那今天岂不是要麻烦了?

还有,这些人来者不善,原本的目的就是兴师问罪的,如果今天这事情不能好好解决,让他们有个基本的顾忌,那今后老来这里闹腾,对于江入云一行人和消云岭来说可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此一来,徐元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嗯,朝廷的力量是一个底牌,但是这个底牌目前能有多大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