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璟辰因失血而脸色微白。

但他仍旧搂着软趴趴的蓝楚,冷眸瞥了眼秦少,然后漠然地扫视着其他参与打斗的人。

他冷声提醒,“敢动我的人……除了薄氏财阀,帝都白家也绝不会轻易放过!”

闻言,秦少彻底瘫软在地上。

他眼神空洞涣散,只觉得一切都完了,无比懊恼自己为什么要逞一时之快,去招惹这两个根本就惹不起的女人……

甚至,竟然还打伤了帝都白家的人!

白璟辰余光淡淡一扫,在瞥见女孩竟然光着脚丫时,不禁轻轻蹙起了眉梢。

将手臂抵在蓝楚的腰际和腿弯,也不顾后背的伤口仍在流着血,他便直接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搂入怀里。

“城哥,先走了。”他打了声招呼。

薄煜城打量着那副护妻姿态,眉尖轻扬,“自己的伤记得处理一下。”

白璟辰敷衍地应了声,便抱着女孩离开。

倒是时倾澜隐隐有些担心蓝楚,她凉了眸光正准备去追,却倏然感觉腰间的手臂一紧,“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

时倾澜红唇轻抿,便也不再追了。

她轻蹙眉梢望向醉酒的蓝楚,“小楚儿喝醉了,白璟辰不会占她便宜吧?”

闻言,薄煜城绯唇轻勾起些许弧度。

口吻有些意味深长,“他怎么可能舍得。”

如果白璟辰真的能放下,他就不会频繁打着找他的旗号来茗城。

堂堂帝都白家的家主,总是无故往这座小城市跑,不就是为了求得偶遇么……

薄煜城太清楚深爱一个人的滋味。

放不下,舍不得。

……

白璟辰将蓝楚抱去了停车场。

女孩白皙的脸颊被酒熏得粉嫩嫩,脸蛋好似一颗水嫩的小桃子,微微鼓着既可爱又让人心疼,樱桃般的小嘴更是撅得老高。

“唔,我要喝酒!喝酒——”

蓝楚闭着眼眸,纤长卷翘的睫毛像小刷子似的微颤,奶凶奶凶地喊着要酒。

“好好好,回家再喝。”白璟辰低声轻哄。

他不放心将女孩单独留在后座,便将她抱上副驾驶,随后自己绕到了驾驶座。

白璟辰俯身要给她系安带,但蓝楚却倏然一巴掌呼在他脸上将他推开。

女孩嘟了嘟粉唇,她抬手划着大圈,“我要喝酒,要喝好多好多的酒,这样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要记得他,我不要……”

说着说着,蓝楚倏然就开始哭。

晶莹剔透的泪珠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很快就哭到哽咽,“臭渣男,他凭什么抛弃我,凭什么说不要我就不要我……”

闻言,白璟辰系安带的手倏然顿住。

他眸光微敛,听到女孩的哭腔,心也跟着一紧,就连呼吸也仿佛变得困难许多。

“楚儿乖,别闹。”

白璟辰紧抿唇瓣,逃避般的移开视线,“你现在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蓝楚的哭声倏然哽住,她眸光迷离了一瞬,垂眸轻咬唇瓣,“家……我没有家。”

自从父母去世,她被伯父一家赶出帝都丢到茗城,紧接着白璟辰也解除了婚约之后,她就彻彻底底什么都没了。

没有家,哪里有什么家……

白璟辰心口一紧,暗叹着大概今晚只能将她带回去,将安带的插销插好,他便准备起身开车,却没想到倏然被搂住了脖颈。

“你是谁啊?”蓝楚白嫩的藕臂环着他。

她仰起脸蛋凑近男人,近到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只要稍稍一动便能碰到唇瓣。

可女孩清澈的杏眸里却含着泪,她轻轻吸了吸鼻子,“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去找一个叫白璟辰的臭渣男?”

“你帮我问问,他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了,一点点都不喜欢了?”