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郑磊和张蒙已经悄悄地在恋爱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呢;不过于超和他们年龄相仿,所以和郑磊接触的就多,郑磊的手表戴在张蒙的手腕上,他就发现了,追问郑磊,郑磊就说了实话。

其实这也怪张蒙,她有男孩子的性格,喜欢戴男士的手表和饰品,也喜欢男装,所以才要来郑磊的手表的,这样就被人家发现了。

“你们这是啥时候的事情啊?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啊?”卢笛问张蒙。

“没多久,我们从京城回来之后的事。”张蒙的脸还是红的呢。

“呵呵……,你们俩倒是很般配呢,好好的相处;哎呀,这次恐怕我要把你们分开了。”

“啊?为什么啊?你还限制我们恋……关系?”张蒙问道。

“我可不限制你们凉的恋爱关系,我是想让郑磊陪着秋歌去海南去康复治疗;那你和郑磊不久分开了吗?要好几个月呢。”

“哎呀,你把我们都当小孩呢?你和老板不也好几个月不见吗?”

“我们可是恋爱了好长时间的,你们这不才开始吗?”

“就是啊,这要是在那边有人相中了郑磊可咋办呢?”于超也坏坏的说道。

“去一边起,看好你自己的新娘就行了。”张蒙说。

“呵呵……,我们这万无一失了。”

“怎么就万无一失了?你以为晓波姐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啦?等有时间我在给她介绍个帅哥。”

“行了、行了,可别把战火烧到我这里来了,有帅哥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把郑磊当备胎。”陈晓波说。

“哎呀,您看看,他们合伙欺负我。”张蒙向卢笛告状说。

“呵呵……,那我可没办法,人家已经是两口子了,当然要一致对外了。”卢笛笑道。

说说笑笑间就到了市里,把于超和陈晓波送到商场,让他们买东西;卢笛和张蒙来到医院,看了父亲之后,又去找医生询问情况,得到的答案还真是好消息,医生认为秋歌和卢振兴都可以乘坐飞机了,不过建议时间不要太长。

卢笛很高兴,于是给王晓兰打电话,问她最近跟不跟团去海南,如果方便就准备让父母和秋歌他们跟旅游团一起过去。

王晓兰就答应帮着订票了,很快就反馈回来信息,是十一月二十号的,还有十二天,也就是在于超和陈晓波婚礼后的第四天,正好一起走。

和父母说了情况,让他们在安心的在这里休养十多天;然后卢笛她们又接上于超夫妇返回凌渡河。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才进办公室,一个会计就来找卢笛了,把一沓票据交给她看。

“卢总,这是那几个实习大学生的差率费和补助费报销单据,我们不敢做主给报销,您看看吧。”

“怎么了、有不符合标准的啊?他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什么成绩也没有吧?”卢笛连发三问,然后结果单据来看。

“是有个别不合标准,超宇严重,而且违规;他们也没都回来就回来三个人,倒是有一个可以正常报销;这两个的我们不敢报,因为人家是拿着意向性合同回来的,所以虽然超标,但是我也没敢给打回去。”

“签了意向性合同?合同在哪呢?”

“在这里,你看看吧,数量还不少呢。”会计把合同递过来。

卢笛接过来后翻看;这是一份酒品的销售协议,价值是二十万的,白酒和红酒都有订购,但是却要等到元旦以后才能打款、发货;关键是这个东西只是意向性的东西,对方只表达了想要合作的想法,真叫起真来就不算数了。

看看合同落款,是一个偏远城市的一家超市,那边还真是没有自己的销售代理人;卢笛又翻看那些报销的单据,发现只有本市的车票和住宿单据,并没有那座偏远城市的任何票据。

另外就是报销的金额竟然达到了四千三百多元,票据中有一张服务业的收款单据,标注的内容是餐饮、酒水和其他服务,票据开出的单位是一个叫俏玲珑的地方,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因为加盖的公章比较模糊,好不容易才辨认出‘俏玲珑’这三个字;报账人是戴启良和王卓。

这样的票据在公司内部,直接就会毙掉;但是会计看到是实习生的单据,又拿着这样的协议,所以就来找卢笛了。

“报账人在哪呢?”卢笛问。

“还在财务室等着呢,说没有吃饭钱了,着急报账吃饭呢;吵了半天了,我们问他们这个单子是怎么回事,干什么花了这么多钱?他们就说这是商业秘密,不能说;我看他们一定是没干好事,或者是想拿这张票据来报账套钱。”会计生气地说。

“好了,你先回去,就说我要审核完才能报销;哦,能报销的那个给报了吗?”

