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怡微微一笑,落落大方地回应。

“去吧,我相信你。“

“我到了就会通知她的家人,一会就回来了。”

张添意快速地扒了几口饭,连衣服都没换就出门去了。

眼看着张添意起身出门了,许晴问道,“姐,你就不怕张哥会出轨嘛?”

“不怕!我相信他。”

许晴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心里倍感佩服。

容怡不仅身手好,还特别有气度,完美展现了现代女性该有…

等等!

忽然间,她望着面前的一幕,眼神呆滞,呐呐地问道。

“姐姐,你不是说不怕,要相信他吗?那你为啥换上衣服出门去了?”

面前的容怡披上了件黑色风衣,换好鞋打算出门。

这明摆着就是打算跟踪张添意啊!

容怡镇定自若的穿好鞋,淡淡地回复,“我不担心他出轨,只是担心他被别人占便宜了,顺便去保护一下他。”

许晴整个人都石化。

嘴角微微抽搐着。

怪不得!

怪不得答应的那么爽快。

原来早就有后着。

果然,优雅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连撒谎都如此的从容不迫,面不红心不跳的。

保护一下他是什么鬼?

你分明是钓鱼执法,要是姓张的敢动手动脚,保不准今晚是躺着回来。

这么想想,她都有点小期待。

让你安排她端茶倒水,就不提醒你,等着看你的好戏!

云莱酒吧里正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歌曲正是张添意写出来的野狼。

一群男男女女正在舞池中央尽情的摇摆着。

苏瑜很好辨认,她身穿着一件无袖的淡黄长裙,配上白色丝袜,宛如大家闺秀般,穿着如此独具一格,在酒吧里想不发现都难。

好几个人都盯上了她,就等着她倒下就捡走。

张添意尚未靠近,有两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混混率先走了过去。

“美女,一个人喝酒啊?要不要一起去玩玩。”

苏瑜手中捏着马天尼杯脚,坐在高高的凳子上,双叠,悬在空中,勾画着完美的曲线,让人忍不住大咽口水。

她抬头瞄了下眼前的两人,神色冷然地道。

“滚!回家玩呢妈去!”

“呦,还是个小辣椒,老子就喜欢吃辣的。”

那黄毛小混混舔了舔舌头。

“美女,我妈那么老,哪有你好玩,还有啊,你出来玩,穿的这么严实,与这里的气氛一点都不配,要不哥哥帮你脱了吧?”

说着,把手伸向了苏瑜。

苏瑜美眸中闪过一抹寒光,正想着一脚踹开对方的时候,有一只手先踏一步抓住那个黄毛的手。

“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动脚,不太好吧!”

张添意握着对方的手,淡淡地说道。

“你是谁啊?关你屁事啊!!”

黄毛大声喝道,周围的几个倏然围了过来。

“当然关我事了,我可是她的男朋友。”

张添意说着搂住了苏瑜的肩膀,低声与她说道,“假装一下,好让我有名分教训他。”

苏瑜可不打算配合,冷冷地瞪着张添意说道,“把手放下。”

“哦。”

张添意应了一声。

把自己的手从苏瑜的肩膀上放到了腰间去。

女人的腰上尽是敏感神经,苏瑜被张添意一触碰,浑身打了颤,俏脸上蒙上了一层粉色。

苏瑜瞪了张添意一眼,冷冷的说道,“你想找死是不是,不是放到这个下面。”

“可是…”张添意挠了挠头,难为情道,“再下面就是屁了,不太好吧,再下就是性马蚤扰了。”

“张天一!你特么是在找死,我说的放下,不是让你往下放,而是叫你撒手!”

苏瑜手中的杯子捏得滋滋作响,恨不得当场摔到张添意的脸上去。

“哎,早说嘛,让我误会了多尴尬。”

张添意讪讪然地把手给收回来。

“哈哈,看样子你也不是她男朋友,装尼嘛批的葱啊!”黄毛嚣张地冲着张添意大笑。

装的年年有,酒吧特别多啊。

然后再度把手伸向了苏瑜,“美女,那银枪蜡头的小子有什么好玩,哥们几人今晚就让见识一下什么叫真男人。”

张添意火大了。

什么叫银枪蜡头,根本是在找死!

这段时间他跟陆婳娜可不是白练的。

一鼓作气!

啪啪!

咔嚓!

两个小混混纷纷倒地。

混混懵了!

周围的人懵了!

张添意也懵了!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动手。

苏瑜一抓一拿一扳断,轻轻松松收拾完两人人,动作快如闪电,让人根本看不清楚。

其余几个混混见情况不对,扶起了朋友,趁机逃离了现场。

而周边的人见此,也默默拉开了距离,让苏瑜身边形成了一个近四米的真空带。

张添意咕嘟的猛地咽了一下口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虽说他跟陆婳娜挨打了那么久…不对,是学自由搏击那么久,收拾两个混混完全不是问题。

问题是他看不清苏瑜的动作。

竟然又是个高手,而且是个对他有着深远仇恨的高手。

妈耶!

咋他所认识的美女十有都是高手了。

心里顿时纠结。

要不坦白身份吧!

不然一怒之下打死了他,他可无处伸冤啊。

“愣着干嘛?赶紧坐下!”

苏瑜醉醺醺地拍了拍旁边的位置,仿佛刚才打人的并不是她。

张添意嘴角边上微微抽搐,连忙推托道。

“既然你有能力应付突发事件,我就不坐了,我来就是劝你回去的,并解释下,早上是一场误会,我其实想说的是让你弟弟来我们公司上班,而不是要你……”

“闭嘴!赶紧给我坐下!连你也以为我苏瑜像是那种不讲信用的人吗?”

苏瑜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语气冰冷的就像腊月寒风一般,让人浑身直掉冰渣。

张添意张了张嘴,倒是没有再次拒绝,乖乖地坐下。

“先生要点什么?要不和你朋友一样,来杯彩虹鸡尾酒嘛?”

调酒师走过来热情的问道。

张添意瞄了下吧台,笃定地回答。

“一杯牛奶,谢谢。”

“???”

调酒师一脸疑惑地打量了下张添意,再重复了询问一次。

“先生,你说的是纯牛奶嘛?”

“对,记得要热的,”

“热的,牛奶?!!”

“你不会?不会吧,连热牛奶都不会做,那我不勉强你了,给我杯水就好。”

“我会。”

调酒师咬牙切齿的回答完,面部阴沉的转身去煮牛奶。

尼玛!

想喝热牛奶不会回家去煮啊!

跑到酒吧要热牛奶是咋回事,简直就是在侮辱一个专业的调酒师。

苏瑜的美眸中流转,怔怔地摇头道。

“早上见到你,还以为你转性了,结果你还是那么的坏,就不能放过别人嘛,何必跟别人过不去。”

“喝牛奶有啥不好的,既不会喝醉,又养颜,还有助于睡眠……好吧,我瞄过下上面的价格,牛奶是便宜的。”

张添意被苏瑜的一个犀利的眼神下来,压根就说不下去,干脆坦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