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不会派人前来追杀,所以我们在路上还是比较安全的,你不必太过担心。”

淳于飞琼说道。

陆平安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以那些家伙的奸恶程度,指不定还想着要赶尽杀绝、斩草除根吧?”

淳于飞琼道“因为蔡阁主和谢阁主出面了,院长也答应看在我爷爷这么多年对学院的贡献上,留他一命,并让其他人也不得私自动手,虽然这并不能保证长久,但我估计近期他们是不会乱来的。”

陆平安道“原来如此。”

虽然蔡阁主和谢阁主向来不参与稷下学院的权势斗争,但终究还是一定话语权的。

他们可能是没办法保住淳于坤的修为,也可能是知道消息时已经晚了,所以才只能在最后让院长手下留情。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愿意冒着得罪齐诸那一方势力的风险,出面替淳于坤说话,就已经算是帮了大忙了,否则的话,只怕后果会更加严重。

淳于飞琼道“那我马上就准备出发了,我会尽量隐藏行踪,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的。”

陆平安道“嗯,千万要小心,照顾好你爷爷,有事及时通知我。”

两人又说了几句后,便结束了千里传音。

陆平安在和淳于飞琼说话的时候,并未刻意回避,因此田和和孟邵元都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田和不由发出一声叹息,“唉,齐诸那家伙和他的走狗们,可真是作恶多端啊!”

孟邵元道“虽说我不认识那个大长老,但也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据说他还是挺德高望重的,而且也曾经帮助过陆兄,这样的一个人,应该不会太差,可居然被废了,真是可惜……”

陆平安道“大长老对我有恩,当初在稷下学院,要不是有他帮忙,我可能早就被齐诸那些家伙给害死了,所以,他如今所受的苦难,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些人加倍奉还的!”

田和伸手拍了拍陆平安的肩膀,道“那姑娘有句话说得很好,修士报仇,百年不迟,慢慢来吧,不急于一时,眼下,我们还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齐诸那件事情上才行。”

陆平安点了点头,道“没错,一个一个来,我总会把那些渣滓给清理干净的。”

孟邵元道“不过话说回来,那个淳于姑娘可真是厉害,她好像也才十岁吧,竟然就已经突破到了元阳境,这就是所谓的人比人气死人啊!”

田和道“而且人家还是和陆贤弟一起去过雪原的大英雄,从各方面来说,她都是天之娇女、人中龙凤,而这次她过来了,也肯定能够帮上大忙。”

陆平安道“英雄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我们为东大陆做出过再大的贡献,在某些人眼里也是一文不值,我们在雪原赌上性命,拼尽全力地去奋战,结果回到东大陆还没几个月,就受到了这样的对待,有时候想想,真是令人感到心寒。”

田和道“齐诸他们那些狼心狗肺的家伙,终究会遭报应的。”

陆平安目光一凝,道“当然,老天爷不惩罚他们,那就由我亲自来惩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他们三人聊了一会后,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修炼。

此前陆平安刚回到云剑门不久,就把修为境界提升到了超凡境五重。

而至今两个月时间,陆平安已经把超凡五重的境界状态,领悟、掌控得差不多了。

于是,这次陆平安就毫不犹豫地唤出了几百颗地阶上品兽核,对其展开吸收炼化。

直到消耗完七百多颗地阶上品兽核以后,陆平安的修为境界才得以突破,晋升到了超凡境六重!

但他并未就此停止。

两个多时辰后,陆平安稍微适应了一下超凡六重的境界状况,马上又继续唤出兽核和灵石,进行吸收炼化。

这一次,陆平安耗费了一千多颗地阶上品的兽核,便将境界提升到了超凡境七重!

之前陆平安在白泽国的那座水下地宫,得到了大量的兽核和灵石,后来回到东大陆后,又获得了大量的奖励,所以在修炼资源这方面,他是一点都不用担心的。

若非如此,按照他这种消耗量,也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承受得起的。

其实,步入超凡境之后,每一重小境界之间的差距都很大。

虽然对于陆平安来说,在想要破境的时候,只是多吸收些兽核的区别而已,但要将每重境界都完全领悟透彻,并掌控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却并非易事,哪怕是陆平安,也要花费很多精力和时间才能做到。

可为了能够以更强的实力,去面对极有可能到来那场战争,陆平安也只能冒险而为之,在几个时辰之内,就连破了两重境界,完成了其他超凡境强者,可能需要很多年时间才能完成的事。

而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陆平安便在努力去适应和熟悉全新的境界,以求在真正需要动用这份力量的时候,不会出乱子。

然而,就在陆平安和田和等人专心修炼了两天后,东虞国那边就传来了消息。

齐诸说到做到,当真就以东虞国皇帝的身份,正式向沧梧国宣战!