“也没报呢,都是让这两个人闹得,我们没时间给那个人报销呢。”

“那正好,你也拿来给我。”

“好,我这就给您去拿。”会计转身出去了,张蒙把门关上。

卢笛拿起手机给祝子轩打电话“祝大哥,帮我查一个叫俏玲珑地方,本市的。”

“啊?那是洗浴中心啊,查那里干什么?”祝子轩急忙问,这也就是秋歌受伤了,不然他还不敢说呢,因为卢笛现在绝对不是查秋歌,所以他才直接说出来。

“那边你有认识人吗?帮我看看这两个人在那边见了谁啊?一会我给你发照片。”卢笛说。

“哦,行,你发过来吧,我让人去查。”在本市范围内,祝子轩还是有办法的。

卢笛放下电话,对张蒙说“去财务,把戴启良和王卓的照片拍下来。”

“哦,好。”张蒙答应后起身刚要出去,这个时候就听到门被‘咚咚’的砸响了,声音非常的大。

“看看是谁?怎么这么没礼貌?”卢笛皱眉说。

张蒙到了门口、打开门,但是却堵在了门口问道“你们干什么?怎么这样敲门?有没有礼貌?”

“我们要见卢总,你们公司怎么这样啊?一个小会计就这么牛啊?为什么不给我们报账?还拿卢总说事,那我们就当面问问卢总什么原因?”

卢笛一听,就就知道是谁来了,这个戴启良火气还不小呢,大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啊;卢笛微微一笑,心里有了计较。

“张蒙,让他们进来。”

“哦”张蒙回头看了一眼卢笛,答应后闪开身体。

戴启良第一个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王卓和叫公兴瑞的人,三个人脸上都不太高兴。

“你好卢总,我们找你说点事。”戴启良来到卢笛的办工作前说道。

“为了报账的事吧?有什么要说的?”卢笛和颜悦色的问,然后又说“都坐下吧,有事说事,发火干什么?”

“谢谢,我们不坐了,就几句话,说完我们就走。”

“好,那你们说吧。”卢笛也把脸色沉下来了。

“我想问问卢总,我们的票据能不能报销?还有我们签订的合同算不算成绩。”戴启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说。

“我刚才有点事耽搁了一下子,没有看全你们报的单据,但是合同我看了,这只是意向性协议,不算是合同;不过……”

“您的意思这就不算数了呗?”

“听我说完;意向性的协议也算是成绩,不过还需要继续跟进,落到实处才行;只有签订了真是的合同才能算是成功了,等采购商把钱打进我们的账户,我们才能给你们提成;嗯、你们的报账单有点不合规矩。”

“哪里不合规矩?是的,我们是花的超标了,但是我们是招待客户了啊,您不能让我们把请客户吃饭的钱、让我们自己承担吧?”

“就是啊,我们可是想向客户展示我们公司的实力的,不然他们觉得我们是小作坊,他们就不要我们的产品了。”王卓帮腔道。

“我没说吃饭的费用让你们承担,但是要有正规的票据;另外展示公司实力不一定非得吃饭花钱,你把客户请过来,让他们亲身实地的考察不是更好吗?”

“我们……”

“不要插言,听我说完;我说的不合规矩不是指你们这些票据有多不合格,因为你们是第一次出去办事,我可以原谅你们这些细节上的瑕疵;但是你们要清楚你们的身份啊,你们不是我公司的员工,你们是在魏镇长领导下的实习生;你们该找魏镇长审核你们的票据啊,我没看到这些票据上有他的签名啊?你们这是不把领导放在眼里啊?”卢笛憋着笑说道。

“啊?还要魏镇长审核啊?”戴启良立刻就声音小多了,他也想明白是这么回事了。

“我觉得你们是犯了大忌,这还多亏了我们财务会计没有给你们立刻报账核销,否则魏镇长问起来,连我们都会被他批评的。”

“那、那您把票据还给我们吧,我们去找魏镇长。”戴启良说。

“好,你们先拿回去吧;哦,这份协议先放我这吧,我再看看;小戴,你们要和客户保持联系,尽快让他们签证是合同。”

“卢总,这个客户在他们家乡那边新建的超市,正在装修呢,要等元旦之后才能正式开业,所以才没签正式合同;您放心、我们会继续跟进这件事的。”

“嗯、好;你们第一次出去就能做出成绩,很不容易;不过不要骄傲,还要努力,特别是在个人行为上,要千万做好;不能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这一次就算了,但是以后再请客那可都是你们自己的钱了,我们会在你们提成里面扣除的;还有就是脾气,火气大了就能吓唬住我们吗?我看未必,没有你们的这个合同,我们不还是在正常经营吗?”

“对不起、卢总,刚才是我们不对,我们道歉。”

“好了,你们先去找魏镇长吧,然后再进行下面的操作。”卢笛说完示意张蒙把这几个人送出去。

等张蒙回来,卢笛问“拍照片了吗?”

“拍了,我传给您。”张蒙把刚才拍到的照片发给卢笛;卢笛又转发给祝子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