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溪左耳听右耳冒,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继续忙碌。

高莲花说的口干舌燥,可是看陈溪却一点也没有听进去,最后委屈的落泪,“现在咱们已经在一个村子里面住着,难道要这样吗!还有就是粮食……”

看来这才是重点。

高莲花自认为自己家里面有两个读书人,根本就没有把这些泥腿子放在眼里。

即便是过来,恐怕也是为了套进关系,随便找个借口,然后想要粮食。

陈溪抬起头,毫不客气的拒绝,“我已经是泼出去的水,所以没有粮食!要是总把夫家的东西拿给娘家,估计传出去也不好听,更何况妹妹可还没嫁人呢!”

明晃晃的威胁。

高莲花一辈子最重视的就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而且一直都希望宝贝女儿能够嫁入高门,最好是成为少奶奶,到时候他也可以跟着享清福,她当然不愿意陈家有任何的流言蜚语流出去。

她两只手已经把手里面的帕子扭成了一团,陈婉看得出她的母亲已经再也张不开嘴了。

可是想到这两天家里面喝的粥,她硬着头皮一开口,“姐姐就当是借的好不好,你也知道咱们家这些年来已经把所有的钱都用来给哥哥读书了!”

“现在因为到处都在打仗,兵荒马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京城赶考,家里面又搬到这边来,实在是没有粮食了!”

说到最后那脸上满是泪痕,哭的楚楚可怜,让人怜惜。

“好了,不要在这里哭哭啼啼的,一会给你们拿一些粮食,如果喝粥的话应该可以喝十天,记住了十天!”

虽然不想助长某些人的气焰,可是毕竟人言可畏。

现在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没有机会出去找活干赚钱,陈家人如果真的饿的面黄肌瘦走不动道,或者是晕倒,说不定村子里面的人会怎么说他们夫妻二人。

好不容易将高莲花母女二人打发走,没想到却又迎来了杨家人。

“弟妹,以前的事情我们真的知道错了,现在到处都兵荒马乱的,而且粮食也贵,我们家里面……”

“是没粮食了吗?据我所知可是有的,今年村子里面的人几乎都没有卖粮食,留着断口粮!”

陈溪没有等孙氏说完,直接怼了回去。

孙氏一脸尴尬,看了一眼能言善道的吴氏,后者微微一笑,“我们倒不是想借粮食,是有另外一件事情要求的,知道你擅长药材东西,家里的孩子生病了,两个孩子腹泻不止,所以……”

“什么?”

虽然厌恶眼前的两个人,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孩子是无辜的。

对于大狗,二狗这两个孩子,陈溪没有好感,但是也不至于见死不救。

她看到两人那憋气的样子,就知道孩子一定病得很重,于是快速的将房门锁上,匆匆的赶到了杨家院。

一进去,浓浓的药味扑鼻而来,因为两个孩子是一样的症状,所以他们现在正躺在同一个房间内。

走进去看到孩子,面黄肌瘦,陈溪眉头紧锁,“是不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看样子并没有仅仅是吃坏肚子更像是中毒。

身为母亲的两个人,开始绞尽脑汁的想孩子,这两天都吃了什么,这个时候还是大妮怯怯地说道,“昨天他们两个去山上吃果子了!”

“唉呦,这两个混账东西说了多少遍了,山上的东西不能吃,不能吃,不听话!”

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两个孩子是中毒了。

陈溪当机立断,立刻派人去借了一辆牛车,杨家兄弟二人再加上陈溪还有两个孩子,匆匆赶到了县城之中。

因为陈溪来过县城的医馆,轻车熟路将两个孩子送了进去。

经过仔细检查,老大夫不停的抚摸着胡子,“两个孩子送来的太晚,若是早一点的话,只需要十两银子就能解决,现在的话恐怕要用到人参!”

人参!

就算是没见识,也知道人参是金贵的东西。

杨家兄弟二人面如土色,他们两个都成亲多年,可是每个人就只有那么一个宝贝哥的儿子。

若是儿子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兄弟二人根本承受不起。

“老大夫,还请您救救这两个孩子!”陈溪清冷的声音突然间响起。

老大夫看了看她,“医药费至少百两!”

陈溪重重的点头,“生命是最可贵的,不是吗,您放心,无论多少银子我都一定拿给您,桃源阁您知道吧,我在那里有认识的人!”

老大夫听到桃源阁,眼睛一亮,他然后便拿出了一副银针,快速的扎进了穴位。

一旁的杨家兄弟二人此时呆若木鸡,感觉就像是雕塑一样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当反应过来时,老大夫已经施针完毕,并且写了一个药方。

其他的他们两个没有听懂,但是人参还有鹿茸等贵重的药材,还是令两人张大了嘴巴。

同时,此时心里面对陈溪是非常感激,两个人眼睛含着泪花,就差给陈溪跪下了。

“好了,现在事急从权,孩子的事情比较重要!”陈溪在一旁守了一会儿,发现孩子虽然脸色难看,但是已经好了许多,至少有一点红润。

她想了想手里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于是很快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早就已经把银子留下了。

看到那一张银票,杨家兄弟二人心中百味杂陈。

“当年咱爹把弟弟带回来的时候,无论是咱们还是咱娘,都没有把他当人看,一直都是冷饭冷水的长大,没想到有一天他娶的妻子竟然救了咱们的孩子!”

“也许这就是报应吧,杨庭寒是兄弟当中最不受待见的,但是现在人家却最有本事!”

兄弟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

而另一边,陈溪原本想要去直接找杨庭寒的,可是随后又想到现在人在县衙里面不方便,于是来到了桃源阁。

她刚走进去天香楼掌柜的便乐着走了过来,“您可总算是来了,楼上那边高兴的不得了!”

高兴的不得了!

陈溪听到这话,手里提着裙子匆匆上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杨庭寒兴奋的声音,不停的在说,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她推门而入,杨庭寒极其兴奋地将她拥在了怀里,“找到了密道,找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