这一消息,必将在整个东大陆掀起轩然大波!

毕竟,东大陆的各个国家之间,已经有近百年没有爆发过大战了。

就算平时会有明争暗斗,甚至是小摩擦小碰撞,但也都没有发展到正式宣战的地步。

而尽管这不是大国之间的战争,但也同样会给东大陆带来巨大的影响。

往大了说,东虞国攻打沧梧国,就极有可能是想要对南云国动手,而若是两大国开战,那就必定会把东大陆打个天翻地覆,生灵涂炭!

往小了说,沧梧国乃是陆平安的故国,他几个月前才为东大陆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大英雄,可如今东虞国却这样去对待沧梧国,完全不顾陆平安的感受,势必就会在外界引起诸多议论。

当然,人们的议论可能也就只是议论,估计不会有什么实际行动。

因为像东虞国这种级别的势力,可没有什么势力敢去招惹,就算再为陆平安和沧梧国而打抱不平,也不一定真敢挺身而出。

所以,归根结底,这件事还是得由陆平安和沧梧国去面对。

在收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陆平安就进了皇宫,只是这次还带上了田和和孟邵元两人。

此前是罗义用传音法器通知陆平安的,而如今陆平安也是按照罗义所吩咐的,再次来到了御书房。

入得其中,陆平安便只见里面有胡宪、罗义、关献图三人。

陆平安先是向胡宪拱手行礼,然后又简单介绍了一下田和和孟邵元。

胡宪看了看他们两人,道“如果朕没猜错的话,你们两个应该就是协助陆小友消灭了寒英阁的人吧?”

田和道“回陛下,是的。”

胡宪欣慰地点了点头,道“你们也是年轻有为之辈啊,今后朕一定对你们俩论功行赏!”

田和道“多谢陛下,但我们不是来邀功的,而是看看有没有能用得上我们的地方,我们俩的实力不如我陆贤弟,但也都达到了转生境,想必还是能够派上点用场的。”

胡宪道“噢?你们两个都是转生境修士?难得,太难得了!有你们俩加入,这场战争,我们便又多了几分胜算。”

田和道“陛下过誉了,我们实力有限,没办法影响整个战局,只要能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军队分担点压力,也就很不错了。”

而另一边,陆平安则是和关献图打了声招呼,只是大事当前,他们俩也没有多说。

一会后,胡宪便看向陆平安,道“陆小友,刚才罗统领已经把消息告诉你了,对吧?”

陆平安道“是的,我已经知道了。”

胡宪沉声道“那也就意味着,我们沧梧国真的要去迎战东虞国的大军了!”

陆平安道“我早已做好准备了,随时都能展开行动,但就是不知道陛下你这边……”

虽然胡宪前两天也已经在进行准备了,但想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处理好那些事,并调集好军队和相应的资源,绝不容易。

胡宪淡然道“放心,朕都处理好了。”

陆平安一怔,道“就连薛正德所掌控的那支军队,也处理好了?”

胡宪点了下头,道“那的确是最麻烦的一件事,但最终也还是解决了。”

陆平安感到有些意外,对于胡宪的治理处事能力,也是深感敬佩,当即就拱手道“陛下圣明!”

胡宪道“不得不说,薛承武那小子真的很不错,他在整件事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陆平安道“那家伙,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将来的成就,必将在他父亲之上。”

胡宪深吸了口气,道“总而言之,现如今沧梧国的文武百官,以及四支大军,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哪怕东虞国正式宣战,也不会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既然他们要战,那就战吧!朕会像几百年前那样,带领沧梧国的臣民们,保家卫国,抗争到底!”

听到这话,场间众人皆是一脸的严肃凝重,但却不见惧色,而是充满了坚毅之感。

zuiqiangtunshisheng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